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週末文學

54. 落日輝煌

落日令人聯想到一切的輝煌,每一個看着的人都會相信,明天比今天更燦爛。


1 林佳聽到阿好的名字,不是不震驚的。他只知道一個阿好,就是十香小時候家裏的幫傭,林佳沒見過她。傳說之人。口裏的小蛋糕的味道就跟媽媽做的一模一樣,林佳說不出的害怕。

林佳提不起勇氣去辨別,阿端口中的阿好與他想起的是否同一人。

小卡車在未完成的東廊高架橋上停下來,阿端沒下車,大概還要等其他人。兩個人在小車廂裏默默吃着仍溫熱的蒸蛋糕,室外溫度頗低,不一會車廂的玻璃就蒙上一層霧氣。阿端說,你來過這裏嗎?我的意思是,在它建成之後。

林佳回想駕着小跑車在東廊上疾馳。黃昏時份,西行線上,會看見落日在宏偉的商廈間徐徐沉下,那景色令人聯想到一切的輝煌,每一個在路上看着的人,無論是擠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乘客,或是趕着去接老闆的小司機,都會相信,明天是一定比今天更燦爛的。

林佳有很多話想說,有很多事情想告訴阿端,最後只是點了一下頭。

黃昏時份,西行線上,會看見落日在宏偉的商廈間徐徐沉下,那景色令人聯想到一切的輝煌。

2 那輛小跑車並不屬於林佳,其實是當時老闆的情婦所有,一個半紅不黑的電視藝員。老闆為了向妻子掩飾,就推說是林佳要找她拍宣傳片。開始的時候,是一場偽裝,漸漸林佳就入了戲。林佳很清楚自己並不喜歡這女孩,他只是享受附帶的虛榮:小跑車、挽着女孩出現時眾人的目光、老闆匆匆離去要他接場時剩下的半支香檳……

女孩其實並不喜歡駕駛,於是每次都是林佳當司機。她當他是司機,他當她是另類同事。偶然他們也會說話,林佳發現她原來比他以為的年輕,也更聰明精刮;她不愛跑車,但她知道一定要老闆送她一輛,款式沒所謂,就是老闆心目中情婦應該有的模樣,包括她的衣著打扮。林佳開始好奇,女孩原本是什麼樣子的呢……?

3 林佳拒絕承認自己對女孩的愛意,他堅持那只是好奇。女孩在某次老闆約會中途早退林佳接場後,喝得爛醉。她醉得一點也不令人厭煩,林佳幾疑她是詐醉。她沒有嘔吐鬧事,她只是一直在說話,說她如何來到這遙遠的城市、如何被輕看、如何努力卻又遭到排擠、如何鄙視如今得到的一切……簡單點說,就是她露出她原本的性情,像一隻逃家被嚇着的小貓。

林佳以為她酒醒了,就會忘記一切,可是她沒有,她幾乎將這偶爾的真情流露視作一場自我救贖。她對林佳說,我不想再欺哄自己,我就是只要一個像你這樣的人陪着我……

簡單點說,就是她露出她原本的性情,像一隻逃家被嚇着的小貓。

林佳想父母輩愛看的荷李活電影,《桃色公寓》或《花街神女》,當然還有最經典的《珠光寶氣》。林佳不經意哼起了王菲的歌,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

老闆剛好到外地去了,林佳微微興奮了兩、三天。最後,在愛情面前,哼着歌的林佳選擇了生計,他向老闆展示了他的忠心,提示了女孩的貳心。

4 林佳一直有留意女孩的去向,她是小報恩物,總有可供報導的私生活素材。她淪落到一個點,當上內地工廠東主的外室。林佳存了報導中的照片,用手機的附加功能,將照片褪去彩色,看上去活脫就是民國時期的歷史照片:土豪與強搶回來的民女……

林佳後來才知道,自己對女孩的想法,未免是一廂情願。

林佳後來又換了兩、三個老闆,某年冬天,隨老闆到北京去開會。那會議跟公司業務一點關係也沒有,是老闆要進入權力核心的必經步階,權力與財富,千絲萬縷,林佳必須隨行,說穿了,是當跟班。

林佳在酒店大堂與女孩重遇,她遠遠看見林佳,直直走過來,林佳心裏一怯。女孩來到林佳面前,林佳看清楚了,她看也沒看他一眼,她只跟他的老闆打招呼。她也是去開會的,她跟他的老闆是同一階層的人,他只能遠遠跟在二人身後。

夕陽依然壯麗,而他卻有無以名狀的萎靡在心中滋長,他甚至無法辨識其中的味道是陳酸還是苦澀。

5 後來林佳每逢路過東廊,都會想起這位女孩。夕陽依然壯麗,而他卻有無以名狀的萎靡在心中滋長,他甚至無法辨識其中的味道是陳酸還是苦澀。

路上越來越多名貴跑車和房車,都掛上香港以外的車牌。當這些掛上中港車牌的汽車在林佳身旁經過,林佳都不會放過,他相信終有一天在這樣的汽車車廂裏發現女孩。

當這一天來到的時候,林佳在駕的車子,給掛着中港牌的金色賓利房車逼到欄邊,釀成不大不少的車禍。林佳人沒受傷,車卻毀了,堵在路上引發長長的車龍。逆線很快有另一部房車來到,接走女孩。她沒看過林佳一眼。林佳從報廢的車上下來,站在路肩,看着來往慢駛的汽車司機和乘客向他投以白眼。

夕陽時份,而天空有密雲。林佳好像從此再沒見過輝煌的落日。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