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全會 大陸

盤點十八大以來中共高層換血:下馬的和上位的都是誰?

我們目睹了中共黨史上最大規模的反腐運動,上百萬人被處分,核心權力層大換血。舊派系如何崩解?平均年齡不到60歲的34位新生代重要官員又是誰?


中國軍方人員在天台上監控著天安門廣場。
中國軍方人員在天台上監控著天安門廣場。攝:Feng Li/Getty Images

10月24日到27日,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六中全會)拉開帷幕。2017年十九大的召開日期料將宣布,那是總書記習近平的第二屆任期開端,也是核心領導層換班之時。

十九大上,除非68歲退休的不成文常規被打破,否則,目前組成中國最高領導層的7名中央政治局常委,除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外,均要退休,包括明年69歲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同時,今年底到明年初,縣鄉市州省至全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將進行換屆選舉,地方官員也將陸續調整。

為這一輪調整鋪開前路的,是2012年11月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共啟動的歷史最大規模的反腐運動。根據中紀委數據,從2013年到2016年6月底,中國受到黨紀、政紀處分的官員人數達91萬3000人,並一直波及到負責選舉產生政治局常委的中央委員會。數據顯示,十八大後落馬的112名省部或以上級別黨政官員中,包括現屆中央委員會中的10名中央委員、13名中央候補委員。

六中全會開幕之時,端傳媒詳細盤點過去三年半落馬的高階官員,並追蹤新上位的34位重要官員布局,試圖解讀在未來五年,中共高層政治力量重新排布的端倪。

反腐浪潮中,哪些舊派系崩解?

反腐運動的一大特色,是習近平明令的「老虎」、「蒼蠅」一起打,中央委員會首次遭到「反腐大地震」。作為中共核心權力機構,中央委員會的震蕩,上達前任政治局常委,下達各種「幫」、「派」、「系」的同盟合夥,牽動深遠。

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的205名委員中,從2013年9月公布的前國資委主任蔣潔敏,到2016年9月公布的前天津市委書記黃興國,已有10人落馬;171名候補委員中,從2012年末公布的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到2016年5月公布的前江蘇省常務副省長李雲峰,已有13人落馬。今年8月26日,香港《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報導,解放軍聯合參謀部副總參謀長、上將王建平被捕,如官方確認,他將成為習近平上台以來打下的第11名現屆中央委員。

本輪反腐還打下了至少7名十七屆候補中委或以上級別的「老老虎」: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蘇榮、白恩培、李崇禧、楊剛。上述23名落馬「現任」,幾乎都可以與這批「前任」扯上關係。

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十八屆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
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十八屆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圖:端傳媒設計部

7名「老老虎」中,至少有3人──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與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關係密切。

周、徐、郭三人進入權力頂層都離不開江澤民的青睞和提拔。據《紐約時報》報導,2004年,徐和郭曾反對已經卸任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務的江澤民辭任中央軍委主席,徐郭兩人由此被視為江澤民留在中央軍委的兩名「代理人」。習上任以來,圍繞他們展開的行動,成為反腐向軍隊推進的鐵腕宣示,並捲出不少後勤腐敗、買官賣官的弊案,如前空軍政委田修思。在軍隊之外,周永康則是當之無愧的「大聯繫人」。在10名落馬中央委員中,至少有6人據報與周永康有關聯,13名落馬候補中委中,則有4人,這些人的落馬還在這場反腐運動中創下多個「第一」。周永康的權力網絡以「石油幫」、「四川幫」、「秘書幫」、「政法系」為四大支柱,其中「秘書幫」貫穿在其他三大支柱中,從與周相關的落馬中委和候補中委的仕途經歷可見一斑。

周永康的關係網中另一名關鍵人物,是在十八大前就被「雙開」、立案的前重慶市委書記、十七屆政治局委員薄熙來。據《金融時報》和《華爾街日報》報導,2012年,周永康和江澤民都曾試圖力保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不受處分或刑事檢控。

2015年1月,中國高層政圈消息靈通的《鳳凰週刊》封面報導《中共向結黨營私宣戰──周永康六大罪狀解析》中寫道,周永康和薄熙來兩人曾在一次密談中,徹底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還表示要「大幹一場」。報導稱,該細節尚無法從官方得到求證。但在當年3月18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人民法院工作年度報告2014》中提到,周永康、薄熙來等人「搞非組織政治活動」,「破壞黨的團結」。這是官方首次提到「非組織政治活動」一詞,體制內外的分析多認為這代指在黨內「拉幫結派」。

