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立會網絡戰之三:只想取悅自己的王維基如何打網絡選戰?

半生經商,首次參政,雖然玩直播、找年輕人經營臉書,但王維基說自己不跟隨群眾,也不遷就民意,因為他的賣點是自己,「我就是我」。


編者按:香港立法會選舉將於今年9月4日舉行。綜觀香港,近年社會運動均是透過社交媒體傳播和動員,而今年立法會選舉的網絡宣傳工作,也變得被以往更為重要。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指出,外國研究暫時未能確立網上支持度是否能轉化為選票,但臉書在香港滲透率高,是候選人接觸選民及造勢的有效方法。

到底社交網絡會如何影響選情?候選人又如何準備這場網絡戰?端傳媒訪問了三個案例——因為寫愛情散文而成為網絡紅人的元朗區議員鄺俊宇,為現任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扭轉形象的社交網站管理員「根毛毛」,還有在記者會前以臉書直播公佈參選的政壇新人王維基,探討這一片虛擬的網絡戰場和現實選戰之間的關係。

早上剛剛醒來,王維基在床上拿起手機上臉書,瀏覽關於自己的新聞和網民討論。看着看着,他越來越焦燥:網民誤解了他前一天發表的參選政綱,以為他支持發展郊野公園。

王維基說,自己性子急,沒有多想就舉起手機向着自己,按下臉書的直播鍵:「對不起,未刷牙洗面已經要說話,因為剛起來看到⋯⋯」就這樣,7月5日早上八時多,王維基躺在床上,以沙啞的聲線做起了直播。

「當時我也沒有問公關,我基本上是『忍唔住頸(按耐不住)』。」王維基看一看坐在房間後方的公關大笑起來,然後繼續對端傳媒記者說:「我心想,他們有沒有搞錯呀?為什麼香港人——我不應該罵選民的,但為什麼大家不能花多一點時間看清楚?為什麼以訛傳訛呢?」

王維基在政綱中提出六個發展土地的方案,包括減少農地比例、回收部分高爾夫球場、靈活運用丁地、有限度填海造地、開發荒廢棕地,和適度發展離島及郊野公園,在他看來,自己「只是列出所有可行選項,並沒有說支持發展郊野公園」。事隔兩星期,王維基說起當日直播的原因,仍然帶點「炆憎(不耐煩)」。

為什麼香港人——我不應該罵選民的,但為什麼大家不能花多一點時間看清楚?為什麼以訛傳訛呢?

王維基

但說到這次直播本身,他卻收起了一貫的強勢:「我臉沒有洗,牙沒有擦,在床上就來了。這可能是一個敗筆來的。為什麼會這樣做?」然後,他又尷尬地笑起來。

的確,這次直播後的兩星期,他再也沒有在臉書上直播,而是發佈了四段短片。短片中,王維基穿着白得發亮的襯衫,坐在辦公桌前,聲線響亮地解釋各項政綱。

不經剪輯的網上直播

7月4日,王維基宣佈參選立法會港島區議席,並設立選舉網站,上載了一份99頁的政綱,涉及政治與管治、土地規劃、醫療、教育等多個範疇,其中一個建議是:撤換特首梁振英。

今年54歲的王維基是一個以敢於創新見稱的商人。1990年代,他白手興家創辦「城市電訊」,打破長途電話市場被壟斷的局面。之後他大舉投資電視業,2012年成立「香港電視」,卻不獲政府發出免費電視牌照。當時他公開質疑香港「是否特首最大」,茅頭直指梁振英。

最終未能當上傳媒大亨,王維基似乎再也不想依賴傳媒。

不少媒體一定有他們自己的立場,例如第一天報名參選,電視台或其他媒體會報一些、不報一些;有些候選人會報長一點時間、有些候選人會報短一點時間,我想觀眾其實是很想直接知道發生什麼事。

王維基

王維基宣佈參選的記者會,在7月4日下午4時舉行。正當傳媒正在為這場記者會作準備時,王維基於下午2時半,在臉書個人專頁直播公佈參選,結果大部份傳媒,都在記者會前轉發了這則消息。

