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 台灣

12年鍛造的奧運銅牌,新竹富禮國中射箭隊的故事

不像田徑、籃球、棒球等競賽,選手能心跳加速、腎上腺素升高,好的射箭選手只能沈穩內斂。


林詩嘉(右)譚雅婷(左)在2016里約奧運獲得射箭銅牌。
林詩嘉(右)譚雅婷(左)在2016里約奧運獲得射箭銅牌。攝:徐翌全/端傳媒

第4局,意大利女子射箭隊的手感燙到不行,4支10分箭加上2支8分箭,56分。

但領先的中華隊沒有被嚇倒,前5箭射下47分,最後一箭在林詩嘉手上,只要射中9分,銅牌就落袋。

太陽很烈,站上發射線上的林詩嘉,弓把挾握在她左手的大姆指和食指之間,右手開弓,緊繃的弓弦壓上她的臉,像要把這張清秀的面孔左右切開,扣住箭尾的右手食指關節頂着下顎,繭磨擦着繭。

弓一拉開,原本全場觀眾如雷的鼓譟與尖叫,一瞬間安靜下來。汗水滴落到肩上那一刻,剛剛放出去的箭,直直的插上代表9分和10分的黃色靶心。

林詩嘉轉身和譚雅婷、雷千瑩抱在一起,倪大智教練像爸爸一樣,張大雙手把「女兒們」圈起來。在里約奧運射箭場上,三位台灣女神箭手,在團體射箭賽奪下一面銅牌。這是繼2004年雅典奧運之後,台灣女子射箭隊第二次拿下奧運銅牌。

對倪大智教練來說,這面銅牌意義非凡。因為三位射箭隊員裏,除了老大姐雷千瑩,另兩位林詩嘉和譚雅婷,都是新竹富禮國中射箭隊第一屆的學生。富禮射箭隊由倪大智一手創立,這面銅牌,他足足花了12年打造。

一個念頭成就一支隊伍

「倪大智,你幫我辦一支射箭隊吧!」說話的,是富禮國中校長蔡慧嬌,時間是12年前。

富禮國中位於新竹市香山區,背靠山丘,座向朝山漁港。這個夾在山與海之間的郊區學校,不少學生來自弱勢家庭。蔡慧嬌想,學生的背景既然已經屬於弱勢,學校資源也較少,為爭取學生多元發展的空間,體育可能是一條出路。一轉念,她把報到不久的倪大智叫到辦公室來,開口希望他辦一支射箭隊。

富禮射箭隊由倪大智教練一手創立,這面銅牌,他足足花了12年打造。
富禮射箭隊由倪大智教練一手創立,這面銅牌,他足足花了12年打造。攝:徐翌全/端傳媒

射箭運動在新竹很有一段歷史:倪大智畢業於新竹高商,這也是一所培養一流射箭選手的學校。倪大智的教練林圭璋,1973年起投入射箭運動,曾經是1992、96年奧運射箭隊教練。2004年在雅典奧運射銅牌的施雅萍就是林圭璋的學生。

倪大智文化大學畢業後,和同期大多數的台灣射箭選手一樣,因為沒有職業射箭隊能夠再發展,他選擇了教職,到富禮國中當體育老師。原本也不特別想在射箭上有什麼發展,沒想到蔡慧嬌校長一句話,又讓他重回射箭場。

但是,倪大智要的不是「教射箭」,而是想要鍛鍊出一流的射箭選手。要打造一流的射箭選手,最好在小學招生,而且只要五年級和六年級。最後,男生、女生性格很不同,男生容易吵吵鬧鬧,女生則心思比較細膩,倪大智考慮之後,決定只收女生。

富禮國中女子射箭隊就這麼成立了,但隊員是在隔壁的「朝山國小」招的,有興趣的女生都歡迎來報名,沒有其他資格限制,「當時能招到隊員來,就阿彌陀佛了,」倪大智說。

當時,林詩嘉就在朝山國小就讀六年級,譚雅婷五年級。

「讀書對我來說很沒有成就感,」譚雅婷說,「但是我非常喜歡運動。」看見報名射箭的機會,她心想,「哇,好像拍電影,我一定要來玩這個(射箭)。」林詩嘉和她一樣是喜歡待在操場的孩子,練過田徑、手球,但沒聽過「射箭」,一時好奇就報名參加。

她們和其他孩子一起被叫去辦公室,那是她們第一次看見倪大智。倪大智說着,訓練一定要準時到,和隊上許許多多規定。回憶進到隊上,譚雅婷笑說,「哇,跟我想的不一樣。」原來,射箭並不是「好玩」的事情。

