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週末文學

52. 不愛也不恨

愛和恨都是動機,要是你不愛也不恨,就什麼都做不了。


1 騰芳參與,並且輕易選擇了安全的位置,就是扮演抽離、旁觀的角色,卻又對置身於遊行隊伍中的格格不入感到耿耿於懷。當她發現林佳離隊後,竟是回家更衣直趨蘭桂坊,只覺這樣的林佳真是自己的同路人。腦海不經意跑出一句話,「性相近,習相遠」。小時候祖父要騰芳背的,《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不求甚解,還沒弄明白當中的意思,就都背下來了。騰芳愛祖父的厚實,像有取之無盡的仁慈與關愛……。

騰芳不明白為什麼會想起祖父。她想,林佳的性情、背景,大概與我相近。

那天晚上她抱着林佳入睡,只覺有伴真好,相濡以沫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世道也不見得只有艱難。騰芳睡得很淺,小寐之後就醒過來了。她打量仍在熟睡的林佳,然後下床去翻他的銀包、手提袋,拉開所有的抽屜察看,找不到半點跟林佳相近相連的根據。空虛依然。

騰芳悄悄在晨光中離開,回家梳洗準備上班,人在計程車上,還沒來得及蘊釀上班的壞情緒,就給堵在金鐘道接近皇后大道中的位置。

這才知道昨天並沒有過去。

騰芳好像看得懂,又好像有些什麼沒弄明白,心裏像被蝕進了從未遇過的無名物質,有一塊莫名的傷悲在擴散,同時一種奇怪的嚮往與渴望在蔓延,帶來無由的樂觀與振奮。

2 最後被拘捕的有五百一十一人。

會議室的電視機開着,新聞台,報導着遮打道上的實況,示威者正陸續被警員架上旅遊巴士。沒有更新的報導,新聞片段其實是在重複播放,騰芳着魔似地看了一遍又一遍。老闆的房門嚴嚴關上,大家都知道他正與實習生在鬼混。同事們已在商量吃午飯的地方,建議待會先到遮打花園去湊一下熱鬧。苦主在接待處請願,抗議合夥人為財團洗脫強佔土地的罪名。小秘書在秀她的鱷魚皮小手袋,銀扣閃亮,善妒的小律師順勢將仍在冒熱氣的鮮奶泡沫咖啡倒進手袋裏……。

騰芳走到窗邊,放眼中環,明明都在落地窗外的下方,卻高高在上,跋扈傲慢專橫,可望不可即。她看着自己倒照在玻璃上的小臉,不斷在腦海回帶重播人們被架上旅遊巴士上的情狀。有人在哭。騰芳好像看得懂,又好像有些什麼沒弄明白,心裏像被蝕進了從未遇過的無名物質,有一塊莫名的傷悲在擴散,同時一種奇怪的嚮往與渴望在蔓延,帶來無由的樂觀與振奮。

這是全新的視野,就像窺視了眾神的封印之物,同時也滲着害怕。

世界正要分裂,裂成無數片,各自被方向不明的引力牽扯着,各奔極端,每一片都巨大無比,只要輕微碰撞,就能毀滅一切……。

3 同事走近騰芳,無意中發現她呆視窗外竟是一臉的淚,詫異問,你沒事吧?騰芳扶着牆壁站穩,說,沒事,一陣暈眩而已。

新聞報導說他們的目的地將會是黃竹坑。騰芳閉上眼,彷彿連汗餿味都能夠聞得到,那是一段她無法想像的旅程。她張開眼,辦公室的一切,盡皆顯露着高級、專業、舒適、高品味與昂貴。騰芳重新細察這一切,發現視線所及,原來已經是很多人的地極。

騰芳赫然發現自己知道了秘密;世界正要分裂,裂成無數片,各自被方向不明的引力牽扯着,各奔極端,每一片都巨大無比,只要輕微碰撞,就能毀滅一切……。

騰芳知道首先得裝作對世界的分裂毫不知情。她還未掌握到應對的方法,她不知道自己能否適應分裂的世界。好不容易騰芳終於遇上了從未有過的新鮮,是第一手的,她大可以成為先鋒,她考慮的前提還是穩定與安全。

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

4 所以當騰芳在紅綠燈前見到林佳,你不會知道她內心其實有多興奮。

騰芳想,找一個作伴去冒險,就沒有什麼可怕了。

騰芳沒想到的是,她騙林佳陪着她去冒險之前,就給林佳誘到更深的墮落裏去。

5 阿端問林佳,你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

林佳茫然,記起什麼?從何處記起?

有什麼攔阻你成為勇敢的人?

6 凌晨時份,連宅燈火通明,薇拉已將黑芝麻用白鑊炒香,小津接力用石磨將炒香的芝麻磨碎,小灰就將研碎的芝麻混和剛煮好的黃糖,放在一邊待冷,然後就跟騰芳合力按連城吩咐,將豬油與糯米粉搓和。大家都沒說話,電視仍在重複播放較早時清場的新聞報導。

小灰與騰芳默默將芝麻餡裹成湯圓。騰芳忽然說,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夠成為勇敢的人,像那些走在街上的群眾。

小灰問,有什麼攔阻你成為勇敢的人?

騰芳答不上話。

連城將薇拉切的薑片細刴成薑米,過了一會,廚房飄來薑湯的辛香氣。

小灰說,其實動機才是關鍵吧。

薇拉端出五個小湯碗,每隻碗裏都浮着五顆湯圓,大家吃默默吃着。

湯圓又甜又辣,騰芳惱懊,我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動機……。

連城說,愛和恨都是動機,要是你不愛也不恨,就什麼都做不了。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