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南韓明星同民眾一起拉倒朴槿惠

朴槿惠政府一再否認存在針對藝人的「黑名單」,但對演藝界的審查是存在的。


在要求朴槿惠下台的集會中,全仁權的演唱讓不少在場示威者感動落淚。圖為全仁權出席新專輯發佈會。
在要求朴槿惠下台的集會中,全仁權的演唱讓不少在場示威者感動落淚。圖為全仁權出席新專輯發佈會。攝:Imagine China

朴槿惠的彈劾案正式提交到了憲法法院,一週前彈劾案能否在國會通過還是個未知數,但在12月3日,全國230萬人大規模遊行爆發後,對投票造成了非常大的壓力,也終於通過了彈劾。從「親信干政門」爆發到檢方大舉調查、朴槿惠被停職,民眾的抗議可謂重要因素,而其中見到,南韓藝人第一次在政治事件中如此高調。他們參與遊行,在光化門前搭起的舞台上表演,在社交網絡上呼籲人們走上街頭。在南韓,政治、社會等敏感話題,一直以來都是許多藝人選擇迴避的,考慮到對日後演藝事業的影響,所有具有爭議性,尤其是關於政治的議題都成為了默認的禁忌。但此次朴槿惠「親信干政門」的爆發卻打破了這一不成文的規定。

「雖然將來的路無比崎嶇,但我們仍會勝利」「紅色太陽在墳墓升起,受盡酷暑的折磨,我將走向曠野,拋下所有的悲傷」——這是出自「常綠樹」和「晨露」的兩句歌詞。11月26日,南韓傳奇歌手楊熙恩在燭光集會上演唱了這兩首七十年代的歌曲。

這兩首七、八十年代民主抗爭時的代表曲,在朴正熙時代曾經都是禁曲,如今卻在要求他女兒下台的集會中響起。

楊熙恩並不是唯一一個在燭光集會上登台表演的歌手,南韓民謠搖滾始祖「野菊花」的主唱全仁權也在11月19日的集會上演唱了國歌及「請你不要擔心」等歌,唱哭了許多在場的示威者。近一個多月來,每週末超過百萬人的燭光集會被外媒評價為更像一場盛大的慶典。在萬人聚集的光化門廣場,民眾手持蠟燭,與台上的歌手齊唱,讓遊行變成了露天演唱會。

還有許多藝人拿著蠟燭,走上街頭,有網民曾拍到過帶著黑色棒球帽、黑色口罩的演員劉亞仁,他在去年就曾參演揭露政商勾結的電影《Veteran》,是目前南韓最年輕的「青龍獎影帝」,單在Instagram的跟隨者就有150萬人;「MBLAQ」前成員李准也先後在自己的Instagram上面曬出了兩張在集會現場的自拍,分別得到兩萬左右的點贊;神話成員金烔完、演員李清雅、車仁表等人也在十一月的週六晚上參與了一場又一場的集會。

老牌歌手李承煥自家公司外牆掛「朴槿惠下台」布條,並發布新歌《被遺棄在路邊》,希望藉此來安慰因為崔順實事件而受傷的民眾,張弼順、申大澈、尹道賢、河東均、韓東俊、李昇烈、屋頂月光等百餘位音樂人參與。MV裏,「世越號」罹難學生家屬、已故農民白南基的女兒、慰安婦受害人吉元玉老人等,20多人手中拿著寫有歌詞「被遺棄在路邊」的紙板。搞笑藝人朴明秀則在自己主持的電台節目中,對即將參與彈劾案表決的國會議員表示;「12月9日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希望議員們不要忘記初衷,做出不以私利為出發的決定。」

出道超過20年的老牌演員車仁表參與了11月26日第5次的燭光集會,在現場,他對記者說:「實在是忍受不了了,所以今天出來了。」

2016年12月10日,韓國首爾,人們繼續在青瓦臺外集會,要求總統朴槿惠下台。
2016年12月10日,韓國首爾,人們繼續在青瓦臺外集會,要求總統朴槿惠下台。攝: Kim Hong-Ji/REUTERS

實際上,讓這些演藝界人士憤怒的事情早在兩個月前就已經發生。

當時韓國輿論指,朴槿惠政府手中有一份「文化演藝界黑名單」,並下達給文化體育觀光部,震驚全國。雖然青瓦台一直否認這一「黑名單」的存在,但外界,特別是演藝圈跟文化界都認為這份名單是真實存在的,名單上的一些人確實曾經遭遇過政府削減支援等事。