在落馬的10名現任中委裏,有2名軍中要員被指與薄熙來有關聯,一個是曾任成都軍區副司令的中將楊金山,一個是曾任空軍政委的上將田修思。

在10個落馬的十八屆中央委員中,落馬前職務最高的原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也被捲入周案漩渦。令計劃之子令谷,於2012年3月18日深夜在北京發生的一起法拉利車禍中身亡,當時車上還有2名少數民族女大學生。與周永康關係密切的落馬中委蔣潔敏、周本順,都被指與為此車禍善後有關,令計劃的仕途也在這個深夜之後,急轉直下。此外,周永康、令計劃、周本順的罪名,都包括罕見的竊密、泄密。

如果說周、郭、徐、薄等案,標誌著前朝舊勢力的崩落,令案的另一層深意在於,新勢力將以不同於過往預期的方式誕生。

令計劃的落馬被視為「團派」遭受的極大打擊,震動了中共後備幹部培育輸送機制。

令計劃從共青團系統入仕,浸淫20年,之後進入中共機要——中央辦公廳,一度是「團派」(由共青團經驗顯著的官員組成的派系)的最強新星。在「團派」領袖胡錦濤擔任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時代,令計劃獲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被稱為胡的「大內總管」。令的妻子谷麗萍和其他親人,藉助共青團的體系和令的權勢做生意,也成為令案中官商勾連的一條主線,比如落馬的十八屆候補中委余遠輝,據《鳳凰週刊》報導,就通過一位官員與谷麗萍結識,並引進谷利用團系統上搭建起來的「中國青年創業國際計劃」。

政情觀察和分析人士一般認為,令計劃的落馬讓「團派」遭受極大打擊。共青團一向是中共黨政幹部後備軍培養地,「團派」政治勢力隨著中共在上世紀80年代啟動的「幹部年輕化」而起,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胡錦濤都被視為「團派」領袖,現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則均位列大將。2012年十八大中共第五代領導集體亮相前後,外界仍關注「團派」中有哪些強人——比如現任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黑龍江省省長陸昊等——能在此後10年間完成關鍵躍升,並在二十大晉身第六代領導層。

但2016年2月,中紀委罕有地批評共青團中央存在「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問題。目前,共青團正在積極地進行「改革」,並轉身耕耘網絡戰場,成為民族主義輿論旗手。甚至有觀點認為,現在官場中有「共青團經驗」的官員,但已無「團派」。今年9月30日,路透社引述3名消息人士報導,習近平決意阻截「團派」,以另選他人上位。

除了「團派」的背景之外,隨著令計劃在政壇羽翼漸豐,以他出身之地山西為總基地的官商權力網絡「西山會」亦崛起,他的落馬也引起了山西官場的塌方式陷落。落馬的現屆候補中委、原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就是「西山會」的成員之一,9月18日,陳川平與令計劃的哥哥令政策(原山西省政協副主席)等人一同被提起公訴,陳川平一審被控受賄91萬元、造成國資損失9億餘元。

落馬的23名十八屆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中,分別有1人和5人目前未有明確的與「老老虎」的關係被披露。一名中央委員是原天津市委代理書記黃興國。2003年前,黃興國一直在浙江任職,習近平主政浙江之後不久,黃興國就被調到京畿直轄天津擔任市委副書記和副市長,一度被視為前途官員。今年年初,黃興國也是最早喊出「習核心」的省部級高官之一。

另外五名中央候補委員分別是廣東的萬慶良,有分析認為他落馬是廣東揭陽官場腐敗窩案的延伸;北京的呂錫文,她是23人中的唯一一名女性,或涉北京金融街的地產開發;山東的王敏、江蘇的仇和和李雲峰,這三個人都與江蘇官場的震蕩有關,王敏和李雲峰都被指與落馬8年仍被查的江蘇省委原常委趙少麟及其子、地產商趙晉有關聯,李雲峰和仇和都曾擔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江蘇任職時期的秘書,加上江蘇是許多前任領導人的家鄉或曾經主政地──比如江澤民、周永康、丁關根、回良玉等,外界對於江蘇官場的陷落格外關注。

新上任的34名重要官員,他們是誰?來自哪裏?

