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朴槿惠 國際

南韓真的滿街跑「邪教」?朴槿惠牽連的究竟是什麼教?

許多華文媒體將永世教稱為邪教,但在南韓的語境下,稱之為「似而非宗教」更恰當。


朴槿惠父親朴正熙(左),朴槿惠(中)與崔太敏(右)。
朴槿惠父親朴正熙(左),朴槿惠(中)與崔太敏(右)。網上圖片

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三日,南韓《大田日報》第四版的下端曾經登過一則以「永世戒告知天下」為題的廣告,內容大致為:「永世戒的主人造物主將勅使(古時傳遞皇帝書信之人)送到此處,將數千年來未能實現的佛教啟示、基督教聖靈降臨、天道教人乃天,即刻實現。望大家謹遵造物主的指示於五月十三日下午四點,到大田市大興洞的現代禮堂,見證奇蹟。」廣告下面還寫道,特別是患疑難雜症,無法通過現代醫學得到治癒的人更加需要來請教勅使,並附上一個頗為詭異的地址——勅使宿舍:距離大田市大寺洞一九六號纜車兩百米的柿子樹屋。

當天下午四點,大興洞的現代禮堂裏來了幾十個人,大多是疑難雜症患者,還有一些雞籠山附近的新興宗教教主及巫俗人,勅使向這些人講解永世戒的原理。很快,有關這位勅使的傳聞流向各方。

時任國際宗教問題研究所長的南韓「似而非宗教」研究家卓明煥也聽說雞籠山附近有一位神人出現,將許多新興宗教教主和巫俗人納為弟子,幾經打聽後,他找到了廣告上的詭異地址,大寺洞柿子樹屋。他在那裏見到了一位禿頭勅使,這人自稱「元字敬」(音譯),而這位禿頭勅使正是崔太敏。

崔太敏房間的牆壁上,畫著各式各樣的圓圈,當著卓明煥的面,崔太敏凝望著其中一個圓圈,並在嘴裏不停唸到「na mu za bi zo hua bul」,這是崔太敏自創的咒語,其含意到現在都無人知曉。盯著圓圈,唸咒語,就是永世戒的原理,崔太敏說永世戒的原理可以根治百病,達到真人與道通為一的狀態。

兩個月後,大田市街頭出現許多「永世教」的傳單,傳單上寫著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句子,文法、語法相當混亂,大致可推測出的意思是,雖然南韓目前是後進國,但造物主早在很久之前就決定了南韓為世界之主,特派勅使來完成這項使命。傳單上呼籲「願成為造物主役軍的人」、「因無信仰而徬徨的人」、「入神之人」踴躍登門拜訪,崔太敏的宿舍從柿子樹屋改為了「永世戒勅使館」,七三年的七月起,位於大田宣化洞事務所前的「永世戒勅使館」陸陸續續迎來了許多人。其中苦於頑疾的人居多,崔太敏叫他們對著牆上圓圈,唸咒語,似乎更像是某種催眠。但傳聞稱,當時這些患者在經過「永世教」的儀式之後,大多真的如痊癒般,微笑著走出「永世戒勅使館」。有些巫俗人在見到崔太敏之後便失去「神氣」,無法再進行巫術,這些傳聞,為崔太敏鞏固了具神通力的道士地位。

十一月,崔太敏認為時機成熟,於是將自己的據點轉移到首爾。他在梨花女子大學對面的大峴大廈三樓,掛上了「永世教」的牌子。五十二平方米的屋子曾迎來不少聞風而來的信徒,翌年崔太敏將本部移到了西大門區北阿峴洞的一幢獨立大廈,當時信奉他為教主的信徒大約有三百名左右,這是永世教的全盛期。但很快,一九七五年的四月,永世教銷聲匿跡。

永世教的消失並不是迫於任何壓力,而是「勅使」本人認為這條路無法滿足自己,決心成為一名牧師,從而接受了大韓耶穌教長老會綜合總會的「牧師按手」儀式。這名曾在慶尚南道的金華寺削髮出家的僧侶,在十九年後自稱「靈世界的勅使」,創立號稱把佛教、基督教、天道教揉到一起的永世教,治療疑難雜症患者,但在創立永世教短短兩年時,又突然接受「牧師按手」儀式,成為牧師。之後,他便一直以崔太敏牧師自居,也差不多在同一時期開始,經常與朴槿惠一同出現在公眾面前。在崔太敏搖身一變成為牧師之後,與他還是「勅使」時有過一面之緣的卓明煥問他,是否還在宣傳永世教的「勅使論」,崔回答:「我成為牧師之後,便不再提這些事了。」

