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意大利華商與警察衝突後,我們找當地人問個究竟

「意大利是無可奈何的選擇。偷渡不過是家鄉貧困所迫。這個意大利,同我之前想得不一樣。」


佛羅倫薩的Sesto Fiorentino區華人和警方發生激烈衝突。
佛羅倫薩的Sesto Fiorentino區華人和警方發生激烈衝突。攝 : Maurizio Degli'Innocenti/ANSA Via AP

意大利托斯卡納,文藝復興重心,著名的紅酒產區。在前往意大利「淘金」的華人眼中,以紡織業聞名的托斯卡納意味着工作機會和大量訂單。

1990年代後,華商們如雨後春筍般在這裏紮根。他們沒日沒夜地工作,或是搶奪知名品牌訂單,或是自主生產服裝貼上「Made in Italy」的標籤以求賣個好價錢。

他們眼裏的自己,是意大利經濟的貢獻者——沒有他們,歐債危機後的托斯卡納「早垮了」。但意大利媒體卻常年把這些中國作坊稱為「血汗工廠」,黑工及偷税問題備受詬病。

當地時間6月29日下午,一次突擊檢查,再次將問題推上風口浪尖。意大利衞生局聯同警察在Sesto Fiorentino區檢查一間華人紡織廠時,懷疑工廠僱傭未成年人,並與工廠老闆發生摩擦。過程中有警員將抱着嬰兒的華人老者推倒,導致嬰兒受傷,事件最終演變為衝突。

「忍無可忍,還要再忍嗎?」

「附近有空的人,趕快趕去吶喊,求支援,求轉發!」

事件發生後,居住在中國城普拉託(Prato)的華人朋友圈被類似信息刷屏了。

「警察來查工廠,把工廠圍起來了,有一個老人想抱着剛出生的嬰兒出去,結果被警察攔下來了,然後把老人壓在地上,嬰兒差點掉下去,幸好被旁邊的人抱住才沒事。」在當事人第一手的朋友圈信息中,錯處似乎全在意大利警方不通情理。

普拉託距離事發地僅11公里,許多華人其後趕赴現場,支援同胞。在普拉託打拼了十幾年的華商黃老闆便是其中一位。

「那天下午就有朋友在微信上詢問我衝突的真實性。我八點半趕到現場時,看到兩輛救護車上都有受傷的華人。現場非常混亂,有人拿出國旗,插在汽車的標誌牌上。」黃老闆在接受端傳媒記者採訪時說。

同在衝突現場的普拉託工人錢師傅當晚發布超過20條微信朋友圈,實時直播衝突動態。朋友圈裏,錢師傅將華人和意方警察的對峙稱為「戰場」。

華人們通過微信平台,迅速傳播信息,商討如何「反抗」,讓意大利警方措手不及。

普拉託華人小敏對端傳媒說,「我也有朋友當晚要去衝突現場。他們告訴我,由於聚眾越來越多,警方封鎖了普拉託往佛羅倫薩的高速公路。」

警民對峙直到30日凌晨,數百名華人向警察投擲石塊和玻璃瓶,包圍警員,防暴警察則用警棍驅散人群。衝突導致多名華人和2名意大利警察受傷。

由群情激昂到歸於平靜

在因應事件成立的微信群裏,有幾百人參與討論,內容包括如何組織遊行抗議警察濫用武力。事發一週後,微信群從熱烈討論到漸漸平靜:

「加進這個群只是想知道什麼時候有遊行之類的事情,結果到現在都沒有什麼事情。」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小敏對端傳媒說,「政府還未批准遊行,如果現在上街,就是違法。到時候,記者們抓住把柄,會說我們無理取鬧。所以,我們現在要等批准下來。」

 放學的意大利孩子嬉笑着走過華人天主教堂,該教堂與當地意大利人共用。
放學的意大利孩子嬉笑着走過華人天主教堂,該教堂與當地意大利人共用。攝 : 黃姝倫/端傳媒

當地華人包括錢師傅也逐漸冷靜下來,錢師傅告訴端傳媒,衝突當天,他把積壓多年的對意大利治安的憤怒「一下子喊出來了」。

「我只想討回一個屬於我們的公道。當華人人身和財產受到危害時,政府部門對我們無視,從不會在第一時間趕往現場。這太令讓人寒心了。我們只想在異國他鄉能掙錢回中國發展事業,從不奢求他們能把我們當寶來供着。」 錢師傅說。

華人「漢堡哥」呼籲「走法律程序從而合理合法維護華僑華人權益」的朋友圈,收穫不少贊同。

衝突後,意大利警方表示檢查並不針對華僑,相關檢查有助保障企業和人員的安全,特別是避免曾經發生過的重大事故。

「重大事故」包括2013年普拉託華人工廠曾發生火災,導致7人喪生。事後佛羅倫薩所在的托斯卡納大區政府啟動了「三年勞工安全計劃大檢查」,專門打擊黑工、偷税、火警等問題。

一名曾以「文化中介」身份,參與談判 「三年勞工安全大檢查計劃」的普拉託劇場導演Cristina Pezzoli認為,中國工人沒有親近意大利本地文化的工具,包括語言和輿論分析能力,這使得華人們容易被煽動,將中意雙方的矛盾放大。這些矛盾包括華人持續多年向各大機構反映卻遲遲未得到重視的安全問題。