已處分數以十萬計幹部的中共,迫切需要政治上絕對忠誠可靠的「新軍」,維持管治機器的有效運作。

2014年6月到2015年4月,徐才厚、周永康、令計劃、郭伯雄先後被查,同一時期,「政治規矩」、「不得妄議中央」、不得搞「團團夥夥」、不得「對組織不老實」、「姓黨」等要求陸續出現,到2015年末更演變成「向黨中央看齊」、「習核心」、「核心意識」等。習近平將「全面從嚴治黨」列入治國方略,2016年7月26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六中全會的主要議程亦包括「制定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這也是繼文革剛剛結束的1980年之後,時隔36年,「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再次成為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的議題。

誰是可以信任的「新軍」?從34位在十八大後仕途惹眼的官員軌跡來看,曾與習一起共事,似乎是重要的考察窗口。

基於公開報導和過往資料爬梳的不完全統計,十八大之後,習近平的舊日相識、主政過的地方的老部下,陸續在中央機構、國家部委和省級地方佔據要津。這些要職,包括了在習近平上台之後積極組建和親自擔任組長的數個「中央領導小組」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日常工作的辦公室主任、副主任。

習近平是「紅二代」,父親是「中共八老」之一的習仲勛。70年代,習近平在陝西做過知青,80年代初在河北,做過正定縣縣委書記,1985年到福建,曾在廈門、寧德、福州任職,官至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90年代末、21世紀初,他在清華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之後到浙江擔任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委書記;2007年曾短暫到上海,擔任上海市委書記,同年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和中央黨校校長,2008年再兼任中國副主席,2010年兼任中央軍委副主席。

十八大後「官場新力量」從哪裏來?
十八大後「官場新力量」從哪裏來?圖:端傳媒設計部

從2012年開始被逐漸提拔的這34名官員,根據官方公開簡歷,大致統計為福建背景最多,有11人,浙江次之,有10人。其中蔡奇和黃坤明都是先在福建、後在浙江,在統計時均僅計入福建一組一次。其他官員則是與習近平在不同軌跡上有所重疊:上海4人,中央4人,舊識2人,清華2人,河北1人。

受到習近平提拔的浙江舊部在官場有「之江新軍」之稱。2003到2007年習近平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在黨報《浙江日報》上以「哲欣」為筆名,發表「之江新語」專欄,黃坤明據信為此提供了不少協助,兩人在那幾年頻繁交流觀點,2007年,黃坤明獲任浙江省委宣傳部部長。習近平浙江時期的「筆桿子」舒國增,十八大後獲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中財辦)副主任。「之江新語」刊出時期負責浙江省宣傳工作的陳敏爾,現任貴州省委書記、中央委員。

習近平在中央機構,比如中央軍委辦公廳、中央黨校等認識的官員被歸入「中央」一組,其中最為神秘的是習近平的頭號「軍事大秘」、中將秦生祥。習近平上任中央軍委主席之後,秦獲提拔為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今年又兼任軍委改革和編制辦公室主任,成為唯一一個在本輪軍隊改革中,兼任兩個軍委職能部門「一把手」的高級將領。秦生祥曾在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總政治部任職,但中國軍方官員的履歷向來神秘,難以確定秦生祥與習近平的交集。1979到1982年,習近平曾擔任中央軍委辦公廳秘書,2010年進入中央軍事委員會,都有較大機會與秦相識。

被歸為習近平「舊識」的兩人是劉鶴和李希。據報導,上世紀60年代,劉鶴與習近平曾是中學同學,目前擔任中財辦主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被視為習近平政府的「首席經濟智囊」,曾主持修訂過11個國家產業計劃,是十八屆三中全會全面深化改革決議的重要執筆人。習近平也曾公開表示,劉鶴對他「很重要」。李希目前擔任遼寧省省委書記。上世紀80年代,李希曾是80年代擔任甘肅省委書記的李子奇的秘書,習近平父親習仲勛是李子奇的老上司,李子奇每年都會去探望習仲勛,李希隨行。

被政治運動打斷了正常求學的習近平在1998到2002年曾在北京清華大學修讀「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在職研究生,最終獲得法學博士學位,相信在這段時期與他相識的2名官員被歸入「清華」一組,一是中組部常務副部長陳希,一是陝西省委副書記、省長胡和平。

陳希與習近平在1975年到1979年都在清華大學化工系學習,1998年習近平在清華進修時,陳希是清華大學的黨委常務副書記,2002年習近平畢業時,陳希升任大學的黨委書記(副部級),2008年獲任教育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接替陳希擔任清華黨委書記的就是胡和平,2013年胡和平離開校園、「空降」浙江時,則接替蔡奇擔任省委常委、組織部長。

