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台灣人在大陸

Your Opinion:騎上「兩岸」的牆頭看一看

上週推出的「台灣人在大陸」系列報導,激起兩岸迴響。觀點紛紜,有人說「做個過客會更加接近歷史的真實」。


古語云:識睇梗係睇留言。

翻譯成國語就是:外行看正文,內行看評論。

「Your Opinion」這個嶄新的專欄,屬於讀完文章忍不住留言評論,或者在臉書和朋友圈吐槽的你們。

端的團隊深信,在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我們堅持用古典的標準來生產深度內容,是為了找到可能與它產生共鳴的你,是為了給這些共鳴、或者尖利的回聲,一個安放的場域。在這個場域裏,我們有機會讓直覺的觸動得到沉澱,讓情感的刺激得到反思,讓陌生的你們彼此啟發,讓手指在屏幕上,忍不住多留五分鐘。

Your Opinion,希望記錄下你為一篇文章多停留的五分鐘。

我們會每週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被你啟發。

也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editor@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有市民在上海外灘放風爭。
有市民在上海外灘放風爭。攝:VCG via Getty Images

上週,端傳媒一連三天推出「台灣人在大陸」系列報道,以及給「在中國大陸的台灣人」參與的互動測試,引起兩岸三地的廣泛迴響與討論。

我們所處的時代,移居已然稀疏平常。每一位移居者,或多或少都經歷過文化衝擊,也難免陷入身分焦慮。這份焦慮,即是調適自身認同時的陣痛,也是旁人目光帶來的灼傷。

當移居的個體,撞上政治角力與意識形態差異,他們的故事就更難為外人道。「台灣人在大陸」,說的就是這樣一群人的故事,他們的故事,也撞中了同是移居者的很多端讀者的心弦。我們精選了三篇報導所激發的讀者留言。你講,大家聽。

正經歷的真實,疙裡疙瘩的感受

万家灯火万千故事,哪怕有些时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是只有故事里的人才有资格讲故事。

網友 liusally

在台灣求學的陸生Zak-Lam Yu:好像從來沒有一篇端的文章讀罷讓我淚流滿面且感同身受。我不是台灣人,但這裡的故事每一個都是我們正在經歷的。

liusally:作为一个陆生,感觉有一部分说出了我自己的心声。我们在台湾也需要小心谨慎,“很多事情只有本地人才能说”这句话真的很精辟。因为作为一个“外来者”,被拿放大镜看是不可避免的。万家灯火万千故事,哪怕有些时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是只有故事里的人才有资格讲故事。

現居上海、來自台北的Max Lee:因為和現在自己的生活有重疊,所以讀起來相當有感觸。是阿,我應該也要有個歸期,但老實說,這問題目前在我心裡沒有答案,或許你們誰能幫我解答。

遊蕩者:非常真實。疙裡疙瘩的感受,是真正生活在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的複雜。

張小松:去中國工作過,遇到周遭的同事甚至共產黨員都能跟我聊台灣政治,聊得很開心阿。但問題是,就算只有1%的民族主義狂熱分子,在中國裡面還是高達1千300萬人,也就是說雖然可能有高達99%的和善中國朋友,但是光那1%的民族主義狂熱分子就會毀掉99%的友善。

Athena Chen:真正生活在其中的人才能有深切的感受。大陸文化產業很浮躁,求新求變求名求利,無所謂的匠人精神:不管主事者是否有才情,是否有實力,只要政治正確,能說善道,為公司得名得利,就能當上美術館長,博物館長。我在大陸見到許多有真材實學的台灣文化人(如本文所採訪的張釗維導演),默默耕耘。也遇到許多招搖撞騙的台灣人,在中國長袖善舞,風風火火。文化在中國真的是一門好生意,但這樣的文化經濟,對我而言,喪失了理想,缺乏了反思。

vivichen:在台灣的大陸人也會面臨相同的感受,感受到的網路惡意不會減少,更多的時候是自以為以的優越感對你進行的霸凌。台灣對大陸的歧視包括蔬菜會有一種叫作大陸妹的,不斷報導陸客素質低下來滿足自己的內心的虛榮感,還有更多。只是,有多少媒體關注到了在台灣生活的大陸人的處境呢?處於喪失發言權的地位的人們又是何其的悲涼呢?

