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彭定康演講之二:「港獨會沖淡人們對民主的支持」

人大剛剛釋法,特首選舉將至,前港督彭定康此時高調訪港,對港獨、對司法獨立、對社會管治,他說了什麼?


前港督彭定康。
前港督彭定康。攝:吳煒豪/端傳媒

19年前,前港督彭定康(Christopher Patten)在香港回歸交接儀式上說:「從沒有一塊殖民地,在離開之時,比這裏更繁榮昌盛,更擁有文明社會結構:職業、教堂、新聞報紙、慈善機構、公務員高度的剛正廉直及對公益事務堅定的奉獻精神。」

19年後的今天,彭定康重訪舊地,公開談論的是:「香港管治:禮崩樂壞?」

11月26日上午,彭定康應公民實踐培育基金邀請,出席以「香港管治:禮崩樂壞?」為主題的論壇。論壇在九龍香格里拉酒店舉行,同場跟彭定康交鋒的,有和黃前董事總經理兼長實地產現任獨立非執董馬世民(Simon Murray)、香港大學現任校長馬斐森(Peter Mathieson)和公民黨前主席兼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原本答應出席這一論壇,後來因避免與彭定康同台演講而決定不出席。

香港社會架構過往獲讚譽,如今管治和前途卻充滿問號。近月香港亦發生連串政治爭議,包括港獨主張湧現、人大主動釋法以規管宣誓形式,加上適逢特首選舉前夕,末代港督彭定康選擇此時高調造訪香江,他到底說了些什麼?為何這個時候講?

談港獨︰「香港獨立不可能成事,反而會沖淡人們對民主的支持」

如果我假裝民主應與香港獨立混為一談的話,那是不誠實、不光彩、和不顧後果的

前港督彭定康

港獨爭議和宣誓風波是香港社會近來輿論焦點,彭定康這次訪港,剛抵達不久隨即就此公開評論。

11月25日,彭定康到港翌日,出席外國記者協會,迎來記者提問。彭定康出任港督時提出過拂逆中方意願的立法會改革方案,惹來中方封為「千古罪人」,大眾寄望前港督今次或會跟中央大唱反調,然而彭定康給出不一樣的答案:「如果我假裝民主應與香港獨立混為一談的話,那是不誠實、不光彩、和不顧後果的(dishonest, dishonorable and reckless)。香港獨立不可能成事,反而會沖淡人們對民主的支持,還會引發種種乖張行為,而這些行為在一個成熟的、以完善民主為目標的社會不應存在。」

在外國記者協會的午餐會致詞時,他亦嚴詞批評青年新政兩名前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行為:「宣誓是嚴肅的。在倫敦,我宣誓時,手放在聖經上。宣誓不是鬧着玩。不僅如此,在英國,如果你不宣誓,你就不能入會。」

同時他強調,港獨主張只會令爭取民主的目標漸行漸遠:「我認為,如果將香港非常特殊的公民權利、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正當程序、司法獨立,以及人們所理解的,這些元素與他們福祉的關係,與一些搶新聞頭條的、關於獨立的說法混為一談,那是錯誤的。」

前港督彭定康出席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香港管治:禮崩樂壞?」公民實踐論壇。
前港督彭定康出席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香港管治:禮崩樂壞?」公民實踐論壇。攝:吳煒豪/端傳媒

上述言論不乏批評,彭定康今午再出席論壇,台下有來賓以幾近反對的語調,質問彭定康此話何解,並問他是否認同香港「值得擁有自主權」。彭定康此時顯得語重心長,態度軟化:「有一件事,是我永遠沒法做到的,就是重寫歷史。」

兩年前的雨傘運動,贏得巨大的國際支持,假如如今我看到這股凝聚力只因港獨主張而減低,我感到非常傷感。

前港督彭定康

「香港作為前殖民地,必須回歸中國,別無他法,這也許是不少香港人心底最難以接受的。我可以明白有些人感到沮喪,想進一步要求獨立,但這種挑釁中國、堅持爭取不可行方案的方式十分不智。兩年前的雨傘運動,贏得巨大的國際支持,假如如今我看到這股凝聚力只因港獨主張而減低,我感到非常傷感。」彭定康說。

彭定康強調自己尊重民主發展,被問及哪種管治制度最為重要時,他亦回答:「毫無疑問,必然是法治。」但當台上記者再度追問,人大第五度釋法對香港法治造成多大的影響時,彭定康選擇沉默,只有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回應,認為人大釋法僭建本港法例,亦為議員何謂效忠增添許多灰色地帶。

此次論壇主辦方基金公民實踐培育基金,由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擔任董事。陳方安生致詞時,已經抨擊港獨不切實際,但指出「社會上許多不同界別,特別是年青人,他們的憤怒、失望和沮喪都是千真萬確的,他們要求的是一個回應。」

但除了陳方安生發言、或余若薇質疑宣誓風波反映三權分立受損外,其他兩名講者未有就港獨議題或宣誓事件正面表態。

社會上許多不同界別,特別是年青人,他們的憤怒、失望和沮喪都是千真萬確的,他們要求的是一個回應。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

時任和黃集團董事總經理的英國人馬世民,曾經支持彭定康提出的政改方案,又代表過商界到倫敦游說英國政府給予港人居英權,但他今午演說未有正面批評過港獨主張,但他的結語似乎回應著港獨主張:「中國已經自身有一百個問題,它並不希望增添問題。我們應該更好地管治自己,如果我們管不了,中國就會來幫忙。我不同意香港管治禮崩樂壞,也不要讓它崩壞,決定權在我們手上。」

