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週末文學

56 秦皇島計劃之二


我呢?我作為一個跟什麼事情都沒有關係的二零一六平凡港豬,是如何被牽扯到這等級數的戰爭陰謀中了?



回到過去,重寫歷史,把戰爭中犯下的致命錯誤改正,這是野心家長久以來的夢想。相傳一九三八至四三年,希特拉曾經派過兩支探險隊伍到西藏,說是為了追溯日爾曼民族的祖先,實是為着尋找傳說中的「地球軸心」,一個蘊藏着無限能量,可以扭曲時間和空間的地下洞穴。這事跡當然還是停留在陰謀論的階段,不然納粹德國不會在二次中戰敗。



「不同是,咱們的『秦皇島計劃』成功了。」莫可奈的聲音響起。



開首五年,在秦皇島地下實驗室裏,科學家還只能把白老鼠轉移回到兩秒鐘之前,向龐大的時間巨輪作出絲微反搏。可隨着技術愈漸成熟,科學家們也對時間屬性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在計劃起動的第七十個月,他們終於有了重大的發現——科學家們把岩層的一塊滾石,誤打誤撞傳送回到了二十世紀初的西伯利亞!滾石穿梭了幾百年,它的質量和穩定性在時空蜷曲中發生了劇變。終於,在它出現在西伯利亞的上空時,居然發生了有如核子彈般強大的爆炸!



這也解釋了,為何在我們身處的二十一世紀,通訊科技還算發達的年代,為何還時不有解釋不了的飛機及船隻失蹤事件。

看到這裏,老者向我補充:「他說的是『通古斯大爆炸』。一九零八年六月,西伯利亞的通古斯上空發生了爆炸,方圓二千公里的樹木被瞬間移平。這一直是戰前其中一個最匪夷所思的不解之迷,有人指那是小行星在地球上空爆炸所致……當然,我們現在知道了。」



是次意外讓秦皇島的科學家們更加膽戰心驚,發現稍一不慎即會釀成大禍,也讓他們理解到一個穿越的規則:原來一個物件在時間線上往回走得愈遠,它們的穩定性愈無法估算。這也解釋了,為何在我們身處的二十一世紀,通訊科技還算發達的年代,為何還時不有解釋不了的飛機及船隻失蹤事件。原來背後力量,乃來自更遙遠的人類文明紀年。



莫可奈說:「一言以蔽之,就是咱們無法從咱們身處的時空,穿越回到太早的地方,咱們必須找一個中間人來代理,也就是你們。」



零號片接着「啪—」地一聲,晃動着幾條黑白粗粒地中斷了。

我想起不久之前讀過的《三體》,故事中的三體星人因為距離地球太遠,即使用最快的速度仍要花幾百年的時間才到達地球,故在中途這段時間,他們煽動地球上偏離心強的民眾,讓他們創立一個「三體教」來當中間人——我想莫可奈的意思就是這樣。不同是「三體星人」的目的是侵略地球,秦皇島計劃的目的,據他們說,乃是拯救地球。



「這就是秦皇島計劃的全貌,也是我們和你們之間的第一步。從今往後,咱們還會有更多,更頻繁的接觸。咱們會教育你們穿梭時間的技術,也會讓你們在最精準的時間點上作出最正確的行動部署。讓咱們和你們,兩個生活在不同時間點上,卻流着一樣的血,一同為這民族的生死存亡共同奮鬥。」



零號片接着「啪—」地一聲,晃動着幾條黑白粗粒地中斷了。劇院內的燈光亮起,我坐在位子上,似乎對事情得全貌有了新的體會。



零號片至少滿足了一直以來,我對所謂的中英搏奕中的疑問——如果穿越的科技真來自更遙遠的未來,這似乎說得過去為何整件事件上,大陸政府和那姓瀋的為何一直處於十分被動的狀態,即將變數如我是一而再而三地脫出他們編寫好的劇本,他們似乎仍難我沒辦法。



老者看穿了我眼中的迷惘,我這時候才驚覺,劇院後排的一眾元老,這時候已經退場。劇院裏,只剩下我和老者二人。

然而一個疑問被殺,驟時又再冒起更多的不解之迷,例如:零號片中談及的明明是核子戰爭,何解會牽扯到我現在所知的香港回歸問題上?如果我所乘搭的航班消失,背後主導是由英國人操盤,英國人是如何介入整件事情上?CY呢?他對整件事情的全貌是否知情?這一個異數在這個事件有什麼作用性?還有……我呢?我作為一個跟什麼事情都沒有關係的二零一六平凡港豬,是如何被牽扯到這等級數的戰爭陰謀中了?



「你有許多問題。」



老者看穿了我眼中的迷惘,我這時候才驚覺,劇院後排的一眾元老,這時候已經退場。劇院裏,只剩下我和老者二人,冷氣自天花頂的氣槽噴出,皮膚上的毛孔被放大成雞皮疙瘩。老者一頓,說道:「答案就在你本人身上。事到如今,一切都白熱化了,你的角色比你想像的還重要。」



接着,老者告訴了我一番匪夷所思的話,比零號片中莫可奈說的還匪夷所思一千、一萬倍。三個小時後,我懷着比現在還混沌的思緒,離開了這建在紫禁城地底的政府機關,離開了北京城,坐在一台墨綠色的噴射機上,在白雲上飛翔進發。



目的地:香港。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