Newguy:局外人的心理和不站队的行为,在中国大陆一样会很憋屈、很郁闷,解决办法就是尽量少在网上关心中国政治。身在大陆会不自觉地关心起中国政治,但是在一个毫无廉耻感的国度里,这样做意义不大。这是因为,一些很小的事情,比如上个网,也要翻墙研究半天。在网上谈论买个车,读个书,外出旅游,甚至买个iPhone,都会被一些居心不良的无聊人攻击。

「五毛」是最好的人?

面對潮水般的惡意批評,已在中國大陸生活了8年的台灣新聞人胡采蘋,甚至可以理解在網絡上用性器官辱罵她的「五毛」。她告訴端傳媒記者:「我小時候也是國民黨的五毛。五毛可能是最好的人,他們有可能是真心地相信並且捍衞什麼事情,所以變得很兇。所以我不會怪他們。」

五毛和台独这两个称呼根本没有实际的意义,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极化群体偏见,把显示器前的你我活生生的人物化位一个个政治符号。

網友 折钢

刘治宏:五毛的网络暴力真的很可怕,这几年已经成了指哪儿打哪儿的网络红卫兵了。很高兴她能不带有色眼镜看大陆人,但是网络暴力这种事真没什么好帮他们这群人辩护的。

Poke:五毛當然可以是最好的人,希特勒也是一樣。可怕的地方是,有些地方總可以輕易把最好的人變成最壞的人。

冰山内的烈火:虽然五毛和台独(尤其骂“支那”的台独)和五毛都不是好东西,但“五毛”归根结底是被权贵集团利用(或者自己就是特权阶层成员),而台独毕竟没有以剥削压迫其他人民来生活,对不仇视大陆人民的台独我表示“既不支持也不批判”,反对立场但尊重其个人。对五毛就没必要尊重了。

星光湖的倒影:持极端思想的人在任何地区都存在,他们不是人群中的多数,因此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抬高调门。不必在意这些人的侮辱,认真了输的只是自己,反正他们也不过是吓唬吓唬人,真动起手来一个比一个怂。当年的义和团就是这幅德行,一旦真的跟外国人打起来就作鸟兽散,仗全是官军打的。他们实际上是弱势群体,还是多同情一下他们吧,忍耐就当是对他们苦难的一种补偿吧。当然,这不说是他们的行为是道德的,更不是说他们造反有理。如果他们真的敢造反,那就要毫不留情的教训他们。

Charley125:评论真的很有趣,会发现喊着“都是台独分子让大陆的风气变成这样”的大陆五毛和喊着“我不管这位小姐的想法,台湾是独立的!!!”思维基本一样。 口号般的“必须独立”和“必须统一”有什么差别?“独立”就不是另一个“统一”版本的洗脑吗?看完胡小姐的采访如果只能得出这种结论,真的很可惜。

折钢:五毛和台独这两个称呼根本没有实际的意义,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极化群体偏见,把显示器前的你我活生生的人物化位一个个政治符号。真正有意义的沟通是说出自己的诉求,而不能局限在寻找对方哪里做的不和我意。

