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影評

《屍殺列車》:銀幕災難與韓國現實政治

這並非一部單純危言聳聽的「喪屍」片,而是一部充滿政治社會現實的「寫實電影」。


韓國人熱衷「災難」電影,也是因為當他們在銀幕看到那些災難片段時,容易讓他們回想與聯想起,近20多年間韓國曾發生過的大大小小人為災害。

《屍殺列車》劇照。
《屍殺列車》劇照。圖片由安樂影片提供

剛在香港全面公映的韓國電影《屍殺列車》,是韓國電影史上鮮有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也是導演延相昊首部以真人拍攝的作品。以他的動畫作品《首爾站》為設計藍本,電影《屍殺列車》講述飾演基金經理的孔劉,因忙碌的工作關係經常忽略女兒。為滿足女兒的生日願望,他決定要在百忙中帶她到釜山找前妻慶祝。但就在乘座在的列車上,韓國突然爆發一場「喪屍」病毒危機,所有被「喪屍」追咬的人,都會在瞬間變成「喪屍」,而喪屍病毒亦在車廂內迅速蔓延。列車上,人人為求自保,使盡各式各樣的方法逃生,盡顯人性的陰暗一面。但到最後,走出那條通過釜山的列車隧道,卻只剩下兩條人命。

電影《屍殺列車》自7月底於韓國隆重公映,短短19天時間,便已取得1,000萬入場人次的驕人成績。對韓國人而言,重推韓國人歷久不衰的「災難」片,還有配以久旱逢甘霖的土產「喪屍」題材,固然是吸引那1,000萬人買票進場的主因,但如果細看《屍殺列車》的背後的政治含意,便能發現對韓國人而言,這並非一部單純危言聳聽的「喪屍」片,而是一部充滿政治社會現實的「寫實電影」。

從《韓流怪嚇》燃起的「災難」片 …

「喪屍」當然是《屍殺列車》的最大賣點,但不要忘記按題材分類,它也是一套不折不扣的大型「災難」電影。說「災難」電影是大型,是因為每每這些電影的製作花費都是巨額投資,要以金錢堆砌出各式各樣的特技與搭建具逼真效果的實景,其視覺效果固然是吸引韓國電影迷一直鍾情「災難」電影的主因。但另外,韓國人熱衷「災難」電影,也是因為當他們在銀幕看到那些災難片段時,容易讓他們回想與聯想起,近20多年間韓國曾發生過的大大小小人為災害,例如1994年首爾聖水大橋倒塌意外、1995年首爾三豐百貨公司倒塌事故,還有2003年大邱地鐵縱火事件與2014世越號沉沒事故,都是韓國未敢忘記的大事,因而災難電影經常以這些元素作製作題材,牽動國民的情緒。

「災難」電影作為其中一種最愛韓國人歡迎的電影題材,當然當中不乏令人回味的作品。要數近十年韓國「災難」電影的開端作,想必是2006年由導演奉俊昊製作的過千萬人次票房紀錄的電影《韓流怪嚇》。後來,2009年的《海雲臺》徹底改變了韓國固有對災難電影的觀感,以不再是危言聳聽的一場發生在釜山市的海嘯,使本來風平浪靜的海雲臺海灘,一下子成了每一位釜山人迄今為止仍然擔心終有一天電影會變成事實的危機,成功製造了另一次票房奇蹟。

電影中呈現出韓國政府這種什麼事也要市民「別誤會,請相信政府」的論調,其實是韓國人似曾相識,比電影更要現實的韓國政府一直以來的主張形象,令觀眾增加了一份共鳴感。

其後,2012年的電影《鐵線蟲入侵》、《火海108》,還有2013年的《死亡「動」新聞》與《戰疫》,都是以韓國國內發生的生化危機、奪命火災、恐怖襲擊與急性傳染病入侵等天然與人為結合的災難為製作題材。沉寂了一年半載以後,2016年的《屍殺列車》,還有剛於韓國上映的一套話題作,講述一場因豆腐渣工程而造成隧道倒塌意外的另一韓國「災難」電影,兩套電影的創出的驕人票房成績,都是展示出「災難」片將會繼續歷久不衰,成為韓國人最沉迷的一類電影題材。

