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國際

脫歐公投──倫敦穆斯林市長的首場「戰役」

在這樣一個決定英國未來的時刻,在倫敦這樣一個改變迅速的都市,新任市長薩迪克·汗的強硬手腕是否會成為改變倫敦的契機?


倫敦新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出席英國廣播公司(BBC)在倫敦溫布利體育館(Wembley Arena)舉辦脫歐對留歐電視直播辯論。
倫敦新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出席英國廣播公司(BBC)在倫敦溫布利體育館(Wembley Arena)舉辦脫歐對留歐電視直播辯論。攝 : Jeff Overs/BBC via Getty Images

「英國人只有脫歐才能奪回對移民問題的控制權!」倫敦前任市長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發言引來了現場一片掌聲。

「你是在利用人們(對移民)的恐懼來製造仇恨!」倫敦現任薩迪克·汗(Sadiq Khan)揮動著手立即反擊。

這是一場發生在倫敦前後兩任市長間的電視辯論,辯論的主題正是近在眼前的英國脫歐公投。

公投中,最受關注的便是移民問題。倫敦現任市長薩迪克·汗所屬的工黨是支持英國留歐的主力,他本人表示,倫敦有超過五十萬個就業崗位,依賴英國作為歐盟成員國才能確保,呼籲倫敦市民在公投中積極投票,確保英國繼續留在歐盟。他還與曾經攻擊過自己的首相卡梅倫因留歐「牽手」,共同造勢呼籲民眾投「留歐」一票。

在這場辯論中,薩迪克·汗代表工黨,與前任市長、保守黨約翰遜,就「是否應該退出歐盟」進行了一場激烈的電視辯論。剛退位的前市長約翰遜不久前明確表態支持英國退出歐盟。他指責首相卡梅倫不能有效解決大量歐洲移民湧入英國的問題。支持脫歐的派別認為,只有英國脫離歐盟,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移民問題。

主力留歐派、剛當選不久的倫敦市長薩迪克·汗就這樣迎來了自己上任後的第一場「戰役」。

「這對倫敦來說是件好事」

這位第二代移民出身,代表工黨參選的巴基斯坦裔穆斯林,以56.8% 的得票率擊敗了保守黨候選人扎克·古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接替已治理倫敦八年的保守黨市長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

當選後隔日,薩迪克·汗便「綠色出行」,先坐巴士,再轉地鐵到市政廳上班,許多支持者早早在市政廳外頭等待他就任第一天的演說。

薩迪克·汗的伊斯蘭背景成為選前和選後爭議焦點。其競爭對手古德史密斯及現任英國首相卡梅倫,曾在選舉中多次聚焦薩迪克·汗穆斯林出身,把它與極端份子形象連結。競選期間卡梅倫在一場英國下議院辯論中,指責薩迪克·汗與前穆斯林伊瑪目、極端份子Suliman Gani過從甚密。

外界密切關注薩迪克·汗上任後,倫敦的安保和氣氛是否會出現大的轉變。在就任的第二天,薩迪克·汗便與巴黎市長會面,討論自去年十一月巴黎恐襲後如何維持都市安全,他表示,「為維護倫敦的安全,我想要讓倫敦警察能夠與法國防恐單位有更緊密的合作。」

有民眾表示,選出二代移民的穆斯林市長,是件好事。

「(選舉結果)象徵著倫敦仍擁有著多元,包容開放的涵融性,這對倫敦是來說絕對是件好事。」就讀於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政治系的十九歲Annie說。

脫歐公投成上任後首個考驗

不論是競選主軸,或是勝選後的演說,薩迪克·汗都不斷地圍繞「團結」「多元」及「平等」等字眼,在他的主要競選影片及許多電視辯論當中也一直重複:「我致力打造一個適合『所有』倫敦人的城市。我要讓『所有的倫敦人』擁有像我在倫敦時一樣的機會:一個可以負擔的房子,一份適當足夠的工作及薪水,一個每個人都能負擔得起安全的交通系統,及乾淨舒適的環境。」