早上7點,孩子們要到富禮國中練習,再回朝山國小上課,下課後排隊走到富禮國中訓練到晚上,不僅少了其他玩樂時間,這個訓練的期間,更是「乏味」。為了保持好手感和體能,伏立挺身、仰臥起坐、跑步,單手撐地。每天跑10圈操場,練箭5小時,一整年只有除夕下午和初一休假,她幾乎沒有童年生活。

田徑、籃球、棒球等,選手在比賽時心跳加速,腎上腺素升高,可能會帶來更好的表現,但是,這對射箭完全是大忌。好的射箭選手,需要有「沈穩內斂」的特質。

倪大智

雖說是為了「玩射箭」來的,但學員在前3個月根本摸不到弓箭。倪大智要她們先練「規矩」。

倪大智說,動態運動例如田徑、籃球、棒球等,選手在比賽時心跳加速,腎上腺素升高,可能會帶來更好的表現,但是,這對射箭完全是大忌。好的射箭選手,需要有「沈穩內斂」的特質。

「那時候,每天都發脾氣,講很多次都聽不懂,」倪大智回憶起,當時孩子在活潑搗蛋的時期,要她們懂得規矩禮貌,是他一開始最困擾的。他一雙眼睛,每天盯着她們的情緒表現,一有過激行為,馬上念幾句。例如小學的林詩嘉,有副「菜市場叫賣」的大嗓門,在自己教室裏講話,隔壁教室的譚雅婷也聽得到。「你給我氣質一點」,倪大智總是念她。

富禮國中射箭隊的學弟妹們在練習棚暖身。
富禮國中射箭隊的學弟妹們在練習棚暖身。攝:徐翌全/端傳媒

他也要求孩子做任何事要「到位」。例如將角落掃乾淨、東西擺放整齊,並放回原位,藉此訓練孩子們的「細膩」程度。

鍛鍊情緒的同時,初學者開始練基本動作,第一個動作是「轉手」:學員們站在牆壁旁,用手掌撐住牆壁,掌心貼着牆壁,運用手臂的肌肉,將手臂往外轉。要學會快則一個星期、慢則三個星期至一個月。

學會「轉手」以後,倪大智才讓學員們拿「橡皮帶」。橡皮帶是「塑基本型」的練習工具。所謂「基本型」是指:

第一,站定姿勢。

第二,擺頭向標靶的方向。

第三,舉起橡皮帶到標準位置。

第四才是「引弓」,也就是拉橡皮帶,模擬開弓動作。

這一連串「塑型」的功夫,起碼要花上兩週至一個月。基本動作反覆、反覆、再反覆,而拉橡皮帶要拉到「固定位置」,又要三個星期。

基本動作練完,還沒拿上弓,第一批射箭隊就只剩下三個人,包含了譚雅婷和林詩嘉。

獎牌,苦練的果實

譚雅婷後來是三個人之中最快出賽的隊員。她被人稱為「天才型選手」,別人練一星期的動作,她可以一天半到位,7個月就在全台灣中學生的比賽中拿到冠軍。除了天賦,倪大智更肯定地說,譚雅婷是全台灣「最努力」的射箭選手。

林詩嘉大器晚成,從小六升上國中,她的基本功還是不行,同期隊員裏,林詩嘉是最後一個拿到弓的人。那時譚雅婷已經在校外比賽拿到冠軍了。

林詩嘉說,「第一次拿到弓,覺得弓好重喔,拉不動,這是我的錯覺嗎?」雖然她的動作很標準,但弓怎樣也拉不動。

其實,初學者拉不動弓是很自然的。倪大智解釋,弓的衡量單位是「磅數」,就是弓本身重量再加上拉弓時所需「拉力」。小孩用的弓約為36磅。隨着孩子成長,再依據「身高」與「手長」,每兩個月升「兩磅」。一名成人的女子選手大約會用到42到44磅之間的弓。

練射箭,就像是一場「闖關」遊戲。

拿到弓,她們首先練習射榻榻米,剛開始,她們跟新竹高商借來的榻榻米,只能在學校空地或是走廊練習。首先練習距離3公尺,動作流暢後,慢慢拉開至10公尺、20公尺、30公尺。直到正式比賽的70公尺。

為了節省經費,一塊榻榻米她們上面射完射下面、正面射完射反面、側邊,一直到把榻榻米射成一堆稻草為止。

林詩嘉說,剛開始放箭的時候,弓弦會彈嘴唇,又因為射出前的定位動作,手指拉弓時會頂着下顎,手上戴着的護具與臉接近脖子交接處,會產生摩擦而有薄薄的繭。經常拉弦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內側也都留下了繭。