到記者會正式開始,王維基也全程在臉書直播:「整個一個多小時的記者會,我也是全程用Facebook Live,有興趣的朋友可直接看,可以不經剪輯地直接看到。」

不經剪輯,成了他用臉書的最大理由,「坦白說,不少媒體一定有他們自己的立場,例如第一天報名參選,電視台或其他媒體會報一些、不報一些;有些候選人會報長一點時間、有些候選人會報短一點時間,我想觀眾其實是很想直接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想表達王維基是一個怎樣的人的時候,有了Facebook,有了Instagram,我就較容易將自己的想法很清楚地交代出來。」王維基這樣解釋。

由「招積」到「易入口」

王維基的臉書專頁至今有近七萬個讚好。2013年他最初設立專頁時,會分享一些對時事和社會的看法,近期則多是有關他選舉工程的貼文。

我看不過眼香港這麼多政客,不論是特首、局長或是議員,都是說一套做一套,有時兜兜轉轉迴避問題。我就很直接的,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我『招積』、甚至『寸』,但我覺得是這樣,就是這樣。

王維基

王維基從商多年,其後發展香港電視,對於香港人一點不陌生。在大眾眼中,他的一貫形象是自信,敢於挑戰,卻也頗有點囂張傲慢。在這次的選舉工程中,他又想呈現怎麽樣的自己﹖

「我沒有想過什麼形象,也沒有想過哪些是目標選民,我很簡單的,我就是我。」王維基斬釘截鐵地說:「我看不過眼香港這麼多政客,不論是特首、局長或是議員,都是說一套做一套,有時兜兜轉轉迴避問題。我就很直接的,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我『招積(高傲)』、甚至『寸(說話不饒人)』,但我覺得是這樣,就是這樣。」

儘管表面上說不太在意形象,王維基還是找來年輕義工為他管理臉書專頁。

於是,臉書出現了風格很不同的貼文。7月14日,專頁發佈了一張王維基獨自站在跑馬地街角派照單的照片,帖文配上陳奕迅舊歌《浮誇》的歌詞「有人問我,我就會講,但是無人來⋯⋯」,又指不想王維基「站着如嘍囉」,就要快點去探望他。

其實那是一個包裝,會令到我年青一點,『易入口』一點。我本身是一個很強硬的人,我想我這樣強硬是比較難入口。

王維基

這則帖文換來約650個讚好,也有網民留言說翌日放假要支持王維基,詢問他會到哪裏派傳單。

「那些通常是一些小朋友寫的,我沒有他們那麼厲害!」王維基尷尬地說:「對於我這個54歲的老人家來說,我不懂做那些事。其實那是一個包裝,會令到我年青一點,『易入口(易被接受)』一點。我本身是一個很強硬的人,我想我這樣強硬是比較難入口。」

不過管理員只會為他發帖,王維基表示,網民臉書留言,99%是他自己回應:「我未必能夠那麼快回應,或者有時候我凌晨兩、三時才回應,因為很多留言都在真正討論政綱。」

王維基將會參選港島區立法會直選。
王維基將會參選港島區立法會直選。攝:葉家豪/端傳媒

不是我跟隨民眾,而是民眾跟隨我

假若說王維基跟網民討論政綱,似乎並不準確,因為王維基直言,他並不打算採納公眾意見。

「我已經是一個54歲的人,其實我對社會上大部份的事,我已經有我一定的想法。」王維基又再提到年紀,仿佛年紀可以解釋一切。

這些想法我已經是很堅實,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那好,我們大家看法不同,但我想我不會改變看法。

王維基

王維基的政綱全都是他個人對香港社會發展的看法。他說,自己並不是收集民意、代表民意的角色,而是一個倡議人。「這些想法我已經是很堅實,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你認為不應該動用4500公頃農地,那好,我們大家看法不同,但我想我不會改變看法。」

他支持自決,認為每個人生來就有基本權利,決定自己在哪裏生活、怎樣生活,結果被建制派批評;他支持發展,認為有發展才能創造財富,例如,現時4500公頃農地中,只預留1000公頃耕種,其餘3500公頃可以發展建屋,結果又被泛民主派和本土派批評。

