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政經人文

邵棟:銀狐入主國家隊,只是拯救了中國足協?

恆大、足協,均在名帥上任中贏得一局,但積弱的中國足球是否能就此轉運?


中國足球協會聘用意大利著名足球教練馬些路·納比(Marcello Lippi,馬爾切羅·里皮)擔任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主教練。
中國聘用意大利著名足球教練馬些路·納比(Marcello Lippi,馬爾切羅·里皮)擔任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主教練。攝:Andy Wong/AP

10月22日下午5點46分,中國足球協會官網發布消息:自2016年10月22日起,正式聘用馬些路·納比(Marcello Lippi,馬爾切羅·里皮)擔任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主教練。

「銀狐」接受國家隊,使得許多已經對國足心如死灰的中國球迷,在胸腔內燃起微火,世界盃外圍賽僅僅存在理論出線可能的中國男足的命運,似乎又有了些微妙的變化。

納比何許人也,在執教生涯中獲得意甲冠軍、歐冠冠軍、世界盃冠軍,近年執教廣州恆大俱樂部期間,贏得亞冠冠軍,聯賽三冠王。

不過,聲名狼藉的中國足球,是否會因為世界名帥的到來而翻身?中國知名體育主持人韓喬生,22日就在社交媒體上表示:中國足球的底層已經爛了,請誰來都沒用,納比的到來,可以讓人看清到底是教練不行還是球員不行。

而這樁簽約的背後,尚有許多問題值得探討。足協為何突然簽約本已和恆大有合同在身的納比?恆大為何依然負擔2000萬歐元年薪中的大部分?最為重要的是,這樁轉會,又有誰是贏家?

教父納比的中國生涯

馬些路·納比,意大利著名足球教練。因一頭特色銀髮,而被稱為「銀狐」。納比球員生涯平淡無奇,但從1982年執教桑普多利亞青年隊(UC Sampdoria)後,便開啟了傳奇的執教生涯。

在祖雲達斯(Juventus Football Club, 尤文圖斯)執教的八年中,納比率隊奪得5個意甲聯賽冠軍、3座杯賽冠軍獎盃、4次意大利超級杯冠軍、連續3年打進歐冠決賽,並贏得1座歐冠冠軍。2006年在意大利飽受國內「電話門」假球風波影響之下,「銀狐」又率領賽前不被看好,陣容不如過去華麗的意大利國家隊奪得世界盃冠軍。

2012年5月,廣州恆大足球俱樂部聘請納比為主教練。次年,納比率領恆大獲得亞冠聯賽冠軍。恆大成為中國職業聯賽歷史上第一支獲得亞冠聯賽冠軍的球隊。

納比執教期間榮譽滿身,執教風格務實多變,紀律嚴明,同時非常善於調節球員心理。「銀狐」的外號,正來自他狡黠多智,運籌帷幄的性格。意大利球星派路(Andrea Pirlo,皮爾洛)回顧往昔時對納比定義:「超凡教練,工作無微不至又富創造力」。在恆大執教期間,也常可以看到他穩坐中軍帳中,抽雪茄的平靜表現。

納比除了出色的業務水平,還有著過人的智慧與情商。廣州恆大隊雖然有多名國腳和亞洲頂級外援,但在提升球隊氣質,增強國內球員自信心的方面,納比功不可沒。他在隊內的威望毋庸置疑,處理人際關係是他的拿手好戲。

和意大利電影中的「教父」形象一樣,納比很注重人際關係的培植。來恆大任教期間,他始終強調教練組成員,包括體能師、訓練師等,需要完全由他決定。當他合同期滿之後,也長袖善舞地運用自己的人脈,將毫無執教經驗的舊部球員簡拿華路(Fabio Cannavaro,卡納瓦羅)安排在接替他的帥位上。即便是離開是恆大的崗位,他也依然保持著和恆大以及許家印的密切聯繫,保持著自己的影響力。

帥位接替的前後虛實

納比接任中國國家隊主教練,並不出奇。2013年下半年開始,恆大就多次向中國足協推薦納比當國足主教練。恆大老闆許家印還多次創造機會撮合納比與國足:包括邀請納比為當時國足獻計、現場觀看國足比賽等等。

2013年11月15日,許家印邀請納比在西安觀看了國足 1:0 戰勝印尼隊的亞洲杯預選賽。在許家印的力薦之下,納比曾與國足走得很近。但由於某些原因,納比最終婉拒了接掌國足帥印。