相比兩名「前輩」,現任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於2014年由英國來港,算是初來乍到。他面對著截然不同的香港局勢,面臨學術自由或受政治因素威脅,馬斐森的表態往往廣受關注,然而馬斐森也未有就港獨主張發表任何言論,只強調捍衛學術自由。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香港管治:禮崩樂壞?」公民實踐論壇。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香港管治:禮崩樂壞?」公民實踐論壇。攝:吳煒豪/端傳媒

談法治︰「受權力管治的要守法,當權者自己也要守法」

在談論港獨之餘,彭定康亦公開強調,保持香港司法獨立的重要性,並強調「法治是良好管治社會的核心」。

法治就是讓當地獨立的司法系統內的獨立法院裁定罪責,黨政機關不得過問。

前港督彭定康

在今天論壇上,彭定康表示,法治的完整性來自獨立的司法和法院制度,這是公平審訊和程序公義的保証。他指出,在實施地方政府通過的法例時,同時亦應確保國家機關根據國際法履行義務:「法治是良好管治社會的基石,法治就是讓當地獨立的司法系統內的獨立法院裁定罪責,黨政機關不得過問。」

「貪污行為可以由警方或國家代理人調查,但是否有人貪污違法則由法院定奪。」他舉例說。

他又指出,普通法(Common Law)的「法治」並非只是依法管治,「受權力管治的要守法,當權者自己也要守法。」彭定康強調,法治是香港自由和福祉最大的保證,對香港繁榮穩定至為重要。

除法治之外,彭定康亦表示,良好管治的第二個要點是「民眾的聲音與問責性」。他認為可以讓公民發聲、參與管治和使當權者通過公開有效方式問責的制度,是良好管治應該包含的必要成分。要實現這些成分,選舉制度是重要的一環。

談管治︰「把人民當作負責的公民看待」

他眼中的選舉安排應由當地的立法機關在憲法中訂明,又認為如果想民選的立法機關有公信力,並能保證有正當的問責性,就必須能夠換掉主掌行政的負責人,除非選民可以通過直選另行任免。他指出︰「不能或大抵不能改變任何事情的選舉是一場鬧劇。真正的民主制度,政府必然更替。」

不過,他亦強調民主而多元化的社會不能單靠選舉產生,因為民主可變成大多數人專政的民粹優越主義。他解釋道,成熟的民主會認識到考慮少數人的意見的重要性,而不是嘗試踐踏這些意見,反之而言,民主中的少數也要承認選舉中有贏有輸的後果。「我想,今日的英國和香港,都可以從中得到教訓。」彭定康說。

好的管治還包括「政治穩定和沒有暴力」,彭定康指出優良、廉潔、透明和得到人民尊重的警務工作,以及社會需要持續繁榮,而且隨之而來的得益大致上公平分配,都對好的管治起着作用。他相信妥為監管的市場是創造和分配資源的最好方法,同時認為政府本身有保護弱小和幫助強者取得更大成就的重要角色。

他又指出香港應避免「新加坡式」的社會工程,因自由市場和低稅制對香港更好,但應用因此獲得的經濟增長去改善福利、醫療、教育和房屋政策。他自稱曾被來自「北方」的人批評他是「共產主義者」,笑指自己明顯是「有香港特色的共產主義者」。

前港督彭定康出席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香港管治:禮崩樂壞?」公民實踐論壇。
前港督彭定康出席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的「香港管治:禮崩樂壞?」公民實踐論壇。攝:吳煒豪/端傳媒

彭定康認為,當政府能敏銳地感應人民的訴求時,便有可能獲得政治穩定。要明白人民的訴求,政府需要先明白到他們是公民,有他們的權利和責任,若處理不當,政府怎樣很容易把溫和推向極端。

「如果你把人民當作負責的公民看待,他們就更可能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而健全的公民社會組織就當上他們與政府之間的中介人。」彭定康解釋道,人民應有非暴力示威、言論和宗教的自由,而大學亦應享有自我管治和擁有自主。

控制貪污亦是良好管治的特徵,彭定康指出當中不僅是立法或設置制度打擊,還包括確保傳媒自由,讓傳媒揭發貪污罪行和罪犯,壯大公民對付貪污。

這次我是受邀於出席論壇,我對邀請感到欣喜(delighted)。在香港,從來沒有什麼敏感的時候。

前港督彭定康

最後,彭定康作出總括,指各種管治模式中最重要的皆為公民,「公民就是管治模式的健康和完整性的驗証」,他認為公民應享有自由、權利和責任,當中包括與任何人談論政治又不怕別人無意中聽到、以法律解決問題因為有信心會得到公平公正的對待、當政府咎由自取時戲謔、以自己的方式表達他們對公民身份和愛國的看法。彭定康指,《中英聯合聲明》涵蓋了這些自由社會的特質。

翻看彭定康回歸後7次訪港,每次都適逢香港發生著政治爭議的時候。

2005年,發生政改方案爭議;2006年,政改方案遭到否決;2014年,佔領中環的方案談得熱熾;今次正值人大釋法爭議,2017行政長官選舉、回歸20週年在即,彭定康再度高調造訪,上述對香港的評價及勸諭,會帶來什麼樣的迴響?

在論壇後的記者會上,端傳媒記者問及為何在這一時刻選擇再度訪港,彭定康輕鬆自如地避過提問:「這次我是受邀於出席論壇,我對邀請感到欣喜(delighted)。在香港,從來沒有什麼敏感的時候。」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