但事實上,即便以牧師自居,崔太敏其實並沒有接受神學教育,也始終未摒棄巫術,依舊喜歡給他人算命,因為常做這些有悖於基督教神學的行為,所以被趕出了教團。

大韓耶穌教長老會綜合總會長全琦永牧師曾說過,崔太敏是巫師,朴槿惠視崔為神一樣的存在,而對於崔太敏與朴槿惠兩人的關係,全琦永牧師表示,崔太敏曾經笑著跟他說,「我與朴槿惠是靈世界的夫妻,並非肉身夫妻。」

這看似荒唐的人生軌跡,在南韓這個宗教極其發達又自由的國家,卻又似乎並非不可能。南韓的宗教人口從二零零五年開始超過五成,林林總總的註冊宗教團體超過三百個,像永世教這種未註冊登記的更是不計其數。除了正統教派,南韓還有許多似而非宗教(False-Religion),指不具備宗教組成的三大要素——教祖、教理、教團,只能說是打著宗教旗幟的組織,邪教(Heretical Religion、cult)包含在此,但邪教惡劣程度更深,可以看作是帶有宗教性質的犯罪團體。

許多華文媒體將永世教稱為邪教,但在韓國的語境下,稱之為「似而非宗教」更恰當。而目前,在南韓就有超過七十個似而非宗教團體。

韓國首爾江南區。
韓國首爾江南區。攝:Ed Jones / AFP

走在首爾最繁華的江南區商業街,不時會遇到陌生人問路,他們先是問路,再以不清楚怎麼走過去為由,請求你結伴而行,過程中,他們會不斷問你一些個人情況,是學生還是在工作,故鄉在哪裏,一陣寒喧之後,便是向你傳教。地鐵站也會經常遇到一些老人,手持寫著教義的本子,以看不清或不識字為由,請你幫忙念本子上的教義。白天在家,更會不時有人來按門鈴,說自己來自某某教會,想要跟你傳達上帝的祝福。

延世大學神學教授文相熙表示,社會、政治的混亂,經濟萎靡等大環境都會為異端、似而非宗教提供土壤。南韓宗教研究家卓明煥則從已形成宗教的角度,指出幾點似而非宗教、邪教盛行的原因,其中包括教會的制度腐敗與墮落、自由主義神學及信仰思想的鬆懈使神職人員流離徬徨,極端且封閉傾向的教會帶來的反作用等。

南韓具備上述許多條件,除了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等傳統宗教外,各種近幾十年來新成立的教派林立。自古以來韓半島就曾多次遭外部侵入,日本長達三十六年的統治,同族相殘的「六二五事件」都造成了南韓的政治、社會不安。戰爭帶來的貧困,時代巨變下的空虛,價值觀的崩塌等都為似而非宗教的滋長壯大提供了足夠的空間。西方宗教引進後,與本土傳統的薩滿教等宗教相融合,也是產生一些似而非宗教的原因。

除了這類社會原因,南韓教會也脱不了關係。對聖經的錯誤解讀,現存基督教內部的矛盾與問題——這兩點是產生似而非宗教、異端的最主要原因。可見最易被吸收進入似而非宗教的,是已入教的信徒。當教會開始出現問題,這些似而非宗教就會伺機捕獲許多不安的教徒。

南韓教會在二十世紀聞名全球,僅有五千萬人口的國家向全球派遣約一萬多名宣教士,成為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宣教國家。然而,今天,南韓教會的墮落與腐敗等問題層出不窮,越來越多的教徒拒絕去教會做禱告。

在這樣的背景下,南韓似而非宗教不斷湧現,其中不乏一些邪教,如上世紀五十年代成立的天父敎非法剝削信徒勞動,七十年代成立的邪教五大洋曾發生過三十二人集體自殺事件,但像永世教的崔太敏一樣,影響直達青瓦台核心的卻實屬罕見。七十年代短暫出現的永世教不為世人所知,但其創始人崔太敏及其家人卻在他死後的二十二年,轟動了整個大韓民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