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國際

英國真的脫歐了,誰會笑,誰會哭暈在廁所?(下)

誰要離開,誰要留在歐盟?那個大大的「如果」將怎樣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


誰要離開,誰要留在歐盟?那個大大的「如果」將怎樣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端傳媒蒐集了不同領域具代表性的人物,傾聽他們的leave or remain。從每一個個體的感受,弄清楚整件事情的意圖。

面孔五:Jeff Murray,30歲,經營自己的藝術公司約5年,支持脱歐。

30歲的英國人Jeff Murray,經營藝術公司。
30歲的英國人Jeff Murray,經營藝術公司。受訪者提供

我喜歡這種(脱歐)變化,喜歡新鮮的事物。

我來自倫敦北部,在外旅居七八年,大概在一年前回到英國。我從小就很喜歡藝術創作,上大學時主修平面設計。2007年畢業之後,我發現這條路並不適合我,因為做這個工作,我的創作自由度非常低,所以我決定到世界各處去旅遊,生活和工作,嘗試一些新的東西。我曾經在加拿大工作居住16個月,之後旅居歐洲、亞洲、澳大利亞,一直到2011年,我在新西蘭通過當地的一些畫廊和藝術市場,賣出一些作品,信心大增,決定成為一個全職藝術家。回到英國後,我又辦了原創藝術作品展覽和表演,得到了國際上的關注。

我現在住在巴斯,很享受自由創作的過程。雖然我剛回到英國不久,感覺與國內的事情還有點「脱軌」,但關於脱歐這個事情,我看過很多相關研究也聽過各方的言論,我個人的態度是支持英國脱歐。

英國政府能實現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會比較好。我不太喜歡讓一個不是來自英國,而且沒有在英國生活過的歐盟領導人來管理我的國家。我相信如果英國開了這個先河,其他很多歐盟國家也會紛紛效仿。

我喜歡這種變化,喜歡新鮮的事物,我相信如果英國脱歐會帶來更多機會。

我也不擔心我的藝術事業會受到脱歐的影響,因為喜歡買我畫的歐洲人大部分都來過英國,之後他們還依然會是「常客」;我的作品在國際上也受到很大認可,特別是在亞洲,在香港,新加坡和東京,我並不是百分百依靠歐洲市場。

面孔六:Nathan Lawes,24歲,北京一家貿易公司商業發展經理。活躍的環保人士,支持留歐。

24歲的英國人 Nathan Lawes,在一家北京貿易公司任職商業發展經理。
24歲的英國人 Nathan Lawes,在一家北京貿易公司任職商業發展經理。受訪者提供

如果脱歐,英國可能會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發展經濟。

我來自吉爾福德(Guildford)附近一個小鎮Haslemere,它位於倫敦和朴茨茅斯(Portsmouth)之間。我的直系親屬們都住在英國,從卡迪夫到倫敦,再往北到達拉謨(Durham),我也有住在其他歐盟國家的親人和朋友。在我上大學之前,曾經去東南亞旅行,也曾在香港大學交換。畢業之後我在阿曼蘇丹國住過一段時間,接着搬去倫敦,後來到了北京。因此我覺得我很能理解英國在世界眼中的樣子。

我曾在中國的一家節水公益組織工作,感覺中國的環境保護還是不如歐盟做得好。歐盟對歐盟國家的環境保護起着積極作用,這也加深了我對歐盟的好感,所以我不支持脱歐。

從食物飲品的立法,到鼓勵推行更多可持續能源政策,以及制定污染物減排標準,英國一直都嚴格遵守歐盟的這些發展目標,扮演「領頭羊」的角色,但在英國國內,也有不少人吵着要廢棄這些舉措。如果脱歐成功,英國的環保法會受到削弱,英國可能會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發展經濟。如果英國留在歐盟,英國與其他歐盟國家的能源公司之間還能合作競爭,相互學習,相互制約。那些嚷着要脱歐的人,其實並不明白環境問題對經濟的健康發展是有直接影響的。

如果英國脱歐成功,我想我就不會回到英國定居了。我更想讓我的孩子生活在一個充滿活力,綠色環保,人文豐富的社會環境中。我想歐盟已經算是這個世界上這方面做得比較好的地方之一了。

我現在的工作是在中國發展貿易,歐盟理應合作並分享一些成功經驗。我想中國的領導人也更願意與一個團結的歐洲,而不是一個分裂的歐盟對話。

如果英國要單獨與中國簽署一個自由貿易協定,這可能對中國更有利,因為中國的市場大到不容忽視,中國人口14億,英國只有6千5百萬。而如果把英國放在歐盟中來看,我們的經濟影響力明顯會更大,這就意味着不是6千5百萬的人口,而是全歐盟5億人口參與其中。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出於對自身利益的考慮,一定會遵守歐盟的環保商業法。