我們所目睹的不僅是一次尋常的華人和意大利警察衝突,表象背後還有更多、更大的問題。

Cristina Pezzoli

意大利買手周婷告訴端傳媒,她每次到普拉托出差,都會被當地華人提醒治安狀況很糟糕,偷盜、搶劫的事件頻頻發生。周婷的一位朋友三年前將服裝工作室從米蘭搬到普拉託後,因為「很不安全」, 甚至放棄了晚上出去喝幾杯的習慣。

當地華人說,犯罪的人多半是「半黑」和東歐人,他們不僅潛入華人工廠盜竊, 甚至明目張膽地搶劫路上的華人。

這催生了普拉託當地的一個名叫白鹿聯合會的聯誼組織,組織成員進行「民兵式」巡邏。但意大利警方7月1日在市內九個地點,發動了針對白鹿聯合會的突擊搜查。警方聲明稱白鹿聯合會為「華人黑幫」,指責他們「劫掠守法的華人商戶,攻擊沒有犯罪的北非阿拉伯移民。」

普拉託城中心和歐洲其它歷史悠久的小城無異,距離城中心走路10分鐘便如穿越回了中國某縣城。
普拉託城中心和歐洲其它歷史悠久的小城無異,距離城中心走路10分鐘便如穿越回了中國某縣城。攝 : 黃姝倫/端傳媒

隨後意大利華人圈內開始流傳一封據稱來自白鹿聯合會的聲明,稱警方詆譭聯合會,認為警察是因白鹿聯合會成員前往Sesto Fiorentino支援警民衝突中的華人,而抓捕組織成員,「轉移視線,給上面有個交代」。

在微信群裏的都知道,誰才是我們真正的英雄,日日夜夜保護着我們中國街婦女孩子,出賣他們就是出賣了自己的良心。

網傳白鹿聯合會聲明

黑工、偷税 普拉託的陰影

從衝突到突擊搜查白鹿聯合會,一週內相繼出現的華人與警方摩擦,側面反映出華人在融入意大利過程中的嚴重「水土不服」。

20歲的小敏是華人二代移民,八歲時隨父母來到普拉託,說着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語。夏天到來的時候,和許多意大利人一樣,每天都吃Gelato (雪糕)。然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她反覆提及自己「中國人」的身份,強調她「不可能成為一個意大利人」。

普拉託中國街上,華人常聚、聊天和找工作的廣場。
普拉託中國街上,華人常聚、聊天和找工作的廣場。攝 : 黃姝倫/端傳媒

在普拉託從事高級布料買賣、兒子曾在上海生活過的Nardini則對端傳媒說,他在當地幾乎沒有中國朋友。「他們有自己的『超級』組織。他們只知道埋頭工作、工作、工作。中國的社群組織幫助他們團結在一起。」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4年底,普拉託具有合法居留權的華人移民有27823人,非法移民則預計有三萬左右。

2006年因生計所迫偷渡到普拉託謀生的錢師傅,至今沒有申請到合法的意大利居留權。朋友們常常開玩笑,稱他為「十年老黑工」。十年間申請合法身份的繁瑣與不順,讓錢師傅對意大利政府極為不滿。「意大利是無可奈何的選擇。偷渡不過是家鄉貧困所迫。這個意大利,同我之前想得不一樣。」

不少華人移民們都曾以為,「黑工」只是緩兵之計。但是隨着意大利移民政策的收緊,他們成了「困獸」,並充滿憤懣的「鬥志」。一名曾在米蘭郊區製衣工廠工作的傅師傅告訴端傳媒,大部分工人都是「黑工」,「如果被查到,他們就逃,跟老闆一起逃。」

這些工人大都早上9點起床,吃完早飯就開始縫製衣服,除了中午午休吃飯一個小時,直到午夜12點,一直都坐在工業縫紉機前。做工勤快的工人一個月可以掙得2000多歐元,當然,不用上税。

2013年工廠火災後,官方開始嚴打「吃住一體」的黑工工廠。普拉託華商會會長希望通過與官方合作解決工人的住房問題,政府的低效卻使談判進展緩慢。 「我們跟市政府、省政府、大區政府不知道開了多少次座談會。一切卻還在商討之中。」

黑工問題之外,華人偷税逃税問題也令意大利官方極為頭疼。意大利北部城市博洛尼亞税警7月5日剛剛查到一對中國夫婦設立空殼公司,開具虛假發票,偷税款額高達150萬歐元。

在意大利的華人聚集地,時常可以看到有着低調門臉的「匯款處」,這些地方幫助華商將賺來的錢匯往中國,以逃避意大利最高可達60%的賦税。

意大利代購劉山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代購們有時會讓購買奢侈品的國內買家將貨款打到意大利華商的國內賬戶,華商們將意大利家中的大量現金以折扣價給代購,通過這種「洗錢」的方式逃避高賦税。

托斯卡納大區主席羅西(Enrico Rossi)表示,區內每年向外流失約10億歐元,其中大部分都是從普拉托地區以非法轉賬的方式將錢匯往了中國。

華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