《屍殺列車》劇照
《屍殺列車》劇照圖片由安樂影片提供

把「別誤會」掛在口邊的韓國政府

透過電影《屍殺列車》,我們知道把韓國從繁盛國家一轉而成為一座「喪屍」城,不是由第一分鐘開始便形成。當中,不論在首爾街頭大電視上,與那輛正駛往釜山的列車上的電視屏幕上,那一個一直把這一次「屍變」恐慌一直「冷處理」,還有把「喪屍」病毒不斷蔓延的責任,說成了是韓國國內的滋事份子試圖推翻政權的反政府行動,只需要強力鎮壓便能「對症下藥」的韓國政府,正是這場「屍變革命」的最大元兇。

《屍殺列車》

又名:《屍速列車》《釜山行》
上映時間:8月25日(香港)
發行:安樂影片

電影的最初部份裏,為了隱瞞正在爆發的「喪屍危機」,韓國政府三番四次地透過電視廣播,向國民發放虛假消息,執意地指責這只是一場反政府的民眾叛變,要求市民冷靜並不要過份恐慌,也說服市民相信政府有能力駕馭事態發展。原來,電影中呈現出韓國政府這種什麼事也要市民「別誤會,請相信政府」的論調,其實是韓國人似曾相識,比電影更要現實的韓國政府一直以來的主張形象,令觀眾增加了一份共鳴感。

就在《屍殺列車》於韓國公映前的數星期,位於離該電影橋段所在地釜山不遠的韓國蔚山市對出海域,便鮮有地發生了一場黎克特制5級地震。雖然地震未有為韓國帶來具大的人命傷亡,但以不在主要地震帶的韓國,蔚山市一年內發生了三次地震,已叫不少韓國人感到極度憂慮。而且,生活在隔鄰的釜山市,離他們不遠之處便置有一座古里核電廠。萬一發生地震,核電廠的安全稍有影響,將會對生活在韓國東南部的市民的安危構成極大危機。

就在數星期後,不少釜山與蔚山的市民都曾舉報有不名氣體洩漏的問題,他們懷疑是與地震後核電廠發生運作問題有關,但韓國政府部門卻一直只以「別誤會,請放心」來回應市民的憂慮,試問政府這樣的態度,怎能叫憂心忡忡的市民輕言放心?

《屍殺列車》劇照。
《屍殺列車》劇照。圖片由安樂影片提供

渴望「變天」的民眾?

一大批釜山市民,早陣子也為了反對美韓駐軍部隊,為了抵制北韓的生化武器襲擊,於釜山港內興建一間美軍生化對策實驗室,開展了連場示威行動。對市民而言,他們擔心隨着該生化實驗室興建以後,美軍會把一些具破壞環境與危害民眾健康的炭疽標本與其他有害物質,運送至當地。若不小心處理,將會成為當地潛在的生化危機源頭。然而,迄今為止,韓國軍方與釜山市長也未有正面維護釜山市民的訴求,只是一直地向市民解釋說到「別誤會,請放心」,試問這樣的回應,又怎能令市民安心生活下去?

2016的今天,電影《屍殺列車》所呈現出的那一場「應是假,但卻又像真」的韓國喪屍危機,能夠呼喚了過千萬韓國人的共鳴感應,一同目睹着那個荒誕的政府,再一次以謊言來欺騙大眾,釀成另一場的人類災難。

電影裏,已在列車上應對着喪屍不斷發狂地追人狂咬之際,男主角孔劉只能依靠好友的電視訊息,還有其他在列車上市民,從互聯網上獲得的最新準確資訊,才知道南下至釜山才有出路的事實,因為政府一直未有如實公開那些已受喪屍病毒感染的城市名稱。那當市民失去對政府的信任的一幕,不其然令我們想到2015年韓國人應對着「MERS」傳染病危機時,因朴槿惠政府未有公開那些已接收了病患者的醫院名單,民眾只能單靠網絡上建立他們的「民間名單」來自保,絕對是如出一轍。

2014年發生「世越號沉沒」事故時,朴槿惠在電視直播畫面前要求民眾不要過份擔心,要相信政府有能力處理這次危機;2015年發生「MERS」傳染病危機時,朴槿惠同樣透過媒體向廣大市民呼籲不要過份疑慮,要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線,克服這一場「疫戰」。2016的今天,電影《屍殺列車》所呈現出的那一場「應是假,但卻又像真」的韓國喪屍危機,能夠呼喚了過千萬韓國人的共鳴感應,一同目睹着那個荒誕的政府,再一次以謊言來欺騙大眾,釀成另一場的人類災難。但電影散場以後,回到現實,接近絕望的韓國人,看着電視上政要令人討厭政要的嘴臉,決定要把怒意轉成行動,在明天的選舉中要為韓國來一個真正的政治變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