胡釆蘋:身處夾縫的左右為難

胡采蘋說,來大陸是人生一個大的旅行,「只是這個旅行有上班。」
胡采蘋說,來大陸是人生一個大的旅行,「只是這個旅行有上班。」攝:Wu Yue/端傳媒

「我以前對政治沒有太深的感覺,反而是到了大陸才意識到政治生活很重要,它是一個人跟社會相處、心靈成熟的過程,」胡采蘋對端傳媒記者說道。

Lavinia127:拼命的在不正常的世界裡掘出了一點正常的東西並將它擴大化同時深信。

鵝組:好無奈。明明就是在自我審查,還要說尊重當地文化。只是為了能夠維持事業才這樣做,卻好像是因為需要尊重被歪曲的歷史似的?唉。

政治是訓練自己在妥協和原則間掌握不卑不亢的藝術。

網友 Wang Wen

FairFair:中國的不公義是制度性的。胡女士的態度就像自古以來的順民一樣,只顧著和其他順民發展出一起受累的情誼,回過頭來覺得也不能怪上頭的昏君,眼前的苦難都是我們自己命不好。真正動手去改善制度太危險了,大家還是忍氣吞聲讓惡棍集團繼續宰制吧!

Southwark:@Fairfair, 胡女士也說明了的她的“國民黨信仰崩潰” 歷程。 當下和國民黨戒嚴統治的時期有多麼的類似啊!在當下環境下公開不同看法,這件事明顯有重大的和立即的危險。改革能成熟絕對需要有群眾的支持。群眾的支持來自於長期持續的對話和了解。也來自於自身經驗和政權宣傳的落差。 政治自由化的方式有千百種。 要改革,在當下的中國,正面對抗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

Wang Wen:政治是訓練自己在妥協和原則間掌握不卑不亢的藝術。

chninus:看完此文,对胡小姐非常敬佩,在压力下仍然坚持自己独立的看法,敢于发表经过观察和思考後的sophisticated的观察。这不是一般普通人的生活态度,大部分人是不愿意瞭解他人的,特别是和自己非常不同的人,通过新闻报道简单粗暴的刻板归类才是主流的做法,然后在网络互相伤害,而在面对现实peer presure时又会随大流,其实是犬儒的。世界是复杂的,理解别人是最难的,却是真正的和平之路。

統獨意識形態的拉扯

Elsfantasy:我認識的中國人真的不多,但我不會稱呼不認識的人為牲畜...在台灣能接觸到的中國人不外乎是中國籍配偶、再來就屬來台旅遊的人居多了。但有趣的是,往往在風景區聽見一撮大聲嚷嚷著的,總是大陸遊客準沒錯。因為政治因素,這樣的畫面在台灣確實也越來越少了,但倒不是出國旅遊的中國人就都是這副模樣,會直覺這麼認為不外乎刻板印象。我在澳大利亞、在日本、在韓國旅行,總會偶遇中國旅客,Backpacker裡來來往往的人種太多,總在一場場的對話和三杯黃湯下肚之後,才意識到原來聊了一夜的新朋友是中國人。

台灣獨不獨、統不統,其實不是誰單方面說了算,總是批判著中國人的台灣人大多根本沒接觸過中國人也沒到過中國,反之那些總是惡言相向的中國網民是不是真的那麼了解台灣人呢?

在台灣,有人是台獨派,有另一派叫華獨,但其實更大多數從來不上互聯網與網民針鋒相對的一群人,根本不在乎是統是獨,對他們來說,那不過是政治語言罷了。能安居樂業,過上順心喜樂的好日子,是很多漸漸上了年紀的人的期盼,至於在哪塊土地上、怎麼生活,就各憑本事吧。

Fuya:其實中國認同的轉折點不是從飛彈危機開始的,而是更早的千島湖事件,這件事當初鬧得非常大,飛彈危機只能算是最後一根稻草。

台灣人民對中國的厭惡不只是中國政府造成,至少有接近一半的原因是來自國民黨和當年遷台的既得利益者,這些人打壓了台灣40年,掌控了大部分的資源和利益,以前台灣的公務員考試是按照省籍分配名額的,好好的台灣哪來的河北湖南省人呢?只要你是當年遷台外省人的小孩,幾乎就是公務員的保證,佔9成的台灣居民則難以參與其中。

