風物 Glocal Pop. 歌詞談

As One《Candy Ball》:韓國流行音樂工業如何蔓延全球?

南韓新穎的「全球-在地-全球」生產鏈模式,引來其他亞洲競爭者借鏡,蔓延至國際市場。


香港女子組合As One。
香港女子組合As One。來源:Imagine China

年初 Twins 舉行世界巡迴演唱會,勾起八、九十後不少蛛網塵封的回憶。少女組合中,前者能成功延續演藝生活,既有天時和地利,也經歷過七難八苦,後來幾乎所有欲複製其模式的組合,都告失敗收場。沉寂一時,近年女子組合又重現香港觀眾眼前,亮眼新星中,以 As One 在南韓電視台熱門音樂節目:SBS《THE SHOW》、MBC《Show Champion》登台,最適合作文化全球化參考課題。

自亞洲金融風暴後,各國同時發現,以往以鄰近區域為活動範圍的文化匯流經濟,已不足以對應日漸冒起的新興市場。

香港歌手赴外發展,原來不足為奇,今日貴為韓國天后級影視紅星的全智賢,也曾多次在鏡頭前談及對張國榮的仰慕之情。但自亞洲金融風暴後,各國同時發現,以往以鄰近區域為活動範圍的文化匯流經濟,已不足以對應日漸冒起的新興市場。當中,南韓文創界新穎的「全球-在地-全球」(Global-Local-Global, G-L-G)生產鏈模式,甚至引來As One 所屬娛樂公司等其他亞洲競爭者借鏡。

翻看紀錄,As One 組合除不停出現人事變動外,出版歌曲一直維持低度產量,近乎是每年一首派台作品。雖然從製作量計,這個數字難以編成一張專輯,但筆者留意到自組合2015年重組後,推出的新作《Candy Ball》(《캔디볼》)和《Hey Ya》(《헤이야》)都附有韓語版本,後者更連帶國語版三曲同日發行。原來As One所屬娛樂公司在韓國都有唱片出版及經紀人「對口單位」,因此在當地以AS1(애즈원)名義活動, 韓語版《Candy Ball》首發時間更早於香港。製作方面,從《Candy Ball》MV,可發現除監製 C.Y. Kong 和負責「二次創作」歌詞的「Sub-Lyricist」曾懿德是香港人外,由作曲編曲的 Iggy、Youngbae Seo、作詞的女歌手 Maybee(金恩智),以至樂手、造型、編舞、拍攝到市場推廣都是韓國團隊包辦,因此可視之為 As One 向外進軍的分水嶺。

Ingyu Oh 的觀點主要提及,國際生產分工、社會資本積存和建構全球市場網絡,有別於以往文化研究界以文化混合性(Cultural Hybridity)和亞洲文化特質解釋韓流現象,令人耳目一新。

「G-L-G」模式,首先由高麗大學韓流研究中心主任 Ingyu Oh 教授提出,他以韓國流行音樂(K-pop)工業全球化為題,分析 K-pop 如何成功打入全球市場。Ingyu Oh 的觀點主要提及,國際生產分工、社會資本積存和建構全球市場網絡,有別於以往文化研究界以文化混合性(Cultural Hybridity)和亞洲文化特質解釋韓流現象,令人耳目一新。以韓國娛樂業領袖 SM Entertainment(SM)為例,旗下包括組合少女時代和 EXO 等大部分演藝人才,均由國內外頻密選秀活動發掘,務求成員保持一定國際化比例,對應在歐美、中、日市場的行銷活動。參賽者如能在一比三十萬人的選秀中突圍,還要面對平均三至五年歌唱、舞蹈、演戲和外語訓練、針對式能力特訓,練習生間競爭相當激烈。

然而按照上述 G-L-G 策略,韓國娛樂企業明白本地音樂潮流不可能短時間內超越歐美,因此只有高效能、專門化的人才培訓, 才是創造比較優勢的附加價值。有趣的是,領唱、領舞、Rapper、形象代表這類分工在 As One 隊員間也能發現,香港偶像中相信也只此一家。

