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Note 7是三星共和國的滑鐵盧嗎?死忠粉不肯退貨

Note 7事件勢必撼動本就陷入萎縮的南韓出口。


2016年10月11日,南韓首爾,一個人在Samsung商店內看Note 7手機。
2016年10月11日,南韓首爾,一個人在Samsung商店內看Note 7手機。攝:Ed Jones/AFP

「請問手上有攜帶三星Galaxy Note 7嗎?因為有出現安全事故可能性,不能帶上飛機或託運。」首爾金浦機場早班的航空公司登機櫃台,韓籍職員一一向乘客詢問確認。

曾被視為三星嘔心瀝血、登峰造極打造的新機種Note7,上市後一度成為搶手貨。可不到兩個月時間,卻成為人人喊打、有「爆炸威力」的過街老鼠;更令南韓政府緊張的是,全國經濟也可能因此受波及。

另一邊,死忠粉們卻不願退貨。「同事用iphone6拍出來的照片和我用三星Galaxy Note7拍出來的照片,清晰度相差大約三倍,這大概就是大家都不願去退貨的原因了。」

這是社交網絡instagram上一名南韓用戶十月二十四日的貼文,距離三星公布正式召回細則已過去了十餘天,但這名用戶並沒有要拿去退貨的打算。有趣的是,這並非個案,note 7出現爆炸,被大眾戲稱為「death note」(編者註:影射日本漫畫《死亡筆記》,一旦名字被寫上死亡筆記,就必死無疑。),但仍然有不少用戶選擇繼續使用這款手機,其中以南韓用戶居多。

三星在南韓人日常生活中佔的比重之大,令西方媒體戲稱南韓為「三星共和國」。Note7會成為「三星共和國」的滑鐵盧嗎?還是會在死忠粉的支持下復甦?

新旗艦成「行走的炸彈」

「好險沒衝動購買,不然這樣換貨來換貨去真麻煩,還得提心吊膽會不會突然又爆炸。」今年33歲,在首爾蘆原區從事美髮業的俞晟賢慶幸地說道。

俞先生時常關注各牌手機性能與市場動態,現有的LG手機用了兩年多,最近存了些錢,正物色新機種,他表示:「Note 7不論外觀和功能都很吸引人,實際摸過後也好想下手,沒想到會出現這麼恐怖的安全問題,與其還要等下一代的機子出來,倒不如換iPhone算了。」

事實上,新推出的iPhone也傳出數例起火與爆炸事故,目前蘋果公司也展開調查。在南韓,許多專家認為,蘋果與三星相繼使用內置型鋰電池,追求電池容量「越大越好」的同時,又不斷減少機型體積,並增加更多功能;鋰電池本身已有不穩定性,新款手機負荷又有所增加,是導致意外頻傳的可能原因。

但與蘋果不同的是,三星生產的手機,從平價到高檔的生產線全包,除與蘋果競爭,還要力抗中國小米與華為的夾擊;在韓民族「求快」的處事風格下,讓三星在研發與測試機種安全的時間,都處於急迫狀態,這次付出龐大代價。

三星事件會「鎖喉」南韓經濟嗎?

三星電子自身評估,Note 7「絕種」事件,會對公司今年第4季與明年第1季帶來3兆韓元損失,加上斷貨、回收與對消費者的補償,合計約7兆韓元(約417億港幣),這也讓南韓政府繃緊神經,「Note 7斷貨造成南韓經濟停滯」的恐慌,油然而生。

南韓經濟副總理柳一鎬,在最近一次政府經濟會議上說道:「Galaxy Note 7中斷生產與現代汽車罷工的影響,對撐起南韓經濟的手機與汽車業,造成生產與出口的負面影響,令人憂慮。」他並表示,對因此陷入困境的中小型合作業者,政府不會省下對他們的支援,將一同克服難關。

