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王逝世 觀點

沈旭暉:泰王辭世,政治博弈與政體的未來

泰王病逝,舉國同哀,政潮亦隨之而來。究竟未來局勢會怎樣?主要玩家又有什麼選項?


泰國民眾手持泰王普密蓬的肖像。
泰國民眾手持泰王普密蓬的肖像。攝:Sakchai Lalit/AP via imaginechina

泰王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j, 1927-2016,蒲美蓬)病逝,舉國同哀,政潮亦隨之而來。究竟未來局勢會怎樣?主要玩家又有什麼選項?

首先,軍政府此刻當權,也就具有造王能力,相信不會不表態支持王儲繼位。但王儲從前與軍隊的眼中釘他信(Thaksin Chinnawat,塔信)交往甚密,軍政府即使要支持王儲,也會同步確保自己的既得利益不會被剝奪。由於軍政府對王儲不會完全信任,對權力的控制只會進一步收緊,而且還政於民的期限可能延長,直到利益確保得到制度性保護為止。這段時候,民間種種活動,可能面對更大打壓。

王儲由於需要軍方支持,相信短期內不會把他信勢力拉回朝;但長遠而言,他要不成為傀儡,很難避免提拔新人。假如軍政府收緊管治,新王有可能和軍隊達成分權秘密協議,也可能借助民間或他信力量制衡軍隊,而以前者可能性較大。起碼在民眾眼中,除非新王明確表示對軍方不滿,否則雙方會是命運共同體,新王也可以通過提拔軍方後起之秀,來減低元老的影響,又能安撫軍方集團。所以,這段時間應該還是平穩的。

他信陣營相信不會主動出擊,只會謀定而後動,以免惹人不尊重泰王的口實。但假如軍政府收緊控制,而經濟未有起色(短期內恐怕也不會有起色),反對派只會乘機爭取更多民意,未來兩大陣營對壘只會更佔優。而無論拖延多久,畢竟還是會選舉的,屆時就是展示力量的時候。

諷刺的是,由於兩大陣營都有理由相信新王不會完全站在自己一邊,一個強而有力的新王,都不會令自己安心,雙邊陣營內的激進派系製造事端,就在情理之中。一年多後,兩大陣營攤牌的時候已到,其間小規模攪局行為像炸彈爆炸等,恐怕會不定期出現。一旦形成選舉僵局,泰王沒有能力一錘定音,整個君主立憲制度都會面臨挑戰。但假如泰王能令兩派合流,組成聯合政府,卻會是民望瞬間暴升的契機。這樣的機會有多大?心中有數。

事實上,泰王德高望重,並不一定是歷史常態,現任泰王之前的一段歷史(1932年,泰國革命,國王權力大幅度下降,拉瑪七世退位,八世柔弱而神秘被殺),不妨重溫。目前軍方把限制言論的政策,都以防止褻瀆王室之名進行;而反對派針對軍隊專權的批評,未來也可能把新王捆綁在一起,都令王室的聲望很難長久不墮。

假如廣孚人望的詩琳通公主能公開承擔顯要象徵角色,還可能幫助新王穩定局面,否則泰國這個特殊的「強人式君主立憲政體」要持續,實在困難重重。

(沈旭暉,香港國際關係學者)

泰王逝世 泰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