As One 曾到韓國接受一個半月特訓,隊長 Shin(吳思佳)後來獲邀參與女團育成節目《PRODUCE 101》,耐人尋味地由港人示範了韓國如何出口文化商品。上面提到《Candy Ball》製作班底,其實不少歌迷熟悉的 K-pop 組合名曲,亦是外判予歐美國家創作和編舞,其中丹麥、挪威和瑞典更佔大多數,令人感到意外。

SM 等韓企亦與 AVEX、環球等「對口」發行商簽約授權,通過對方有系統的分銷網絡推廣並售賣唱片和周邊產品,形成 K-pop 席捲各國文化經濟的現象。

這種曲風與歐美主流趨向一致,集 Hip Hop、R&B、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等大成,有着易記易唱、不斷重覆的副歌(Hook),務求令注意力短的受眾留下深刻印象,有助突破外地市場的語言隔閡。因為暢銷歌並不必然出自頂級樂手,SM 除聘用外地作曲人「量產」試驗作之餘,也會在歐美、日本舉辦音樂創作營,讓外地作曲家觀看偶像組合表演,並進一步了解企業的生產需要。獲得有潛力音源後,SM 企劃組會將歌曲在地化 ,一方面製成有本土元素的韓文版吸引本國歌迷,另一方面推出外語版,籍由偶像組合外藉成員或在外吸納的子團體帶領當地宣傳,在電視節目、簽唱會等活動亮相。

這樣一來,那些在外地早已從 YouTube、Spotify 等串流平台認識組合的粉絲們,更會感覺親切。發行方面,SM 等韓企亦與 AVEX、環球等「對口」發行商簽約授權,通過對方有系統的分銷網絡推廣並售賣唱片和周邊產品,形成 K-pop 席捲各國文化經濟的現象。As One 能挾登韓人氣創造香港流行音樂新景氣,總算是突破悶局,然而K-pop成功全球化背後的前瞻性和精心部署,業界能否融會貫通,相信從他們日後發展足可反映。

按此 Spotify 收聽 Candy Ball 韓文版

作詞:曾懿德   作曲:Iggy,SYB (Youngbae)
編: Iggy,SYB (Youngbae)
監: Jay Cho / CY Kong

(Chloe) 眉頭凝聚了霧 
(Chloe) 是時候要 舔舔雪菓子味道 
(Shin) 甜蜜裏 丁點不記得苦惱 
(Shin) 時光好 不可能虛耗 

(Chloe) Ooh 並未醉倒 
(Chloe) 但那酒心朱古力糖魔法已倒數 
(Kayan) 滿腦也是你 即使想詐欺 
(Kayan) 卻永遠未會爭氣 

(Nata) Hello 請注視面前的我 
(Nata) 混和甜與蜜合製出 candy ball 
(Shin) 壞記憶統統說 bye bye 
(Shin) Baby you’re the only one 
(Shin) 我正是這樣傻 love you 

(Shin) 紅黃藍綠構造 
(Shin) 味蕾上要 爆發刺激感味道 
(Shin) 甜蜜裏 彷彿心跳都聽到 
(Shin) 停不到 心聲全公告 

(Chloe) Ooh 並未醉倒 
(Chloe) 但那酒心朱古力糖魔法已倒數 
(Kayan) 滿腦也是你 即使想詐欺 
(Kayan) 卻永遠未會爭氣 

(Nata) Hello 請注視面前的我 
(Nata) 混和甜與蜜合製出 candy ball 
(Shin) 壞記憶統統說 bye bye 
(Shin) Baby you’re the only one 
(Shin) 我正是這樣傻 love you 

(Kayan) 猶如糖蜜餞 服藥後美點 
(Nata) 你去到哪方 天空都會閃 
(Shin) Oh 有了你未懼怕險阻 
(Shin) 前面有劫數有受挫也會放任笑着抵擋 Yeah 

(Kayan) Hello 請注視面前的我 
(Shin: 專心看着我) 
(Kayan) 混和甜與蜜合製出 candy ball 
(Shin) 壞記憶統統說 bye bye 
(Shin) Baby you’re the only one
  (Shin) 我正是這樣傻 love you 
(Shin: 若愛就講 Yeah) 

(Nata) Hello 請注視面前的我 
(Nata) 混和甜與蜜合製出 candy ball 
(Shin) 壞記憶統統說 bye bye 
(Shin) Baby you’re the only one 
(Shin) 我正是這樣傻 love you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