十八大後官場新力量
十八大後官場新力量。圖:端傳媒設計部

從圖表可見,這34人目前的職位排布呈現「啞鈴狀」:15人在黨和軍的中央一級機構任職,14人擔任省部級地方大員,只有5人在國家部委任職。唯一一名沒有確定頭銜的人是「微博大V官員」蔡奇。2014年3月被免去浙江省副省長職務之後,蔡奇在官場有如「神隱」,有消息稱他很可能擔任新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但官方至今未有公布他的職位,不過今年4月出版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幹部讀本》中,蔡奇是編委會裏排名第一的副主任。

15名在中央機構、最為接近權力核心的官員,來源分布比較平均,中央、上海、浙江、福建各有3人,這15人中有2名中央政治局委員,一名是栗戰書,另一名是王滬寧。這兩人在十九大召開時分別是67和62歲,未達68歲的退休線,有望往權力頂尖再進一步。

習近平在河北正定縣任職時,栗戰書在旁邊的無極縣任職,兩人相識至今近30年。2012年令谷車禍之後,栗戰書接替令計劃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成為習近平的「大內總管」。和習近平相似,栗戰書本人也是「紅色後代」,爺爺、父親、叔叔都曾參加中共領導的革命,也曾在60年代做知青務農,70年代以「工農兵學生」身份回城讀書,他與習近平共同的人生經歷和「紅色情感」,一直被政情分析視作他能獲習重用不可或缺的因素。

王滬寧則被稱為「三朝帝師」,現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深改辦)主任、中央政策研究室(政研室)主任。作為中共頂級智囊,上海學者王滬寧在江澤民時代獲得賞識,擔任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組組長,在胡錦濤時代成為中央政研室主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到了習近平時代,他躋身25人政治局,前後不夠20年。作為最接近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政治學者,他曾參與起草江澤民和胡錦濤的政治遺產理論「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如今又成為統籌中國全面深化改革的領導小組的日常機構掌門人。

有意思的是,在國家部委任職的5名官員,來源全部是福建,其中2人在公安部,一個是副部長王小洪,一個是紀委書記鄧衞平。

現任公安部副部長、北京市公安局長的王小洪,在習近平擔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擔任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習近平離開福州,擔任福建省委省政府要職時,王小洪一路上升,歷任福州市公安局局長、福建省公安廳副廳長。2013年王小洪調任河南省公安廳廳長之後,對鄭州「皇家一號」夜總會進行了查處,轟動一時,2015年王小洪進掌京城公安,今年兼晉公安部副部長。目前擔任公安部紀委書記的鄧衞平,在習近平任職福州期間,曾出任福州幾個區的區委副書記、書記,之後還曾擔任福州市國家安全局局長、福建省國安廳副廳長、福建省紀委副書記等職務。

與劉鶴同在國家發改委擔任副主任的何立峰,在習近平擔任廈門副市長期間在廈門踏入仕途,曾在習近平之後擔任福州市委書記,2001年進入福建省委常委,成為習近平作為副書記的班子成員。習近平是第一個擔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中共總書記,去年獲任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今年任澳門中聯辦主任的王志民也曾長期在福建任職,八九十年代曾在福建省委辦公廳擔任蔡奇的下屬。現任國家能源局副局長的鄭柵潔,和何立峰相似,在廈門開始仕途,習近平離開福建之後,他繼續上行,歷任廈門市發改委主任、福建省發改委副主任,並於去年成為福建省副省長,僅半年就被調入國家能源局。

在省級地方大員14人中,有一半有在浙江與習近平共事的經歷,他們分別在貴州、吉林、浙江、江蘇、山西、上海和廣東。其中江蘇省委書記李強和山西省委副書記、省長樓陽生都是今年剛剛獲任新職,而且任職地都是在反腐中發案嚴重地區。

14人中唯一一名來自「中央」一組的是李書磊,習近平擔任中央黨校校長時,李書磊是副校長。李書磊是習近平的「文膽」之一,2014年10月中共文藝座談會上習近平的講稿據報就是李書磊起草的。2014年,北京大學畢業之後即進入中央黨校工作的李書磊第一次離京,到福建擔任省委常委和宣傳部長,今年返京,擔任北京市委常委、紀委書記。地方交流、曲折向上一向被視為中共官員爬升的主要路線。

整體而言,這34名官員非常年輕,到2017年十九大召開時,他們的平均年齡尚不滿60歲,其中最年輕的、現任中央軍委辦公廳副主任鍾紹軍,生於1968年,明年才49歲。而且34人中,有2名政治局委員、6名中央委員、7名中央候補委員,其餘19人尚未進入中央委員會,這意味著,這批官員將在高層有較長的潛在發展期,按照五年一屆計算,他們中不少人可望跨越二十大。

除了前述鍾紹軍,十九大召開時,超過62歲的只有6個人:中辦主任栗戰書、中財辦主任劉鶴、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中組部常務副部長陳希、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何毅亭、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

反腐是一種「自淨」手段嗎?

