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食物與我們

譚迪詩:「看不見」的城市糧食安全危機

在香港這美食之都的我們,有著多姿多彩的飲食選擇,美酒佳餚層出不窮。在這背景討論糧食不足,可能會讓人覺得無事生非……


市民在街市選購食物。
市民在街市選購食物。攝:羅國輝/端傳媒

有幸生活在香港這美食之都的我們,有著多姿多彩的飲食選擇,美酒佳餚層出不窮。在這背景討論糧食不足等問題,可能會讓人覺得無事生非。

我們亦已習慣將糧食不足與飢餓,看成是所謂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中經濟體才有的問題。對他者指手畫腳常常可以帶來一種虛妄的安全感,然而糧食不足的問題實際上離我們更近。現今香港所依賴的食物系統並不穩固,城市對內對外,也有糧食安全脆弱情況,急需正視。

餓是一種因為進食不足而產生的生理感受,它可能是因為吃得不足夠,也可能是因為吃得不夠好。一個孩童骨瘦如柴,多半是長期捱餓的結果,這是飢餓最極端的形式。然而,營養不良或營養不足也是導致飢餓的原因;無法獲取正確種類的食物,亦可能造成飢餓感。

因此,世界衞生組織將糧食安全定義為「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獲得充足、安全、有營養的食物,以維持健康而積極的生活」。這一定義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一、供應──足夠數量的食物被持續供應;

二、獲取──擁有充分的(財力或其他)資源以獲取營養飲食所需的恰當食品;

三、使用──具備營養與保健的基本知識,以及進食所需的充足水源和衛生條件。

圖 : SD

繁榮香港的灰暗面

據報導,香港每四個兒童就有一人無法得享一日三餐,每三名長者中就有一人在滿足基本營養需求方面有困難。

香港的堅尼系數(對收入差距的衡量),是發達國家和地區當中最高的,遠超丹麥,也高於法國、英國、澳洲、日本和南韓。當香港政府在2013年首次劃定貧困線時,這座城市驚訝地發現,它的700萬人口中竟有130萬人生活在貧困當中。以平均收入的一半計算,一個生活在貧困線的單人家戶,每月預算為港幣3500元,其中每天僅有25.5元用於購買食品。

圖:端傳媒設計部

這或許正是這個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的灰暗面——香港追求一種放任自由的經濟政策,並以其在市場經濟方面的成功為榮。然而,香港經濟活力舉世矚目的同時,閃耀的並不都是光輝。熟諳這座城市的人,都知道像天水圍和深水埗這樣的老舊地區,其貧困程度不容小覷。

另一方面,當我們急於指摘較不光鮮的城區,往往會忽視了那些表面富裕區域的貧困程度。例如位於香港島的心臟地帶、身為商業中心和「城市名片」的中環,在一批年富力強、蒸蒸日上的中高收入職業大軍進駐下,顯得彷彿沒有窮人。中西區在香港18區的貧困排名中,也僅位列第17。然而,該報告也顯示,在都市貧民方面,中環有着全港最高的老年貧民聚集率,該區87.9%的長者都沒有工作,且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貧困者所匱乏的,亦不僅僅是購買食物的金錢,更是體力,以及烹飪所需的時間,這使得很多疲於奔命的低收入者更加依賴加工食品。這些加工食品雖然能快煮速食,但缺乏營養。飢餓問題因此有了新的面孔,它更加難以察覺,在我們生活中深藏不露。

飢餓問題,其實就在我們身邊。

過於依賴經濟能力獲取糧食

然而,不只貧困會帶來糧食不足和飢餓問題。

地球農作物因氣候轉變枯萎及經常失收, 石油峰值及能源危機令食品價格持續高漲出現糧食危機,聽上可能以為是最新科幻電影的主題,但實際上這並不是虛構畫面。

根據《聯合國世界人口報告》,2050年全球人口預計將達97億。在氣候變遷、全球暖化、天氣模式不穩和土壤肥力下降的共同作用下,農業產量將會減少,糧食需求卻持續增加,糧食供不應求的危機正步步進逼。

