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Peter Wong的時尚觀察

時間的盛宴

大家能在relax得可以的環境氣氛下,直接面對製錶專才,透過深入淺出的閒聊,更深刻地了解到一些複雜的製錶知識和技術,便是這種聚會的好處。


最近我便有機會參與了一次由H. Moser & Cie.和東方表行合作,在開業不到一年便大受歡迎的Another Place私人會所式餐廳舉行的VIP晚宴聚會。
最近我便有機會參與了一次由H. Moser & Cie.和東方表行合作,在開業不到一年便大受歡迎的Another Place私人會所式餐廳舉行的VIP晚宴聚會。攝:German Cheuk

從事生活方式採訪報導的工作多年,起初1990年代主要採訪時裝新聞,踏入21世紀後才開始涉獵奢侈品如腕錶珠寶等。那時心中經常有一個疑問,便是眼見自1980年代尾開始陸續有不同國際時裝品牌登陸香港開設專門店,令香港成為亞洲繼日本後最重要的時裝首都。但腕錶珠寶等範疇的品牌,除了最大型的如卡地亞及寶格麗之外,卻極少自己開店,而多數和零售商或俗稱的舖家合作,把自己的產品放到這些舖家經營的錶行或珠寶行裏售賣,並甘願和其他相類品牌並排店內。

後來開始接觸多了珠寶鐘錶行內人士,漸漸明白一來珠寶腕錶的體形細小,款式產量又基於很多都是人手製作的緣故而有所限制,所以很難自我形成一家獨立店舖;二來傳統消費者的購買習慣都是喜歡到一間舖便可以同時看到不同品牌的腕錶或珠寶選擇,既方便又更有機會買到心頭好。

這枚Heritage Toubillon Skeleton是unique piece,以現代美感展現187年的製錶歷史。
這枚Heritage Toubillon Skeleton是unique piece,以現代美感展現187年的製錶歷史。圖:品牌提供

加上這些產品既然是奢侈品的級數,牽涉的金額自然不少,人們便更希望能到一間自己信賴的店舖購買,然後買過有了信心,又會介紹自己的親戚朋友甚至下一代來,於是一個可以橫跨幾代的店舖和顧客情誼就這樣建立起來。相信大家身邊都有很多這類例子,便是一家數代都光顧同一家錶行或珠寶行,大家由做生意開始很容易便發展成為朋友甚至世交。

當然,最近十年因為腕錶珠寶愈來愈受歡迎,加上自由行的影響,銷情逐年大幅增長,很多品牌除了和舖家合作,都開始開設自己的專門店,除了試圖累積自己的顧客群,亦能收宣傳推廣品牌哲學及生產理念之效。可是,他們這些舉動並沒有威脅到傳統舖家的生意,其中最大原因,相信便是這些舖家大都經營了很多年,有些更是上市公司,早已積累了深厚多元的客源和經營的智慧。

而且他們因為經驗豐富,往往能與時並進,不斷構思嶄新概念,把腕錶珠寶品牌的新品介紹給自己的顧客,其中一種近年非常流行的做法,便是和品牌合作舉行特色聚會,宴請特定的顧客群,透過輕鬆寫意的談風訴月,享受味美可口的醇酒佳餚,在一片歡欣喜樂的氛圍下,各自交流有關時計或寶石的心得。

Moser的Concept Watch可算是鐘錶界的話題之作,大膽捨棄招牌標誌腕錶有誰做到?(左起: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Concept Cosmic Green、Endeavour Dual Time Concept Limited Edition、Endeavour Dual Time Concept)
Moser的Concept Watch可算是鐘錶界的話題之作,大膽捨棄招牌標誌腕錶有誰做到?(左起: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Concept Cosmic Green、Endeavour Dual Time Concept Limited Edition、Endeavour Dual Time Concept)圖:品牌提供
喜歡Heritage系列的錶迷也有另一個萬年曆的選擇,萬年曆經典Heritage限量版,售價港幣1,950,000。
喜歡Heritage系列的錶迷也有另一個萬年曆的選擇,萬年曆經典Heritage限量版,售價港幣1,950,000。圖:品牌提供
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Concept Cosmic Green白金限量版,全球僅推出20枚,售價港幣178,000。
Endeavour Centre Seconds Concept Cosmic Green白金限量版,全球僅推出20枚,售價港幣178,000。攝:German Cheuk
Endeavour Dual Time Concept鉑金限量版,售價港幣332,000。
Endeavour Dual Time Concept鉑金限量版,售價港幣332,000。攝:German Cheuk
Endeavour guilloché with diamond bezel,售價港幣195,000。
Endeavour guilloché with diamond bezel,售價港幣195,000。攝:German Cheuk