「黑名單」多達9473人,其中包括594名曾反對政府頒布的「世越號」船難事件試行令的文化及演藝界人士,754名針對「世越號」船難事件發表時局宣言的作家,曾在上一屆大選中支持朴槿惠的競爭對手文在寅的6517人和曾在2014年地方選舉中支持首爾市長朴元淳的1608人也均在名單上面。

名單中不乏一些知名人士,像曾經主演《辯護人》的宋康昊就在此榜單上,他曾在「世越號」事件後,支持遺屬追究責任而被政府列入黑名單。他曾表示,在接拍《辯護人》這部電影之後,突然就斷了片約,這是他1996年出道以來的第一次。2013年《辯護人》上映時,宋康昊已經算得上是南韓一線的演技派演員,憑藉《殺人的回憶》、《怪物》、《密陽》等三十餘部電影得到了肯定,但即便如此,2015年,他一部片子都沒有。他沒有指出這其中是否有任何來自政府的壓力,但在《辯護人》上映之後,投資該影片的公司遭到了高強度的稅務調查。

宋康昊表示,在接拍《辯護人》之前,他也曾經猶豫過,但最終還是決定加入。他的擔心源於電影是以已故南韓前總統盧武鉉為原型,講述盧武鉉成為人權辯護律師的過程。七十年代末,南韓正處於朴正熙的獨裁統治之下,他被刺殺後,另一獨裁者全斗煥上台。經歷過光州民主化運動之後的全斗煥政權如驚弓之鳥,1981年,全斗煥製造「釜林事件」,非法拘禁釜山讀書會的22名成員,當時還是一名稅務律師的盧武鉉為學生們辯護。因為電影的特殊性,而讓朴槿惠政府「很不開心」。

除了宋康昊之外,曾指導《親切的金子》、《老男孩》、《下女誘罪》的導演朴贊郁,一線女演員金惠秀等都因「世越號」事件而被列入疑似黑名單。曾因2013年創作諷刺朴正熙以及朴槿惠的戲劇《青蛙》的導演朴根炯,去年被剔除韓國文化藝術委員的支援名單之外。不僅如此,本來計劃今年十一月在國立國樂院的演出也因國樂院的阻撓,無法成行。也有人公開表示對黑名單的看法,知名男星鄭宇成並不在意自己被列入黑名單這回事,在近期的某個電影發布會上,他曾大喊「朴槿惠,你出來!」轟動全場。首爾市長朴元淳曾針對黑名單事件,在facebook炮轟政府,曾引起藝文界強烈反響,要求停止政治干預。

韓國自九十年代提出「文化立國」戰略,之後政府也一直在文化這一產業不遺餘力地投入,經過歲月的淬鍊,韓國的文化產業已經相當發達,形成獨特的「韓流」。從1998年到現在的十多年時間,文化產業一直是韓國政府大力扶持的,可以說已經形成了支撐「韓流」不斷壯大和「走出去」的舉國體制。朴槿惠就任後,提出了創造經濟的思路,其中就包括文化產業。政府支援得多,干預的自然也會多,看似蓬勃且自由的文化市場,實則也是充滿各種政治審查。獨裁政府年代,軍人獨裁政府視電影是一種教化大眾的思想工具,軍政府統治時期,南韓的「大鐘獎」內,甚至有一個名為「最佳反共電影」的獎項。民主制度形成之後,粗暴干預行業的情況得到了改善,但取而代之的是無形的政治滲透與間接干預。由親政府傾向的《朝鮮日報》主辦的「青龍電影節」就被許多進步陣營的導演所排斥。

而南韓國內認受性相對來講較高的「釜山國際電影節」也因電影人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在過去兩年間差點夭折。2014年釜山電影節上,釜山市政府以「可能引發政治爭議」為由,要求取消放映「世越號」事件的紀錄片《潛水鐘》。《潛水鐘》記錄了當時的搜救情況,矛頭指向南韓政府與社會。電影節委員會認為,政府用政治手段破壞電影節的獨立性,照常讓電影上映。事後,電影節執行委員長「被辭職」,主辦單位其他工作人員也被政府調查,政府抽調了部份投入該電影節的資金支持。

雖然青瓦台否認文藝界黑名單的存在,但對於演藝界的審查是實實在在存在的,這也是為什麼許多藝人願意承擔風險,參與到今次的示威活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