面孔七:琭琭先生,華裔,24歲, CO2 Studio探酸傳媒CEO、法律顧問,反對脱歐。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對於脱歐最大的恐懼,是資本和人力自由流動受阻。

我小時候被父母送到英國一所有名的女子寄宿學校,學校裏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同學。我最初對於歐洲的認識是從那裏開始的。當時我最好的朋友,是在比利時出生,英國長大的奧地利人。熄燈的時候,我們會躺在被窩裏吹牛,以後要把歐盟成員國一個一個住遍,喜歡的地方住久一點。所以,作為有投票權的華裔,我支持留歐一點都不意外。

很多人在討論脱歐對於全球的影響,從經濟,政治各個角度。我對於脱歐最大的恐懼就是資本和人力自由流動受阻。

我在倫敦經營一家影視公司,在倫敦上海設有兩個辦公室。我們倫敦辦公室吸引了很多有野心有才華的年輕人,80%的員工都來自歐洲: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的文藝青年特別多。如果脱歐,工作自由流動性較現在相比會大大減弱。此外,我們自製和監製的影視作品拍攝,大部分也在歐洲取景,三天兩頭跑希臘,葡萄牙或者東歐國家(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匈牙利等等)。 記得有次我們在法國拍攝,一名英國籍攝像師受傷了,我們立馬送他去當地最近的醫院,全程治療免費,也沒有耽誤我們拍攝。現在英國人在歐洲,享受的無限制出入、便捷交通、醫療教育等等各種福利,脱歐後將變得困難重重。

我創業、工作加在一起4年了,可以負責任地說:一旦脱歐,其他歐盟國家的人不能在英國影視行業工作,並不代表英國人找到工作的機率更大,相反會導致更加激烈的惡性競爭。其次,會大大影響歐洲各國的文化和人才交流,削弱了影視文化產業所需要的多元化和包容性。第三,會影響類似探酸這樣創業型公司在歐盟申請相關退税的機會,對於去歐洲拍片的積極性會減弱。第四,沒有歐盟法的保護,英國可能會出現無限制的免費加班或者無限制地濫用免費勞動力。這樣搞壞了市場環境,以後影視行業找人會出現大麻煩。

面孔八:Vicky Griffiths,24歲,「Farmers for Britain」成員,支持脱歐。

市場總會在,而我對英國出品的競爭力有信心。

24歲的英國人Vicky Griffiths,在「Farmers for Britain」(農人為英國)擔任執行總監。
24歲的英國人Vicky Griffiths,在「Farmers for Britain」(農人為英國)擔任執行總監。 受訪者提供

我所有家人都從事農業,父母在英格蘭西南部經營一個小農場,所以我一直關心英國農業政策的發展。今年二月,我受邀擔任「Farmers for Britain」(農人為英國)執行總監,成為脱歐運動一員。組織成員都是志願者,由農民與農業持份者組成。組織成立之前,業界人士一般避談歐盟政策,脱歐公投成為了發聲的契機。

英國的農業受歐盟「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 CAP) 管轄,當中包括對農民的直接資助與支持鄉郊經濟的撥款。雖然這些補助成為了農民收入的重要來源,但我們不認為歐盟政策「一刀切」的做法,足以顧全英國農業的發展需要。

首先,CAP行政官僚僵化、浪費公帑,不少農民為了要達到歐盟法規的要求,須額外增加開支,對經營成本造成壓力;而歐盟委員會也持續以執法未達要求為理由,向英國政府追加罰款。單以CAP計算,英國每年向歐盟繳納60億英磅的税費,但英國農民從中得到的補助,卻只有38億英磅。剩下的22億英磅去了哪裡?如此,脱歐後英國政府能省下大大小小的會員費與行政費用,更妥善地管理我們的農業政策、重新分配開支去為業界提供直接資助。誰說我們一定要依賴歐盟的補助?

而英國自行制訂支持本國農業的政策,亦會比「一刀切」的CAP更好。歐洲各國的氣候、環境與農產業體制各異,比如在北極圈蓄養馴鹿與在地中海種植橄欖,兩者天差地別。為何要勉強用單一政策管理歐洲多元的農產業市場呢?

其次,我不相信脱歐後,英國不能重新商議更有利本國經濟的自由貿易協議。歐盟各國根本沒有經濟誘因去增訂貿易堡壘,新的貿易條件不會比現時差,甚至有助英國爭取更有利農產品出口的最惠國待遇。

假如真的有個別歐盟國家決定要增訂貿易堡壘來制裁英國,我們也大可以開放市場,減少這些國家的入口。市場總會在,而我對英國出品的競爭力有信心--英國的氣候、人才的累積與技術的提升,都是英國農業的優勢所在。我相信英國的消費者不會介意多付一點點金錢去支持本國的產品;沒有了歐盟的後盾,我有信心英國農產業依舊可以在世界市場立足。

