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從朱凱廸赴英抗議,看英國對香港事務漸行漸遠

「大多數人的感覺香港是『遙遠的地方』,成為中國一部分很久了。歷史情結是有的,但不再負有道義責任。」


2016年10月12日,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日,朱凱廸手持梁君彥申請放棄英籍的文件,指事件未清晰不能接受梁參選主席。
2016年10月12日,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日,朱凱廸手持梁君彥申請放棄英籍的文件,指事件未清晰不能接受梁參選主席。攝:吳煒豪/端傳媒

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早前飛赴英國,調查新一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放棄英籍一事,並在英國內政部大樓門外舉行抗議活動。

參加活動的有6名在英香港人,葉靄瑤就是其中一人。葉靄瑤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發生前來到英國,於倫敦藝術大學修讀設計(Graphic and Media Design)。朱凱廸在英國停留的短暫30多小時中,正是她為其提供住宿。

「2014年香港發生雨傘運動,我在英國參加倫敦的聲援運動時認識了一群香港人,」她說,「那天Alex(周永康)跟我們說朱凱廸會於17號來英國,我住在學校的Hall(宿舍)裏,正好有朋友有多一間空房,我們覺得能幫上忙就幫了。」朱凱廸10月17日凌晨抵達倫敦,葉靄瑤16號才得知此事。

2014年,葉靄瑤在倫敦的聲援雨傘運動示威中,與另一名男生進行了絕食抗議。隨後在英國兩年多時間裏,她多次參加聲援香港的示威活動。

葉靄瑤認為,這次朱凱廸飛赴英國有一定的成效,但未必達到終極目的。

「我們見到了Catherine West(英國在野工黨影子外相韋斯特),把信息傳遞給關注的人,媒體也有報導這次抗議,但是否有廣泛的效果,是否算成功,這些我們都需要反思。」她也承認,由於時間倉促,「其實有很多事情,是不是可以安排得更好呢?」

向英國內政大臣盧綺婷(Amber Rudd)發出的公開信中,朱凱廸指責英國執政保守黨「渴望討好中國」,而在抵達英國後,他和參與抗議的香港人也與英國工黨影子外相Catherine West見面。

「我們希望把整件事擺上英國外務的層面上,看看工黨會不會幫手。」 葉靄瑤說,「原來我們預計不會和她談太久,20分鐘左右,但是談了半個多小時。」

朱凱廸在事後接受採訪時表示,Catherine West承諾在英國國會就梁君彥國籍一事提交書面或口頭質詢。但在隨後的英國國會辯論中,此事並沒有出現在議程中。「主要還是時間太倉促了,」葉靄瑤說,「之後阿廸(朱凱廸)有和Catherine West繼續聯絡,但不知道她是否會跟進,畢竟她也很忙,還有敘利亞之類更重要的事要關注。」

和英國在野黨相比,英國政府和執政黨方面回應寥寥。英國內政部在回應端傳媒查詢時,還提到「who is this Eddie Chu?(誰是朱凱廸?)」,並表示不會評論具體個案,隨後就沒有提供進一步的回應。

但葉靄瑤並沒有對此感到失望。「這些都是我們意料之中的,英國內政部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回覆。」葉靄瑤說。

「但有些事情,你不試一試,就不會知道結果會不會是預期之外。阿廸也是希望親身求真,看是否會有出乎意料的結果出來。就像摸象過河一樣。」

她還質疑英國政府在這件事中是否使用了酌情權,或錯誤使用酌情權?「我們是提出合理懷疑, 也不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在朱凱廸飛赴英國之前,另一名持有英籍的香港人黃忠民已根據英國《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2000),就梁君彥放棄英籍的程序寫信給英國政府,要求公開有關信息。2000年通過、2005年實施的英國《信息自由法》,賦予任何英國公民依法獲得政府信息的權利,英國政府也有義務主動公開相關信息。根據英國政府網站,英國公民提交申請後,會在20個工作日收到回覆。

黃忠民在英國居住16年,從事法律行業,他在電視上看到梁君彥拿出《放棄國籍聲明》後,隨即決定使用《信息自由法》。

「作為英國公民,我有權知道內政部是否在這件事上跟足程序,是否錯誤使用酌情權。」他在10月13日提交有關申請,得到的回覆也是20個工作日的等候時間。「當然,我也知道不會立刻得到回覆,就算是英國本地團體,想要政府公開信息,也是要一步一步來。」

10月17日,黃忠民也陪同朱凱廸一起與Catherine West見面,並在英國內政部大樓外示威。黃忠民認為,朱凱廸飛赴英國調查梁君彥英籍,採取了「很溫和的手段」,也是「正常的步驟」。

10月17日,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自發到英國內政部外請願,要求英國當局就香港新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放棄英籍程序中的爭議,作公開交待。
10月17日,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自發到英國內政部外請願,要求英國當局就香港新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放棄英籍程序中的爭議,作公開交待。八鄉朱凱廸 Chu Hoi Dick via facebook 圖片

「這件事不能說過去了就close a chapter(翻頁),」他說,「英國政府在這件事上如果誤用了程序,錯誤使用了知情權,那等於他(梁君彥)沒有放棄英國國籍,就做不了立法會主席,特別是考慮到現在香港立法會的膠著狀態,這都會引起連鎖反應。」

黃忠民還說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和英國方面直接交流,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英國和香港有一百多年的關係,法治、政體上的聯繫是不可否認的。就算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國政府也應該承認英國和香港之間的聯繫。

除了官方拒絕評論,朱凱廸本次訪英也沒有引起英國本地媒體關注。一名在英國天空電視台和CapX工作的記者認為,英國政府不會回應朱凱廸,因為這符合英方的利益,此外,英國政府也不會拿與中國的關係來冒險。

香港浸會大學高級講師、前BBC中文部主任李文有類似看法,他認為近幾年英國政府不太願意觸碰香港事務。兩年前「佔中」時,BBC曾立刻聯繫英國外交部,對方並未口頭回應,之後發布持中的文字聲明:「希望雙方克制」。完全沒有譴責。

「過去幾年是保守黨政府,卡梅倫(David Cameron)完全希望吸引對華投資貿易,顯然對中國人權、香港事務温和,甚至沒有反應。文翠珊(Theresa May)上台之後,稍有改變,但也不明顯。政府和議會從來沒有把香港當作重要事務。」

李文表示,近年唯一例外的是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他分析因為當時英國外相剛好在北京,所以才做出迅速反應,批評中國當局做法「破壞一國兩制」。

不過之後中方反應強烈,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事務屬於中國內政,任何外國都無權干涉」。

英國政府在今年十月中旬向國會提交《香港半年報告書》,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報告前言中再次提及銅鑼灣書店事件,稱極度關注香港的執法制度。特區政府回應稱,外國政府不應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

「即便是李波事件,英國媒體報道很多,但大多數人感覺香港是「遙遠的地方」,成為中國一部分很久了。歷史情結是有的,但不再負有道義責任。」李文說。

李文表示自己接觸過的英國議員很少談論香港,更多的是在談論中國大陸。以往還會有些香港問題研討會,現在也很少見。不過李文不認為朱凱廸「不明智」,因為他想查明真相。「英國內政部可以打官腔,註定無結果。除非收到中國大陸或香港官方請求。」

他認為動用《信息自由法》的做法值得一試,但就表示英國政府可能找各種理由推搪,官司可能打上幾年。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