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New Opening

比咖啡館自在,比共同工作空間廉宜:專為Slash而設的自由工作室

一班尋求舒適工作環境的香港年輕人,決定自立門戶,創造一個適合自由工作者的理想工作空間。


「Desk-one溫室」以自由工作室的理念營運空間,只需付上約100元港幣的費用,便可逗留一整天。
「Desk-one溫室」以自由工作室的理念營運空間,只需付上約100元港幣的費用,便可逗留一整天。攝:盧翊銘/端傳媒

對Slash一族來說,怎樣才是理想的工作環境?

有無限WiFi、偌大的工作枱、可買飲品食物、能隨時隨地打電話談工作,最緊要能自由出入,財物放在桌上一整天也不怕被盜,離開位置15分鐘財物不會被圖書館管理員收走。

要找一個能滿足以上條件的地方,很難;想在香港市中心找這種地方,更是難上加難。

於是三名飽受此問題困擾的香港年輕人,決定一起創辦「Desk-one溫室」,以自由工作室的理念營運空間,提供工作枱、無限WiFi、多款飲品小吃,只需付上約100元港幣的費用,便可逗留一整天。約千五尺的空間分有公共及寧靜區,公共空間可吃喝傾談,有十人大枱及梳化,還會播放悠揚音樂。想享受圖書館般的寧靜,一門之隔就有辦公室般的偌大工作桌,簡單以木板及遮板分隔位置,劃分私人空間,適合需要靜心專注的人。

攝:盧翊銘/端傳媒
攝:盧翊銘/端傳媒
攝:盧翊銘/端傳媒
攝:盧翊銘/端傳媒
攝:盧翊銘/端傳媒
攝:盧翊銘/端傳媒
攝:盧翊銘/端傳媒
攝:盧翊銘/端傳媒

這不是Co-working space嗎?「我們的確有參考Co-working space的營運模式,把共用空間的理念放進Desk-one裏,但我們的用途更為純粹,只是希望提供寧靜舒適的環境給香港人使用。」創辦人之一Jacky解釋道,Co-working space更為著重初創企業的需要,會舉辦研討會及聯繫大型企業,幫助租客發展品牌、吸納資金。對Jacky來說,這類環境比較適合長租的創業人士,而且租金較貴,日租約300元港幣,對於不定時工作的Slash一族來說,負擔或許有些沉重。

Jacky坦言在跟朋友解釋Desk-one時的確困難。「有朋友覺得我們是樓上咖啡館,又像自修室,又像工作空間,我也不知道怎樣定義。我們希望在Co-working space及咖啡館中間找個平衡點,以相宜的價錢,讓人可以安心舒服地做事,不用擔驚受怕會被趕走。」

一個月前,從事金融業的Jacky與兩名友人共同創辦Desk-one,Raymond負責癌症相關的科學研究、Cayla則為應屆大學畢業生,三人背景懸殊,但他們都擁有同樣的困惑,就是找不到地方讓他們專心工作。

後來他們到韓國旅遊時,在友人的介紹之下參觀當地的Green Lamp Library,才發現這種提供簡單飲食及枱櫈的自由工作空間,在韓國相當普遍。「韓國的工作文化跟香港十分相近,投身社會後需要參加多個專業資格考試,這種相對設計更自由的工作空間便滿足了這群人的需要,在三年間遍佈首爾各區。」Cayla續說。

台灣有K書中心、韓國有設計自修室,香港為何一間都沒有?「誰都明白,土地問題。」兩人笑說。

「為何香港沒有?」這句疑問紮根在Jacky心中良久,一年前決意不再苦思,成功說得Cayla及Raymond幫忙,終能實踐理念。試業一個月,靠social media前來工作的人來自各行各業,營運起來比三人心中想的還要順利些。「有Freelancer,有建築、金融、科技界人士、碩士生來溫習進修,也有不少媽媽在仔女上學時來兼顧業餘工作。」

短短的開業時間裏,已有不少人詢問能否租用場地拍攝、舉辦活動等,Jacky及Cayla初時也想過是否實行,最終還是婉拒要求。「有發展當然好,但記得曾有一位客人叫我們不要變,因為她很難才找到這種適合溫習的地方,然後回想我們創辦Desk-one的初衷,就想保持純綷的空間用途,舒服自在就好。」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