林詩嘉與譚雅婷在富禮國中射箭練習棚裡著裝。
林詩嘉與譚雅婷在富禮國中射箭練習棚裡著裝。攝:徐翌全/端傳媒

終於,林詩嘉也能上場了。她跟着富禮射箭隊開始在台灣得獎,在全台比賽國高中屢次破紀錄,並在2010廣州亞運進四強、新加坡青年奧運射箭賽拿得銀牌。譚雅婷第一次參加奧運,是2012年,那時她只有17歲。

眼見子弟開始四處征戰,有了成績,倪大智的壓力來了:經費……一開始靠的是市議員林漢淇在議會募款,每名議員五萬、十萬地湊,讓倪大智度過射箭隊最辛苦的頭兩年。

眼見子弟開始四處征戰,有了成績,倪大智的壓力來了:經費。

射箭是一項非常花錢的運動:首先,每位選手的身材、習慣的射箭姿勢、習慣的護具,都不太一樣。因此每一把弓都是「量身打造」,無法共用。再者,孩子正在發育,弓的磅數要隨着向上調升。 除此,科技是年年進步的,弓具不時就要更新換代,當時的一把弓要價就要台幣7萬元(約1.7萬港幣/2200美元),一支箭1000元(約242港幣/31美元)起跳,加上其他護具器材,維持一支射箭隊一個月要新台幣上百萬。

錢從哪裡來?

富禮射箭隊一開始靠的是市議員林漢淇在議會募款,每名議員五萬、十萬(約1.2萬~2.4萬港幣/ 1570~3130美元)地湊,讓倪大智度過射箭隊最辛苦的頭兩年。之後才靠新竹科學園區的「聯詠科技公司」認養。

在一次出國比賽前,林漢琪找上了自己的侄子幫忙募款,他就是現任市長林智堅。

「其實是緣分,」林智堅的記憶裏,林詩嘉跟譚雅婷當時都還是的小孩子。他知道兩人的家在朝山漁港,林智堅自己的家在更南邊的「南港」,「我們都是鄉下的孩子,」同鄉的情感讓林智堅大力相助。

林智堅說,運動項目在沒有成績時,是非常孤單寂寞的,「而且非常辛苦,我試過,(弓)根本拉不起來。」他笑着說,政府不該在選手奪牌後才開始提供資源,而在養成時就給予適當協助。

打敗心魔,克服心理難關

射箭現在是新竹市的重點體育項目。富禮國中就成了新竹的射箭重鎮,成為20多名選手的射箭團隊。富禮培訓的選手,就讀香山國小、香山高中、中華大學都會回到富禮的場地練習。

射箭隊經費到位,選手也能上場比賽。但是,要站上奧運的舞台,她們還必須不斷地克服「心理難關」。 譚雅婷:「只要能夠拿下獎牌,別人訓練的時間,我一定會比別人多一倍的時間去練習。」林詩嘉:「我身體天生的素質就沒有像她們那麼好,所以我要靠後天的努力練習贏過她們。」

她們的話,收錄在新竹市政府幫新竹市的奧運選手做的形象短片。當時,兩人正在如火如荼的為奧運準備。

學弟妹們利用練習空擋觀摩射箭技巧。
學弟妹們利用練習空擋觀摩射箭技巧。攝:徐翌全/端傳媒

譚雅婷即使被媒體稱為「天才少女」,她也非常努力,但是正因自我要求高,也讓她遇上瓶頸。2012年站上倫敦奧運的舞台,外界對她寄與厚望,但她卻在16強落敗。當時的陰影一直如影隨形,她對自己產生了懷疑。「當時真的很煎熬,練習很多次都做得到,為什麼正式場上做不到呢?」譚雅婷的語氣急促,每一次站在場上準備拉弓的瞬間,倫敦奧運的挫敗像鬼魅一樣干擾着她。她用了四年,打敗這個心魔。

直到今年國內的奧運選拔賽上,譚雅婷還和同學說,自己壓力太大,「不敢射箭」,同學為了鼓勵她,便跟她「打賭」,如果她上場「重拉」弓,那麼就要請吃飯。「講完之後,我真的很放開,」她說,「射完後發現,真的,我自己真的做得到,那一場成績還不錯欸。」那一場選拔賽上36箭射四局,她每局成績都有345分,一支射到黃心是10分,她射出了每支平均9分的水準,也射出了台灣女子排名賽的新紀錄,「天才少女」變成「台灣箭后」。

她體會到,「我必須接受自己就是射不好」。倪大智一直對她說,好的選手,不管自己狀況好壞,到場上都能用正向的想法來調適心情。於是她開始用海內外的比賽來「修練」自己,這四年來,一場又一場國際比賽,即便比賽結果不好,她告訴自己,用「勇氣」面對自己的不好,並把不好化成改變的動力。