今年年初,國足在世界盃四十強賽中表現不佳,時任教練佩連(Alain Perrin,佩蘭)帥位眼看不保,納比成為接任的熱門人選,然而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他卻堅持說:「始終支持佩蘭擔任中國隊主教練。」可謂滴水不漏。

高洪波卸任國家隊主教練一職後,納比官宣入主前,其實有多家媒體爆料前北京國安教練,現上海申花主教練文沙奴(Gregorio Manzano Ballesteros,曼薩諾)將會撿起這個燙手山芋。文沙奴在中超足球圈口碑甚佳,業務水平也過硬,熟悉環境,一時推為理想的候選。

而納比,已在八月份與廣州恆大俱樂部簽訂了新合同,預備下賽季重回廣州上任。這時他卻峰迴路轉,一躍成為國足的主教練。恆大俱樂部也同時解除了之前簽署的還未生效的合約,並承擔他國家隊年薪2000萬歐元中的1550萬歐元。

之後,納比在推特(Twitter)上寫到:我自豪地宣布,我即將開始一段新的冒險之旅——擔任中國隊主帥。

這段冒險歷程如何收場,尚不知曉,然而在薪酬上,納比這筆買賣絕對不虧。而就算男足仍然不出線,輿論也只會說:連納比來都帶不好,中國男足真是爛透了,納比的晚節無虞也。

中國男足:積弱背後癥結重重

中國男足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十二強賽)中目前一場未勝,一平三負,在A組六支球隊中墊底,出線形勢渺茫。然而人們激憤前,需要了解的一點是:男足本身在亞洲區四十強賽差點就沒出線,最後依靠小分優勢才僥倖擠進最後十二強,嚴格意義上說,是本組較弱的球隊。即便是名帥納比帶隊,恐怕依然是迴天乏術,畢竟在場上踢球的球員還是那些,沒可能一下子有改觀。

男足積弱多時,常常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吐槽談資,約略與英國的天氣相仿。似乎過得再不順意的人,都可以在中國男足身上找到一些優越感。如今,由於政府大力支持足球產業,輿論引導也相對正向,然而男足「不爭氣」的現狀,始終沒有改變。

更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曾經多次闖入世青賽的中國國青隊,如今已十多年都未參加過這項賽事了,今年的亞青賽上,中國國青在小組賽階段就提前出局,再度失去爭取參加世青賽資格的機會。考慮到足球人才培養有著漫長週期以及不穩定的成材率,這意味著男足如今的低谷階段,恐怕還要持續更長的時間,中國足球的寒冬遠未過去。

個人認為,中國足球至少有以下兩個嚴重癥結:

其一是足球教育與文化的缺乏。

誠如阿仙奴(阿森納)教練,名帥雲加(温格)所說:「一個好的球員,其實十三歲的時候就已經定型了。」足球運動對身體素質不突出的球員,容忍度較高。湧現了沙維(Xavi,哈維),馬達(Juan Manuel Mata García,馬塔)等身體素質相對一般,但思考判斷過人的球員。

足球人才培養更像是一種教育。不像其他運動,可以暫停畫戰術板執行跑位,足球場上的九十分鐘需要球員獨立思考的時間更多。這恐怕也是足球成為世界第一運動,並高度職業化的重要原因。舉國體制或許在職業化程度較低的女足有一定作用(隨著歐美女足職業化的發展,中國女足的成績也下滑嚴重),但在21世紀高度職業化的足球圈,中國擅長的體育人才培養機制並不完全適用。足球運動員的培養更為複雜,也需要更廣泛的社會環境。

本來,學校足球教育應該成為年輕足球人才最好的平台,比如2002年世界盃打入16強的日本隊23人名單中,包括中田英壽在內的9人都出身自高中聯賽。然而在巨大的升學壓力下,中國各級小學中學往往把運動視為末流,常常擠壓學生體育教育的時間及場地,運動教育本身就極其缺乏,並別說對場地要求最嚴格的足球運動了。全國各地,空置的校園足球場隨處可見。中國甚至有家長情願自己的孩子在家打遊戲,也不願意孩子出外運動,似乎孩子在自己眼皮底下才能安心。

而中國社會,同樣缺乏足球和運動文化,如今有些運動潮流不過是「減肥」潮而已,以美為準,而非健康。公共設施中缺乏體育場地,更別說像足球場這樣的大地塊。更何況,許多適合公共體育設施的地塊,估計早已經成為了房地產開發用地。

中國足球的癥結之二,是職業化中的短視行為。中國足球從九十年代走向職業化,省級市級運動隊由企業贊助成立,進而幾乎成為企業下屬的足球隊。像山東魯能那樣國企贊助,還稍好;一些小球隊的主贊助商一撤資,球隊就可能沒了。當年橫行國內的大連實德,隨著徐明的入獄,如今安在哉?