事實上,三星電子在生產與販售手機的過程,包括研發與設備投資、零件供應商、負責管理生產線的業者及中下游通路在內,有1000多家中小企業受影響。接連兩次回收、換貨與斷貨,讓這些公司血本無歸,損失達1兆韓元。 雖然三星表明將對中小型合作業者提供補償支援,但對出口造成的打擊,恐怕難以挽回。

南韓統計廳評估,Note 7的斷貨,足以讓全國第4季經濟成長率下跌0.2%;而根據南韓央行(BOK)估算,南韓7-9月、也就是第三季國內生產總值(GDP)較前季增長數字,也不過為0.7%。

去年,三星電子總體營業額為200兆6500億韓元,佔南韓GDP的13.8%,其中,智能手機所屬的IT及行動裝置部門所佔比例是103兆5500億韓元,佔三星電子營業額超過一半,手機產銷已為南韓經濟貢獻驚人份量。

南韓依靠三星集團「維生」,三星集團又靠三星電子「支撐」。這樣的體系,只要三星手機產銷出現差池,南韓經濟發展與各項指標就會被評估不樂觀。

2013年就曾發生,南韓的出口成長率,扣除三星份額後,立刻從正轉負的現象。

「原本三星計畫在今年第4季賣出約8百萬台的Note 7,現在全付之一炬了。」曾任三星電子主管多年的NH投資證券半導體分析師李世哲(Peter Lee)對端傳媒記者說道。

李世哲分析稱:「為了出口手機,三星電子已投入大筆資金;而Note 7事件,不只是對三星自己,對國內手機整體輸出來說也有影響。若說三星佔南韓智能手機市場出口額70%的話,預估Note 7會對國內出口額的7%造成打擊。」

「比起金額,我認為品牌形象受到的損害,是無法估計有多大的,所以現在他們必須想辦法讓S8變得更好。」李世哲說。

「目前只能靠Galaxy S7來撐了。」一名任職三星總部的人士向端傳媒記者說道,「目前公司感受到的氣氛,是傾向讓下一代S8能比預定時間提早推出。」

三星近日訂出新的補償方案,若消費者現行換貨S7,則明年第1季推出的S8,將可獲半價折抵優惠。

只是,在Note 7起火爆炸原因還未釐清的當下,三星對全球消費者造成的衝擊與負面觀感,勢必得靠革新企業內部決策體系,放下急速求快競爭的腳步,建立以安全為前提的產品研發來挽回。

一位女士站在Samsung總部大門旁。
一位女士站在Samsung總部大門旁。攝:Daniel Kalker/Picture Alliance via Imagine China

戲謔歸戲謔 使用歸使用

十月十三日,三星正式發布召回細則的當天,Joungsup在網上貼出了一張Galaxy Note 7的照片,還戲謔地在下面附加了包括「炸彈」在內的一串文字。對於手機會不會真的爆炸,他似乎完全不擔憂,「我完全沒有換機或是退貨的打算。」Joungsup之前一直使用LG品牌的智能手機,Galaxy Note 7是他購入的第一部三星智能手機,「用了三星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選三星,我想我以後應該也會繼續用三星」。

三星的Galaxy Note系列,近幾年來一直是最值得期待的Android產品之一。Galaxy Note 7在發售初期,被許多消費者乃至業界稱為完美之作,美國知名科技博客The Verge給了 Note7 歷史最高分—九點三分,稱Note 7是最好的大屏手機。雙曲面屏、虹膜識別、出色的攝像頭,防水功能都讓這款手機達到了令人驚歎的地步。遺憾的是,即便是再高的配置與顏值似乎也抵不過它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這件事實。三星不得不在全球大範圍召回Note 7,媒體也大規模報道note 7爆炸事件給三星帶來的衝擊。