最近我便有機會參與了一次由一個自己很喜愛的腕錶品牌H. Moser & Cie.和東方表行合作,在開業不到一年便大受歡迎的Another Place私人會所式餐廳舉行的VIP晚宴聚會,現場感受糅合了舖家和品牌所長的快樂時光。

H. Moser & Cie. 於1828年由亨利.慕時(Heinrich Moser)於瑞士北部萊茵河畔諾伊豪森(Neuhausen am Rheinfall)創立,此子目光遠大,更把品牌業務開拓至俄羅斯,並為當時歐洲多個皇族設計及製造時計。可惜後來到了1970年代因當時的石英錶風潮影響被逼終止。

至2002年才為一位有心人,前度IWC萬國錶工程師Dr. Jürgen Lange重新開展製錶業務,而且奠下了以簡潔易用的機械機芯為品牌主導基礎。2005年開始推出全新腕錶系列,當中一枚Perpetual 1(即現在的Endeavour Perpetual Calendar)更在2006年贏得瑞士高級製錶奧斯卡:GPHG的複雜錶系列大獎。然後2007年品牌更開始自我生產游絲,是目前瑞士少數有此能力的錶廠。

2012年,曾任愛彼錶CEO多年的錶壇老前輩Georges-Henri Meylan以MELB Holding的名義收購了H. Moser & Cie.,並和兩位愛兒Eduoard及Bertrand一起以一整個家族的資源和努力全情投入,結果僅僅四年便已先後推出多款話題腕錶,例如在品牌招牌的煙燻錶盤大膽捨棄招牌標誌的Concept Watch,還有特立獨行的Swiss Alps等等。

H. Moser & Cie腕錶品牌CEO Edouard Meylan向在場的錶迷介紹新錶,更重要是介紹品牌及腕錶的故事。
H. Moser & Cie腕錶品牌CEO Edouard Meylan向在場的錶迷介紹新錶,更重要是介紹品牌及腕錶的故事。圖:品牌提供

至於東方表行則不用我多作介紹,屹立香港超過55年,至今已成為上市公司身份,分別在香港和大陸擁有龐大的店舖網絡。早於2009年我便採訪過集團接班人Dennis Yeung,那一晚更在晚宴重遇Dennis,他還是那麼彬彬有禮並談笑風生,和同樣出席了負責管理H. Moser & Cie.亞太區業務的家族成員Bertrand一起接待到來的嘉賓。

晚宴首先當然由酒會開始,眾錶迷及收藏家捧着香檳杯底,一邊欣賞H. Moser & Cie.細心佈置現場的最新腕錶系列,一邊分享大家對品牌的印象和對新錶的看法,當中最為大家談論的,相信便是那枚被冠以Cosmic Green之名的Concept Watch最新演繹,煙燻效果的錶盤上那泛着金屬光芒的翡翠般綠,有人說像北極光的夢幻,有人說像可以戴着到太空旅行的絕佳配搭。

所以說,當專精製錶的腕錶品牌能夠和客戶經驗豐富的零售商如東方表行一起合作構思,籌辦專為顧客而設的活動,便肯定能夠起着1+1=3的化學作用,最大得益的當然便是身為顧客的大家了。試想想,大家能在relax得可以的環境氣氛下,直接面對製錶專才,透過深入淺出的閒聊,更深刻地了解到一些複雜的製錶知識和技術,同時更可以認識到同道中人,互相交流鐘錶收藏的樂趣,大家在一片熾熱談論的氣氛下,愉快地渡過一個晚上,這便是這種聚會的好處,你不一定能在可能在店舖裏感受得到,而且與會的朋友都是對鐘錶擁有某種熱情,大家的交流早已超越了產品和價格,而昇華至講究價值觀的境界了。

VIP晚宴聚會的一個好處是可以感受到各錶迷對鐘錶的熱情,大家在一片熾熱談論的氣氛下交流有關時計或寶石的心得。
VIP晚宴聚會的一個好處是可以感受到各錶迷對鐘錶的熱情,大家在一片熾熱談論的氣氛下交流有關時計或寶石的心得。圖:品牌提供

而我覺得整晚印象最深刻的,是難得有機會親身沐浴在兩個家族對自己工作的熱忱和投入的氣氛中,一邊是歷經55年依然以人為本的經營有道,一邊是躍躍欲試總想創新求精的驕傲自豪,處身其中,你會得明白,為甚麼有些公司會成功贏得顧客忠誠,有些品牌會卓越贏得行內外口碑。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