舊派崩落,新軍上陣,過去近4年,是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以反腐為主要手段進行的最大規模官場換血。

從1945年4月召開的中共七大,到2012年11月的十八大前,因受罰而被逐出中央委員會的有8名中央候補委員、27名中央委員,但十八大至今,已有13名中央候補委員和10名中央委員落馬,為前面67年總和的65%有多,也超過了這期間的任何一屆中央委員會。

有分析認為,反腐展現了中共長期具備的「自淨」能力仍然強大。不過,反腐作為一種「自淨」手段還相當年輕,過去很長一點時間,黨內的「污點」會被直接以「反黨」、「篡黨」、「反革命」等方式「淨」掉。

1949年以來,非正常去職的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
1949年以來,非正常去職的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圖:端傳媒設計部

觀察1945到2016年被逐的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被中紀委所指控的罪名,不難發現,在這一權力層級上,「反腐」在90年代才出現,進入21世紀,中紀委開始指控私生活問題,比如「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而十八大之後,指控更加多樣和細緻,還出現了一批新詞,比如「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妄議中央」、「進行非組織政治活動」、「全面從嚴治黨不力」等,從明刀明槍的打倒「反黨」、「反革命」,到反面強調「黨中央權威」。

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之前,被逐的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多因被指反黨、政治路線錯誤,尤其是1945年到1977年間,涉及高層政爭的用詞尤為激烈。1977年之後大約10年,把黨爭權鬥直接寫在處置決議上做法銷聲匿跡,直到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反黨/政治路線錯誤」類的罪名再次出現在對趙紫陽和鮑彤的處置上,如「趙紫陽在關係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犯了支持動亂和分裂黨的錯誤……」。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成為第一名被指控泄密的中央委員。

1992年中共十四大以來,「反黨/政治路線錯誤」類和「泄密」類罪名不再出現,「濫權瀆職」「貪污腐敗」這樣的典型「反腐」罪名成為主流,落馬的官員一般會被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等投入監獄,如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的陳希同。

十五屆中央委員會中,落馬的全部都是候補委員,沒有中央委員,包括中共黨史上第一位因貪腐被撤職的中央候補委員許運鴻、捲入湖北康賽集團股票上市事件的徐鵬航、廈門遠華案中最高級官員之一石兆彬、被指在主政雲南期間受賄的彝族省長李嘉廷、原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雪冰。

這個時期,當局開始作出針對官員私生活作風的指控,比如李嘉廷被指與有夫之婦通姦,王雪冰被指「生活腐化、道德敗壞」。這一「套路」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之後10年延續了下去。比如2007年10月十六屆七中全會上被撤的原上海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陳良宇,除了被指控受賄、濫用職權、玩忽職守,還被指「利用職權玩弄女性,搞權色交易」。2012年11月十一屆七中全會上被撤的原政治局委員薄熙來,有一項罪名是「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與薄同期被撤的原中央委員劉志軍,被指道德敗壞,生活腐化墮落,接受性賄賂。

十八屆中紀委在罪名方面空前地多元和細緻,傳統的索賄受賄、濫用職權罪名更加細化,比如楊棟樑被指「出國期間擅自改變出訪計劃和路線」、「長期接受私營企業主安排的高消費娛樂活動」、「違規多佔住房」等,而針對官員的私生活指控,則多了如指控李春城的「封建迷信活動」、指控朱明國的「嚴重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等。

「泄密」的指控也重出江湖。周永康、令計劃、周本順的罪名均涉及泄密。

此外,雖然「反黨」、政治路線錯誤等指控不再直接出現在中紀委的通報中,但十八大之後中共黨建中提出的「八項規定」、「政治規矩」、「不得妄議中央」等政治要求,都迅速轉化為新的罪名。如令計劃被指「嚴重違反黨的政治規矩」,陳川平被指「無視黨的政治規矩和組織紀律」,萬慶良被指「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潘逸陽被指「進行非組織政治活動」「不如實向組織說明問題」「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等……

去年10月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已經將不得妄議中央大政方針、不得在黨內培植私人勢力、不得對抗組織審查等「政治紀律」寫入,同時規定領導幹部不得參加「老鄉會」、「校友會」等非註冊的民間組織。

即將召開的十八屆六中全會,將審議《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在處分了上百萬黨員幹部,高層人馬大換血之後,中共可以成功「自淨」嗎?

六中全會 中國大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