遇到瓶頸時,找回「勇氣」是最難的。而射箭又受到環境因素極大的影響。選手一旦上場,無論是風雨閃電,都必須相信多年來訓練的身體直覺,拉弓,射箭。大自然的殘酷考驗中,端看選手有沒有足夠「勇氣」對抗壓力。

一如奧運前,在媒體上被稱作亞洲射箭「美少女」的林詩嘉,丹麥世界盃幫中華隊搶進奧運門票,那一次,是她第一次參加世界盃,賽前練習,場上風雨很大,天氣很冷,她沒辦法抓到射箭的節奏,狀況一直很不好,倪大智在一旁,一直念道,這沒做好、那沒做好,讓她感受到很大的壓力,害怕拖累隊伍搶不到奧運資格,她鬱悶地坐在練習場後方。倪大智走到她身旁說道:「妳怎麼了?別想太多啊,明天也許天氣會好一點啊。」

林詩嘉一聽,就唏哩嘩啦的大哭了起來。

倪大智看出她因為一直被糾正而沮喪,便向她解釋,練習時教練一定要給選手施加壓力,正式上場選手才能頂得住。她才又收拾眼淚,繼續練習。結果,隔天的排名賽上,她一射,就射出自己前所未有的紀錄——排名賽上曾排「世界第一」,其中一局338的分數,是她未曾射出的高分。

「台灣選手能在奧運奪牌,選手教練、家長很偉大,沒有工作保障、沒有經費,國家還是有很有努力空間啦,」倪大智語重心長的說。林智堅也體會到了,把一所偏遠學校的操場整修好,就有機會改變一個孩子的一生。

終於到了巴西的奧運戰場。射箭女子團體賽,第一場搶進四強的比賽,對戰墨西哥代表隊,剛開始第一第二局就都輸了,她們心裏非常着急。「我們已經快輸了,但是心想着不能啊,」林詩嘉當時非常激動。就在這時,譚雅婷想起教練的話:「專心、拿出氣勢來」,於是譚雅婷大聲地跟隊友們說:「我們就上去射給他爽,殺氣拿出來,射出去就對了。」

射箭現在是新竹市的重點體育項目。富禮國中就成了新竹的射箭重鎮。
射箭現在是新竹市的重點體育項目。富禮國中就成了新竹的射箭重鎮。攝:徐翌全/端傳媒

譚雅婷的氣魄鼓舞了隊友,她們一路苦戰,直到第3局以53比52扳回一城。關鍵的第四局,墨西哥最後一支箭射壞,雙方戰成4比4平手,比賽進入加局驟死賽。到了加射局。每人一支箭,最終以26比25驚險的驚險的擊敗墨西哥,反敗為勝。譚雅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叫:「喔喔喔——贏了!」

林詩嘉說她很滿意第一次參與奧運賽的收穫。她賽前特別找出倫敦奧運的影片,並到棒球比賽現場,模擬一旁觀眾歡呼尖叫,想像自己站到發射線上的感覺。然而真實場面給她更大的感受,「那個場面真的,太大了,」她說,這令她非常深刻。

譚雅婷則想起上一屆倫敦奧運的自己。當時17歲的她,站上場只有緊張,腦袋一片空白。這一次,她感受到自己進步多了,個人賽止步八強儘管遺憾,但她希望再用4年,將自己的心理跟技術練得更好。

從里約回到桃園機場,還有射箭隊的學妹、原名喻亭妍的喻妍毓。喻妍毓在去年八仙塵爆中受傷,隊友將光州世大運的金牌獻給病床上的她,一年過去,她很快的回到了射箭比賽場上,並在戰友參與里約奧運時,負責留在台灣訓練學弟妹,「看她們參加奧運,為她們覺得開心,」喻妍毓說。

「台灣選手能在奧運奪牌,選手教練、家長很偉大,沒有工作保障、沒有經費,國家還是有很有努力空間啦,」倪大智語重心長的說。林智堅也體會到了,把一所偏遠學校的操場整修好,就有機會改變一個孩子的一生。 射箭隊16日回到台灣,市政府為他們辦了慶祝晚會。兩天後,林智堅與奧運選手們,為新竹市市長盃射箭比賽揭開序幕。烈陽下,弓箭一字排開。場上選手盯着瞄準器裏的黃心,全場只有遠處的風車在轉動。下一秒,放箭。

譚雅婷在一旁,向記者指出一堆射爛的榻榻米。還有,在遠處,那是12年前她們最初練習射箭的走廊。

2016里約奧運 奧運 巴西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