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Movie x 時尚

Angela Yuen 袁澧林:第一次的身體自白

當時得令的文青女神透過她的身體語言及對電影所感的思想文字,呈獻這一章充滿了Angela自己的影像解畫。


編按:觀看在剛過去的夏日國際電影節開幕電影《Café Society》時,Angela(袁澧林)坐我旁邊,電影還未開始時,我帶點戲言和她說,請她務必看後為我們寫一篇影評,因為我知道她這兩年正在修讀演藝課程,接觸多了電影語言,或會有所抒發,她只輕輕地回應一聲「哦」,似乎沒放在心上。

及後,端傳媒邀請她拍攝一輯由《Café Society》啟發的時尚影像作品,拍攝當天大家也再沒有提及。怎料數星期日子後,小妮子真的交來一篇她的處女電影評論。

於是,一切是如此的順理成章。電影X時尚的最後一章,就讓這位當時得令的文青女神透過她的身體語言及對電影所感的思想文字,呈獻這一章充滿了Angela自己的影像解畫。

(以下內容含電影《Café Society》劇情,敬請留意。)

Dreams are dreams

LION PEPITE 18K黃金耳環,綴銀色亮面布條米色羊鴕毛/絲質針織裙及手套,琉璃珍珠項鏈及米色薄紗山茶花胸針

《Café Society》背景發生在1930年美國加州和紐約,30年代正值荷里活電影的黃金時代,電影業發展得如火如荼,輸出大量荷里活影星。人們生活愈發奢華,穿梭五光十色社交生活,因而有了Café Society一詞,形容當時上流社會的政客、影星、名流聚集在俱樂部的社交生活。在這樣的故事背景下,一個對電影界充滿幻想的少年Bobby(Jesse Eisenberg飾 )孤身從紐約跑到荷里活發展,投靠著名經理人舅舅,並瘋狂地愛上舅舅的秘書Vonnie(Kristen Stewart飾)。

看完《Café Society》後,我不期然地聯想起另一部電影《The Great Gatsby》(編按:由美國作家F. Scott Fitzgerald同名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後者的悲劇結局非常明顯,當中刻劃紙醉金迷的世界如何埋沒人性、自我,甚至到女主角Daisy最後移情別戀更直接點題,但在我眼內,兩部電影其實結局一樣落寞悲涼,只是表達方式不一樣。

《Café Society》節奏明快,角色設計衝突明顯:充滿志氣卻一事無成的年輕人配住在比華利山的經理人舅舅、有焦慮症的猶太媽媽配冷靜忠實的爸爸,這些角色間的磨擦使電影整體充滿喜感,與許多Woody Allen以往作品風格相似;相對來說,愛情故事在這方程式中的發展,衝突卻是帶來無奈。

真絲薄紗綴水晶刺繡晚裝禮服裙,內配白色T恤,黑色羅緞loafter鞋

Bobby在一個燈紅酒綠的極端荷里活世界,能找到Vonnie一樣純真樸實的女孩,這種衝突性異常明顯。Vonnie和他一樣,在花花世界抗拒被旁人影響,二人以為曾在墨西哥餐廳相伴、以為曾在海邊瘋狂熱吻,就可以擁有全世界。Bobby以為他全心全意的愛可以敵過一切,但天意偏偏弄人,不費吹灰之力,奪回Vonnie的竟是有權有勢的上司,也就是他的親舅舅!

愛情中的衝突,帶出的不是喜感,而是無奈。熱戀過後,不也就是三餐溫飽?誰會有比華利山不住?誰會寧願委曲求全跟Bobby去紐約由頭開始?愛情從來成本都很高,高得令人可怕。戀人最後分開固然可惜,戲裏的Jesse Eisenberg和Kristen Stewart又是如此匹配,但對這愛情的結果絕不意外。

我尤其欣賞戲裡Vonnie沒有多加解釋便離開Bobby,抉擇中的任何解釋都是掩飾,說得多就更加醜陋老套,「留白」讓你我可以想像,夢想與麵包的兩難局面,或多或少多一點同情及體諒。

可是,劇情也不留情面。Vonnie最後從一個可愛率直的小助手,變成一個她曾經非常憎惡的貴婦,穿金戴銀、滿口八卦;Bobby則由一個內歛的小孩,變成一個名流聚集俱樂部的老闆,天天穿梭於政客、名媛望族之間。這像看見《The Great Gatsby》的Daisy,儘管對生活不盡滿意,曾不願背道而馳,卻又決定難得糊塗地苟且偷生。他們都決定讓現實摧殘了曾經有夢想的自己,成為自己曾經厭惡的人。

LION PEPITE 18K黃金耳環,綴銀色亮面布條米色羊鴕毛/絲質針織裙及手套,琉璃珍珠項鏈及米色薄紗山茶花胸針

Woody Allen說過他希望成為一名悲劇作家。儘管他的電影喜劇色彩濃,但他更希望能表現人性中悲觀和淒涼的一面,以笑話包裝悲傷的悲傷。電影尾段“dreams are dreams”這句對白重覆出現了兩次,正是淒厲可笑,卻令人笑不出來。

我很喜歡這段精湛的台詞,Vonnie向Bobby說“dreams are dreams”── 有一種否認並合理化自己隨波逐流改變本質的態度;由Bobby向他的妻子Veronica說“dreams are dreams”── 是逃避質詢,安撫妻子免得胡思亂想打圓場的效果。宏觀看這句對白,簡單直接地呈現了一段從未了斷的關係,帶出最美的愛情只留在夢境中。這時,我不期然地笑了。

《Café Society》和《The Great Gatsby》,兩部背景相近的電影,讓我看見一樣的金碧輝煌,也看見從不由己的寂寞和空洞。作為一個出生於平凡家庭的小女孩,我以為自己對這電影不會產生太大共鳴,但其實我發現這不也像現今自己在經歷的五光十色的娛樂圈嗎?

真絲薄紗綴水晶刺繡晚裝禮服裙,內配白色T恤,黑色羅緞loafter鞋

娛樂圈很小但人很多,競爭非常激烈。人人爭相被發現,有人走捷徑希望一夜成名、有人花時間研究如何為自己裝身打扮走獨特Style blogger、有人去當社交達人⋯⋯

初初入行時的我,猶記得自己的不適應,常把品牌名字讀錯、穿得太醜小鴨被側目、時常面盲症認不出「一定要認識」的大人物、說錯話笑錯位造成尷尬⋯⋯不擅交際的我,面對空前的寂寞空洞,找不到自己的價值。

幸而,我後來走對了路,我沒有像Vonnie一樣,選擇隨波逐流,讓大染缸思想同化自己,在我開始拍廣告的兩年間,我去學習表演,演戲的滿足或挫敗都確立了自我的價值,讓人生找到了長期目標,後來逐少逐少地在不同演出中得到了肯定,我開始不太介意別人對自己外在的評價。

娛樂圈是一個造夢工場嘛,那就造個會笑的夢,dreams are dreams,嘻嘻!

黑色開士米/絲質上衣,金色皺紋小牛皮半截裙,超大琉璃珍珠項鏈,短靴

撰文、模特兒:袁澧林

美術總監:李海威

攝影:Hing Kwok

製作:Anthony Kwan、HappyMonday、吳煒豪

化妝:Chris Lam

髮型:Wing Wong@ Wing Wong Works

場地提供:The Landmark Mandarin Oriental Hotel

服裝提供:CHANEL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