成熟的足球俱樂部,應該更像大型獨立公司,股權歸屬更為複雜。可在中國,絕大多數企業贊助足球隊自然是為了牟利,因此購買外籍大牌外援快速提高成績。忽略球隊青年隊的長期培養,就成為相當普遍的現象。如今,許多職業化球隊的青訓甚至比不上舉國體制時期。

本世紀初隨著中國隊的成績不佳,中超假球風波頻發,國足領隊按紅包大小安排國家隊陣容,等等。平民足球參與度下降,是不爭的事實,中國各級青年隊選拔,甚至面臨無人可選的境地:據報導,在2005年秘魯世少賽上取得第7名的1988年齡段國少隊在全國註冊人數只有234人。而到2013年2月,2000年齡段的註冊球員人數只有781人,這其中還要算上不少尚未職業註冊的孩子。

對比日本,U12-15的註冊人數近25萬,U15-18的註冊人數近17萬,U12以下的足球人口超過30萬。校園球隊與俱樂部梯隊以各自的體系並存。日本足協註冊的18歲以下青少年球員,有幾十萬之眾。而目前中國足協註冊的所有青少年球員,僅有不到萬人。在這樣的競爭中,中國成為世界足球版圖上的小國,也就不足為奇了。

銀狐入主,中國足球是唯一輸家?

回到納比入主國家隊的新聞,其中恆大的角色,頗為耐人尋味。

有報道稱:現在為了進一步幫助中國國家隊、幫助中國足球,恆大才「忍痛割愛」,與納比解除了工作合同,為納比入主中國國家隊掃清了障礙。再考慮到許家印每年要為納比額外掏1550萬歐元,人們幾乎要為恆大和許家印的善舉而感激涕零,恆大果真有如此無私的愛國主義精神嗎?恐怕未必,這筆愛國投資在商人許家印看來,無疑是划算的。

讓我們來看一段恆大女排的歷史:2009年,許家印在恆大上市前夕,投資了廣州女排,花重金贊助,並請來郎平做教練,博取了巨大曝光度。五年從無到有,恆大女排創下聯賽一冠兩亞的奇跡。而如今。郎平離任,恆大女排降級。其原因在於,許家印捕捉到了國內風向,舉重金投資了足球,恆大從女排撤走了大部分資金,只留下一小部分資金和一個冠名。於是,恆大女排註定了自由落體般的軌跡:隊員們從超豪華的恆大樓盤搬入廣東女排宿舍,公寓讓給了恆大男足隊員居住。資金的抽離,也使得之後的恆大女排沒有引進外援和內援,球隊之前的主力隊員也紛紛離隊,實力一落千丈。

許家印投資了廣州恆大足球隊之後,他和他旗下品牌的知名度水漲船高。而這次「孔融讓梨」式的教練交接,不僅愛國主義姿態漂亮,還在年薪問題上為足協爭取到了非常體面而又符合規定的價碼。而納比突然取代風傳的文沙奴擔任國家隊主帥,坊間風傳和某位熱愛足球的高層領導的直接關心有關。假若真是如此,許家印知情識趣做橋,便可贏得相當的社會和政治聲譽。每年1550萬歐元,這錢花的可不虧。

納比自然也是贏家,年薪奇高不說,也不用擔心損害名譽。中國男足不出線是正常情況,出線了才是奇跡。對於銀狐來說,交出什麼答卷都可以說得過去,反正已經不會比現狀更差了。

中國足協及主席蔡振華同樣是贏家。由於「領導特別關心足球」,足協成為危險的終南捷徑,可以得到特別關注,同時又困難重重。稀爛的國足成績作為足協領導的目下政績,自然說不過去的,對蔡振華的仕途,也有很不好的影響。如今多方運作搞定了納比,至少可以表露出「已經在限度內盡到自己努力」的姿態,面上工作至少說得過去。具體成績如何,他們也只能表示無奈。

到頭來,唯一的輸家,反而可能是中國足球。雖然許家印掏了許多錢,但足協負擔的每年450萬歐元,也同樣不是小數目。羊毛出在羊身上,其他人才培養方面的開銷勢必削減,對於積弱的中國足球,絕不是件好事。

國足聘請納比擔任主帥,彷彿危重病人嗑人參鹿茸,大略可延命少少,但究竟治不了根本。

(邵棟,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博士)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