然而,南韓消費者對Galaxy Note 7似乎並沒有特別反感,對此次事件並沒有那麼敏感。

正式召回開始後的十天裏,南韓消費者的更換率不足百分之十,仍然有近五十萬台Note 7在使用中,而選擇換機的用戶也大多換成了三星品牌的其他機種。

「其實是因為沒有什麼選擇啦」,這是Joungsup給出的不更換手機的原因:三星目前沒有可以與Galaxy Note 7媲美的手機,但其他品牌的性能又不如三星,「iPhone雖然在南韓也公開發售了,但應該用不慣吧。」對於像Joungsup一樣長期使用Android系統的用戶來講,從頭適應蘋果的iOS是需要時間的,而用戶習慣一旦形成,便很難改變,這也是三星手機多年來持續稱霸南韓的原因之一。

作為南韓規模最大的財閥集團,三星幾乎包攬了各行各業,特別是在智能手機這一市場,中小企業很難有生存空間。如此情況持續了多年,南韓消費者的選擇自然也就越來越少了。

面對三星危機 媒體態度值得玩味

不僅是消費者,對於三星這個巨頭,南韓媒體的態度也變得非常曖昧。

相對保守的媒體認為,三星在南韓經濟地位舉足輕重,不少媒體受愛國心的驅使,並沒有大肆批評和反對三星。更有學者跳出來說,現在這個局面出來批評三星是毫無意義的,敦促三星早日找出爆炸原因,才是當務之急。

另一方面,三星作為南韓最會營銷的企業,每年投入超過百億美元的花費進行廣告、營銷活動,對於媒體來說,是否會失去這筆廣告收入,也是小心翼翼操作相關新聞的重要原因。所以跟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媒體比起來,主流韓媒對這次三星note 7危機,並沒有過多的批評和質疑,反而是在淡化嚴重性,甚至肯定三星的態度,三星似乎牢牢吃定了南韓消費者和輿論界。

《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在十月十一日發表了一篇題為《Galaxy Note 7危機讓居住在三星共和國裏的南韓人大為緊張》(South Koreans live in 'the Republic of Samsung,' where the Galaxy Note 7 crisis feels personal)的報導,文中講到三星在南韓無處不在,南韓人可以在三星建造的公寓裏,喝著從三星冰箱裏拿出來的飲品,觀看三星電視,外出時則可以用三星的信用消費。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早在四年前就提出過「三星共和國」這一說法,在它一篇題為《南韓,三星共和國》的報道中,引述了一些南韓人的說法,講人們完全可以居住在一個只有三星品牌的世界裏。雖然這不過是句玩笑話,但卻真實地反應出三星佔據南韓產業壟斷地位的事實。

其實不止是三星,在財閥(chaebol)橫行的南韓,壟斷市場以及產業的大集團隨處可見。在南韓,財閥指由家族企業發展起來大型綜合企業集團,通常保持家族式經營,外人很難進入核心管理層,除三星之外,現代、LG、大宇、樂天等都是家喻戶曉的財閥。

兩韓戰爭後,為發展國內經濟,時任總統朴正熙大力扶植財閥。從那時起,大財團逐漸在南韓經濟中佔據霸主地位,並與政府利益不斷糾葛在一起。這種局面也造成了嚴重的貧富差距與官商勾結,政治獻金、非法避税、有時甚至介入政府高層乃至總統競選,荒唐事件比比皆是。

連綿不斷的醜聞讓許多南韓民眾感到憤怒,但諷刺的是,在聲討這些大財團的是同時,國民卻又因其龐大的規模、在經濟中的地位,給予這些大集團足夠的信任。Joungsup說道:「三星佔南韓GDP比重很大,這樣的大企業他們一定會給出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就算情況惡化,政府也一定會出面解決。」

可是三星這樣的大企業至今仍未揭露誰該為Note 7問題負責,是研發與工程單位、經營層的溝通不善,還是有人故意隱瞞可能存在的缺陷而執意上架?無論是哪一種如何,Note 7安全事故決策過程,已暴露出三星電子內部的嚴重管理問題,無法回避。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