「當然有個壞處就是『三不像』,但我對很多事物已經有很清晰的了解,我亦做了很多不同的研究,我有自己的哲學去看這些事。例如發展棕地、農地,雖然現在很多棕地和農地在地產商手上,但不可以因為我們要打擊地產商,所以『攬炒(玉石俱焚)』,我們就不起樓,不是這樣傻的。」

這份「三不像」政綱遇上目前撕裂分化的社會,遭受不少批評之聲,就連王維基的朋友也提出質疑。

「有朋友問我為什麼寫一份這樣的政綱,我說不是這樣應該怎樣寫?我不是寫一份政綱出來去取悅人,我取悅了你令我很痛苦。現在整份政綱是取悅我的,那99頁所說的是反映我自己所想的東西。」說到激動處,王維基按耐不住,流露出「寸」的一面。

王維基一再強調,「不是我跟隨民眾,而是民眾跟隨我」,不過近期外界卻盛傳他用上網絡工具如QSearch等,分析網絡輿情,調整選舉策略,王維基堅決否認。

我不是寫一份政綱出來去取悅人,我取悅了你令我很痛苦。現在整份政綱是取悅我的,那99頁所說的是反映我自己所想的東西。

王維基

過往從商時一直着重創新科技的他,甚至認為這類科學分析在香港未必適用,「給人『洗版(刷屏)』就真的當了全香港也贊成某一件事,如果你這樣看,你就是一個『傻仔』。」

不接受王維基就不要選我

QSearch是什麽呢?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指出,這些網絡工具可以將選民資料和網上資料作配對,進而分析一些未表態、或未決定投票意向的選民,他們最關心什麼議題。

「例如發現有一群人很關心社會福利,經常分享這些訊息,但原來他們未決定投票給誰。我做選舉工程時就會想,如果我想針對這些選民,我就將自己的議題包裝成好像是針對他們那樣,整件事變成很有策略地,針對數據地去演變選舉工程。」傅景華解釋說。

這次選舉已經很歸邊,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態度,我喜歡誰,我不喜歡誰。在一個如此撕裂的社會, 網絡工程怎樣做,會否帶來很大的改變,我很懷疑。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

這些網絡工具目前在外國甚至台灣相當流行,在香港卻暫時未成氣候。「香港主要用Facebook,而Facebook個人帳戶未必是公開的,但在外國會用其他平台如Twitter等,有很多不同的資料來源比對分析。加上香港的地區議題較多,選民較分散,選區也不是很大,很難做到分析。」傅景華這樣分析各種原因。

再說,即使可以做到分析,傅景華認為要改變選情,其實也相當困難。「這次選舉已經很歸邊,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態度,我喜歡誰,我不喜歡誰。在一個如此撕裂的社會, 網絡工程怎樣做,會否帶來很大的改變,我很懷疑。」

在左右壁壘分明的當下,王維基聲稱自己「絕對不是建制,也不完全是泛民」,他亦沒有提及「本土」。三派都不是,如何吸納選票?選不上議員又怎麽辦呢?對這些問題,王維基一臉不在乎。

如果市民根本不接受王維基你這個人,認為你所想的事,你所倡議的事,並不是市民所想的,市民不選我,其實很好,就是說我是一個『傻仔』,那就不要選我。

王維基

「我是一個從商的人,為自己賺錢的人。我將時間放在生意上,我相信得到名與利,比我從政更加多。很清楚的,從商是為自己,從政是為市民。今天從政,我只是將我心目中認為對的事(倡議出來),包括政治上我認為應該一人一票,應該要沒有篩選的特首提名;經濟上我認為應該自由經濟,不投資、不開發的話,香港停滯不前;最後我們要公平、要分享財富。我希望我是能夠代表這樣中間派的人。」王維基一口氣說出自己的理念。但假若選不上呢?他口氣堅定,抬起頭說,那他就繼續做生意,像以往一樣賺取名和利——

「如果市民根本不接受王維基你這個人,認為你所想的事,你所倡議的事,並不是市民所想的,市民不選我,其實很好,就是說我是一個『傻仔』,那就不要選我。」

截至7月21日下午5時,報名出選港島區的,還有熱血公民鄭錦滿名單、民主黨許智峯名單、新民黨葉劉淑儀名單、工聯會郭偉强名單、民建聯張國鈞名單,香港眾志羅冠聰和獨立的司馬文。

立法會 香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