儘管香港被稱作亞洲的美食之城,但根據衡量食品價格對國家經濟之影響的「野村糧食脆弱性指數」,香港的糧食脆弱性在全球80個最大經濟體中,位列第9。這一排名的最大影響因素是香港在購買食品方面的花費:香港4.4%的 GDP 被用於食品進口,放眼全球無出其右,而香港在教育方面的花費則只佔 GDP 的3.76%(世界銀行2013年數據)。

由於香港依賴經濟能力來獲取糧食,我們實際上把自己暴露在了全球市場經濟波動的風險之中。彭博社最近警告,十年內的第三次食品價格上漲即將到來,因為「厄爾尼諾現象」(又譯「聖嬰現象」)造成了天氣失序,旱澇災害將成為限制糧食供應的主要因素。不必推及全球市場,這一影響已然清晰可見:最近香港經歷了59年來最寒冷的冬季,氣溫降至攝氏3度,為香港提供大部分新鮮蔬菜的華南地區也同樣受此天氣影響,鮮菜供應減少了20%。據蔬菜市場組織(VMO)報導,這段時間菜價最高上漲了50%,對消費者造成了極大影響。

更嚴重的是,香港在依賴進口食品的同時,也跟世界上很多地方一樣嚴重浪費食物。減少糧食浪費,在本土和世界範圍內都是城市可持續發展的要旨,亦因此食物回收的需求也與日俱增。從這個角度而言,在香港主要由一些非政府組織(NGO)牽頭提供的食物回收服務(註一),意義尤其重大。

將食物回收納入糧食體系

食物回收多以「關懷」和「慈善」的論述出現,突顯其重要性主要在於關懷弱勢和保護環境。「扶貧」、「環保」這兩角度與官方話語契合,至少在關心和照顧這層意義上,它與可持續發展的激勵機制緊密相連。

然而,食物回收在我們的社會中不應只扮演配角。

全球糧食體系迫在眉睫的危機,以及大都市對食品進口的依賴,都表明糧食安全不僅是弱勢群體的議題。救食是城市糧食安全的重要對策,必須納入食物體系的核心,而不應只屈居於社會的邊緣,待善心人士或機構去處理。

全球範圍內,人類所生產的糧食足以餵飽全世界的人口,但全球卻有7.95億人缺少足夠的食物,以維持健康積極的生活。與此同時,每年卻有13億噸的食物丟失或被拋棄,這幾乎是所生產糧食總量的三分之一。

香港乃是這一不可持續的全球糧食體系的縮影,我們一再重複這匪夷所思的循環──我們將有限的資源投入糧食生產,之後又將產品白白丟棄;我們每天丟棄3600噸食物,同時卻有大量市民食不果腹。這種惡性循環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損失。不管從倫理、扶貧、環保還是糧食體系安全的考慮出發,食物回收都是醫治這弊病的第一步。

英國人類學家瑪麗.道格拉斯曾提出「污物不是一個既定的概念」這一著名理論。她指出,廢物和污物一樣都只是「不合時宜之物」,它們不合時宜只是因為它們在某個體系裏無處安身,但不等於它們毫無價值。如果剩餘物資除了被拋入堆填區就別無去處,那麼這些物資就變成了垃圾。不過,食物並不會因為過了銷售日期就不能再被食用,也不一定因為包裝有(自然或其他的)瑕疵就變髒或被污染。通過檢視我們糧食體系,我們能夠發現廢物產生的原因,並透過搶救和再利用剩餘食物,變「廢」為寶。這樣就能改變這一不可持續的糧食體系,阻斷廢物產生的過程。

簡而言之,食物回收對糧食體系功不可沒,並且是食物供給和分配鏈條上不可或缺的一環,絕不僅僅是無足輕重的配角。法國等歐洲國家已經立法禁止超市丟棄食品,為將剩餘食物的捐贈納入糧食體系跨出了第一步。香港應該見賢思齊,邁向更可持續和更符合倫理的糧食體系,以作為明日都市的表率。

(譚迪詩,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

註一:目前,「地球之友食物捐贈聯盟」列出的56家機構,均致力收集剩餘食物或接受食物捐贈,並派送給有需要的人。規模較大的機構如「惜食堂」和「膳心連」有能力提供熱餐,而像「樂餉社」等則提供罐頭、大米等包裝食物,以補貼家庭的糧食儲備。這些 NGO 也提供蔬菜水果等生鮮產品,不過,這方面民社服務中心、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等地區性 NGO 更為擅長。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