我也不相信脱歐減少低階移民工人,會令英國農業失去價格優勢。英國有最低工資保障制度,聘請本國工人的開支不會比僱用移民來得高。而很多時候,所謂特定工種聘用不起本國工人只是藉口,只要僱主願意用更有新意的招聘手法,不難吸引本國人加入。

面孔九:Kate Maxwell, 21 歲,愛丁堡大學國際商務與法語專業應屆畢業生,要求留歐。

21歲的蘇格蘭人Kate Maxwell,是愛丁堡大學國際商務與法語專業應屆畢業生。
21歲的蘇格蘭人Kate Maxwell,是愛丁堡大學國際商務與法語專業應屆畢業生。受訪者提供

去歐洲發展意味著人生會有更多可能性。

我在蘇格蘭小城市歐文長大,四年前我來到比歐文繁華很多的首府愛丁堡讀大學。

一開始我並不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工作。醫生?獸醫?小學老師?直到大學最後一年我才想清楚,我喜歡交朋友,熱愛旅行和學習語言,該找一份能夠幫我加速實現這些愛好的工作。最好能去一家在歐洲的跨國公司做市場營銷。我並不想離開英國,我愛這裡的每一寸土地,但我知道,去歐洲發展意味著人生會有更多可能性。

我決定投票留在歐盟,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容易的選擇。我只是不確定這次公投的結果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我的就業和未來職業發展。

現在我可以到意大利、法國、西班牙或者歐洲的任何一個地方去工作生活而不受到限制。但如果英國真的脱離了歐盟,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們會需要申請簽證去另一個歐洲國家工作嗎?對於我們來說,去美國、加拿大這種地方長期工作生活是很困難的,如果我沒能嫁給當地人或者找到一份稀有的工作以便拿到工作簽證,我就肯定要回來。我不希望連歐洲也變成這樣。

專家預測,倘若支持英國脱歐的群體最終獲勝,到2020年英國將減少大約五十五萬個工作機會。這個數據也讓我頭疼不已,如果英國不再屬於歐盟,其他歐洲國家還願意心無芥蒂地聘請英國人嗎?我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我大學讀的項目,屬於歐盟伊拉斯謨全球(Erasmus Mundus)計畫,這讓我有機會到法國學習了一段時間。這個教育計畫,針對高等教育的學術研究機構及教職員、學生,促進國際間學術與文化交流。最重要的是,對歐盟學生優先錄取。但如果我們離開了歐盟,未來英國的學生也許就會被這樣的計畫拒之門外了。

如果最後支持留下和離開的人比例差不多,我可能會覺得奇怪。因為我周圍的人沒有誰想要投票離開,我和我的爸爸、媽媽、姊姊、還有所有朋友都會投票讓英國留在歐盟。

面孔十:Jamie Baird,23歲,北愛爾蘭人,慈善機構工作者,支持留歐

北愛爾蘭23歲慈善機構工作者Jamie Baird。
北愛爾蘭23歲慈善機構工作者Jamie Baird。受訪者提供

我不想看見英國成為一個孤獨的,被孤立的,無助的國家,歐洲國家應該團結在一起,為各自國家的發展建言獻策。

我來自北愛爾蘭的首府貝爾法斯特,我們這裏是英國唯一一個與其他歐洲國家在陸地上接壤的地區。如果英國脱歐會對當地居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所以我支持英國留在歐盟。

對於住在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交界處城鎮中的居民們而言,現在都很擔心如果英國脱歐成功,他們將不能再自由穿梭兩地。另外人們還有一些政治憂慮,認為北愛爾蘭的和平進程可能會受到阻礙,因為現在的和平穩定狀態是建立在歐盟人權法基礎上的,如果英國脱歐成功,這些條例都會被修改,到時候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我現在在英格蘭一家慈善機構做一些溝通協調工作,經常兩地往返,回家探望我的親人朋友。如果英國脱歐,會對我生活造成間接影響。我工作的地方專門幫助弱勢群體,所以我很關注人權問題。我擔心一旦脱歐,英國包容的人道主義形象會受到損害。人們希望英國退出歐盟的很大原因,就在於想要控制英國的移民數量,雖然我承認這很重要,但我覺得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帶有一些種族主義和分裂主義傾向。一旦英國脱離歐盟,這種可能性將會增大,甚至會演變成英國對周圍國家人民的不滿。

儘管英國與其他歐盟成員國們相比非常不同,但我覺得英國和這些國家之間確實擁有一些不可分割的聯繫。我小的時候經常去西班牙過暑假,對於很多英國人而言,鄰近國家,比如法國和德國,都是度假勝地。英國從歐盟那裏也得到很多補助和支持。如果脱歐,我認為會對英國造成不可挽回的經濟損失。我不想看見英國成為一個孤獨的,被孤立的,無助的國家,歐洲國家應該團結在一起,為各自國家的發展建言獻策。

(完)

英國脫歐 英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