對台灣人來說國民黨就是中國政權的象徵,罵國民黨是支那豬,罵五毛也是支那豬,其實在一句罵出去的支那豬中所包含的所謂對中國的恨意成份中,國民黨所佔成分恐怕更高於中國政府。而中國對台灣的謾罵也很有趣,如皇民日狗是這幾年才出現的,其實一般台灣人雖然親日但也沒有想當日本人,我們熱愛的是台灣,而不是日本甚或美國。

其實中國想要和平統一台灣很簡單,孔孟兩千年前就說過,得民心者得天下,就如現今的上流社會都想要美加澳國籍,中國政府只要做到一樣,讓其他國家的人都認同中國想要得到中國籍,如果台灣人人想要一份中國籍,統一有什麼難的。現在中國高官家族都在拿美澳國籍,什麼時候能反過來各國人士都想要一個中國籍,朝這方向努力吧。

中港台:@fuya,你前半段所說,只可以算是眾多原因中的其中之一。原因很多,沒有那麼簡單。然而,後半段相當同意你的看法。共產黨要做到真正統一,必須把中國大陸打做得更真善美,否則免強統一也是災難。修己善群,中國人,加油!

Frankd_73166:@fuya,您说的真好,的确如此。我知道中国还有很多的问题,非常多,但是又无可厚非,现在又是中国最好的时代,坦白说,我们也是这个时代的收益者。非常喜欢大家可以理性沟通,有时我有点怕上facebook,互相攻击太多,良性互动太小,究竟都大家有什么好?

這是一面牆,想要騎上牆頭看一看

「這像是一面牆,多年來被兩邊不加思辨的成見一層又一層地塗抹、固化,牆體越來越厚,顏色卻愈加單一,直到有人想要騎上牆頭去看一看」,記者在文中寫下的這句描述,被好幾位網友在轉發時引用。牆越來越厚,好在總還是有人願意騎上牆頭,去看一看另一邊的世界。

与自诩的主人相比,做个过客会更加接近历史的真实。

網友 Redflagegg

魏晨:身在不远不近的日本观察着眺望着接触着,对这句话深有感触。

FoMM:文章看完了,真切希望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要存在偏见和固有思维。也希望华人和华人之间永远都能和平相处。说起来马来华人这一点做的最好,跟两岸三地的人都能好好聊。

殷浦藤熙:是呀,台灣對大陸的了解,真的太少了。嗯,不過也不奇怪,其實台灣對於島外的了解,都太少了。ㄟ,好像其實應該說,台北對於台北以外的世界,了解的太少了…

折钢:两岸矛盾的根本在于双方的固执和偏见,交流中也鲜有沟通而只是在谩骂。其实谁挑事已经不是很重要,当讨论泛化为谩骂,一切的语言文字已经失去了其应有的意义了。从周子瑜、张悬事件中其实可以看出大陆网民大都对台湾的政治局势和党派也不慎了解,否则也不会去攻击立场本相近,合作多于攻讦的国民党了。望两岸人民有朝一日放下偏见,统独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相互理解。

邱顯仕(回应「胡毅」提问:为什么有些台湾人这么讨厌大陆人?):想知道真正討厭的原因不是要聽跟自己立場相近的人說,立場相近的人永遠是那一套思考模式,你所聽的永遠是是你自己想聽的,想聽真話要聽跟自己立場想反的人說。

李光仁:每個地方都有好人和壞人,每個地方都有他的自身觀點和利益,如果我們希望別人尊重我們,是否我們也能試著去尊重和暸解別人呢?

Redflagegg:大时代的洪流下,每个个体都是受害者。但我始终相信历史有一个理性的趋势,不是今天,也会是将来。我们的所有仇恨、偏见、骄傲、懦弱、固执、私心,甚至言论、思想、足迹最终都会消散。既然如此,与自诩的主人相比,做个过客会更加接近历史的真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