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孔誥烽:親中派大老的悔悟?華府對中戰略大變局

特朗普還未上任便對中國作出極不友善的言辭和動作,背後其實反映了華府外交體系對中思維近年的範式轉移。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攝:Mike Segar/REUTERS

特朗普(川普)還未上台,已經動作多多,爭議不斷。最近他與台灣總統蔡英文直接通電話,打破了1979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之後的外交慣例,引起嘩然。中國提出抗議後,特朗普在推特說中國對美國產品徵收不公平關稅將南海軍事化也沒有先問過美國,為何他通電話要中國同意?他的前幕僚 Stephen Moore 更在一個電台訪問爆出 “if China doesn't like it, screw’em” (如果中國不喜歡,去他的)的粗俗言論,深深傷害中國人民感情。

特蔡通電,受政界好評

美國自由派評論人至今仍無法接受希拉莉(希拉蕊)爆冷落選,當然不會放過機會,攻擊特朗普毫無外交經驗,亂搞一通闖出大禍,讓美中關係惡化,後果嚴重。

後來親共和黨的《華爾街日報》爆出特蔡通電絕非特朗普一時興起之作,而是共和黨大老、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兼資深參議院多爾(Bob Dole)在背後長時間拉線的結果。《紐約時報》更披露,多爾的律師行受聘於台灣方面,收了14萬美元顧問費,遊說候任總統。不過,多爾是在外交體系影響匪淺的共和黨大老,說他會因為這個小金額而誤導特朗普,推翻美國對中政策幾十年來的框架,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事實上,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之後,不分黨派的政治人物,都紛紛肯定這一動作。曾任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和美國駐香港總領事的資深外交官楊甦棣(Stephen M. Young),在總統選舉期間曾參加外交官聯署聲明,公開反對特朗普,這次也撰文恭喜特朗普走對了路。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民主黨議員恩格爾(Elliot Engel),也在媒體訪問中表示,贊同特朗普的做法,指出美國在維持良好美中關係時,也要支持台灣。

在大選時,很多論者稱特朗普傾向孤立主義,將放棄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希拉莉則滿口民主人權,而且是奧巴馬(歐巴馬)政府「重返亞洲」變相圍堵中國政策的主要制定者,預言特朗普當選將對北京更有利。大選剛結束時,《環球時報》還發了一篇題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令蔡英文絕望,被指或放棄台灣」的評論,獲得廣泛轉載。反照現在的局面,真是十分諷刺。

華府對中思維轉向

綜觀歷屆美國總統選舉,談到外交問題,往往是候選人的口水戰多於實際政策討論。無論誰當選,外交政策最後都會被華府外交體系的職業官僚主導。政治社會學者 Theda Skocpol 在30年前便斷言,外交政策是美國政府內職業官僚自主性最高、最能主導民選政客的政策領域。

特朗普還未上任便對中國作出極不友善的言辭和動作,背後其實反映了,華府外交體系對中思維近年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特朗普將這個範式轉移體現出來時,可能會加入很多戲劇化的個人風格;但這個轉移,才是從「重返亞太」政策到特朗普電話風波的底蘊。

要理解這個轉移,最值得讀的一本書,就是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策略》(2015)。這本書有很多偏頗之處,引用的很多資料也無法證實,但此書重要的地方不是其內容是否可信,而是作者是誰。

白邦瑞在1960年代出道以來,在美國中情局、國務院、國防部從事與中國有關的情報與政策制訂工作。他操流利中文,初出茅廬時已是中情局情報員,曾在尼克遜(尼克森)、卡特、列根(雷根)、老布殊(老布希)政府任職,公開當過的官位包括國防部政策規劃助理次長、國防部長亞洲特別助理等。他不公開的中國情報工作,為他贏得中情局長特別傑出表現獎。更重要的是,他是美國自尼克遜時代起,「聯合中國對付蘇聯」政策的主要制定者。他在1970年代撰寫的主張美國與中國建立秘密軍情合作關係的報告,曾獲基辛格和尼克遜公開稱讚。

白邦瑞乃是美國共和黨系統内位高權重的著名親中派。更值得留意的是,白在這次大選擔任特朗普的中國問題顧問有學者亦估計白將會加入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團隊,負責美中關係。

這樣一個背景的資深外交、情報人員,現在竟然在《2049百年馬拉松》一書中嚴正宣示:我們這些親中派一直都徹底錯了。他說中共自1949年開始,便在秘密部署在100年之内擊倒美國,在2049年成為世界霸主。但中共一直裝成一個善良地與美國合作,沒什麽野心的弱小國家。美國現在才發現中國的長期野心與戰略,可能已經太遲。

忽然反中的華府親中大老

這類中國威脅論,之前有很多人講過。白再講一次本來並無新意,新就新在由他這樣有分量的大老講出來。該書剛出版時,共和黨著名公關、前總統切尼(錢尼)的新聞秘書 Juleanna Glover 更在她家為作者辦了一個新書派對,顯示此書觀點不僅僅是作者一人之見。書一面世,各大平面和電子媒体都爭相報導。大家都問:這本書是不是代表了華府對中思維的重大逆轉?

《2049百年馬拉松》的内容,主要是各種解密情報文件,以及白邦瑞與歷年中共變節者的秘密訪談等。例如作者說1990年代初,美國接收了兩名來自中共高層的變節者「白先生」和「綠小姐」。白先生提供的情報指出,中共的反美鷹派已在黨内鬥爭中勝出。這派系將向年輕人大搞仇美愛國教育,並準備利用儒家來鞏固威權統治。他告訴白邦瑞,中共並無誠意走向真正的市場經濟,更遑論政治的自由化和民主化。相反綠小姐就告訴白,中共現在是改革派當道,中國的領導層都在努力以美國為師,將中國經濟改革成美國的模樣,之後政治改革便會自然出現。

1990年代華府奉行幫助中共建設經濟和進入世貿的政策,高層都選擇相信綠小姐提供的情報。綠小姐在美國定居後,仍不時回中國,帶來中國正努力全面西化和開放的新情報。但2003年綠小姐被駐中國的中情局人員揭發是雙重間諜,並被 FBI 逮補。之後中國的發展,證明白先生當年提供的,才是準確的情報。

白邦瑞通過兩個變節者的故事,説明中共無時無刻,都故意提供錯誤情報給美國,讓美國產生「中國對美很友善,又有決心改革」的幻象。他警告,過去幾十年中共操弄世界對中國的印象,令西方減低對中國的戒心,積極幫助中國,包括秘密向中國輸出各種敏感技術和情報,讓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高速增長。中共現在判斷實力已夠、時機已成熟,開始積極出擊,改變亞太區既有秩序,挑戰美國的影響力。作者因此敦促華府及早放棄幻想,將中國視爲競爭對手,而不是合作對象。

白邦瑞的判斷,基於他聲稱自己一直接觸到的秘密供詞與文件,讀者無法證實,信不信由你。但很多美國外交政策圈的主事者,看來是已經信了。《百》一書長期高據暢銷書排行榜高位,得到很多資深外交專家在各大報刊力挺。他的論點,就算有多不準確,都正在影響美國外交體系的對中思維。這種觀點,乃是理解特朗普政府在未來四年對中政策的重要線索,無論喜不喜歡,都不應忽視。

(孔誥烽,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副教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