根據2014年的統計,整個大倫敦人口中平均有34% 於國外出生的人口,當中最高比例來自印度,波蘭和孟加拉。但這麼多的外移人口裏,並非所有人都享有投票權,很多沒有歐盟國和英聯邦公民身份的人,即使已經拿到永久居留權,和市民付一樣的稅金多年,也仍然不能投票。

市民在議會廣場外揮動英國與歐盟旗幟。
市民在議會廣場外揮動英國與歐盟旗幟。攝 : Neil Hall/REUTERS

薩迪克·汗勝選的區域,正是集中在移民人口比例高的地區。位於近倫敦市中心的Camden及Haringey是他勝選的其中兩區,多為孟加拉及土耳其移民聚集地,街上滿佈土耳其及南亞餐館,一名餐館經營者表示,「雖然我並沒有投票權,但仍樂見薩迪克·汗當選。」

許多年輕的倫敦選民,都表示雖然不甚熟悉當中的爭議點,及退歐與否真正影響的細節層面,但相信歐盟背後所代表的「聯合及自由」的基本價值,所以仍希望留在歐盟。

「在一次到比利時的旅行中,我發現在布魯塞爾有非常多英國人,因工作需要於兩地間頻常往返,如果英國退出歐盟麼屆時會有大批人受到影響。」一位於東倫敦成長求學的市民對此表示。

一位現年四十歲的倫敦市民向我表示,由於發展的差距,隨著歐盟擴張,越來越多東歐人想到英國工作。「即便在英國拿低於平均水平的薪水,還是比原本國家的平均還要再高上十倍,即便在英國花費較高,他們仍然願意來英國賺錢。即使我們不屬於申根國,但對於像羅馬尼亞或是波蘭等歐盟成員國公民,仍無法阻止他們進來英國工作,而他們多聚集在倫敦。」他說。

房價,交通 萬物騰貴 民眾冀新市長改善民生

除了公投,普通倫敦市民更關注的是民生問題。倫敦在不到十年中,房價及交通費用年年上升,已經到了連從小住在倫敦的英國人都叫苦的地步。

一位從商的倫敦人Wayne說,「即使我從小住在倫敦,甚至也有了一棟在倫敦的房子,我都還是覺得倫敦這十年間的生活費用實在太貴,連薪水都沒有辦法讓我無憂地追求想要的生活,更不用想那些才到倫敦不久的人,光是讓收支打平就很辛苦了。」

Wayne解釋,因為有太多中國及俄國買家來英國置產,不論是買了房子然後外租,還是放著讓它增值,都讓倫敦房價居高不下,連帶著地鐵和巴士也跟著受到影響。

對於住宅及交通兩大重點事務中,薩迪克·汗提出每年建造80萬戶可負擔住宅,租金為當地平均薪水的三分之一,對第一次買房的可以用「半租半買」的方式,特別是那些因為一直存不到首期,而被迫租房超過五年的人。在工黨執政時曾擔任交通部長的他也保證,在倫敦市長任期內,會凍結地鐵和巴士的現行費用。現在倫敦單程地鐵票價,已高達4.9英鎊。

對上述兩項政策,Wayne表示難度很高,「他的確可以提出這些施政計畫,但要蓋房子就必須與建商合作,當中有許多股東,如果他們認為不敷成本,那麼他們可以不跟政府合作。交通也是一樣。唯一可能的解法是向那些大企業如Google或Amazone抽稅,但如果英國政府開始向它們抽稅,那它們大可移出英國市場,到時受影響的也會是人民。」

Wayne說雖然薩迪克·汗的平民故事很激勵人心,但覺得他親民不夠,讓人覺得有距離感。「因為讓我覺得他只顧著自己想做什麼,但忘了這是一個民主國家,很多事情不是他想做就可以做到的。」他說。

薩迪克·汗的勝選給倫敦市長歷史,劃下一個強烈的轉捩點。對於他選前許諾的政見在任期內能實現多少,市民仍多持觀望態度。即使強悍個性並非人人歡迎,但在倫敦這樣一個改變迅速的都市,薩迪克·汗的強硬手腕也許才是能真正改變倫敦的契機。

英國脫歐 英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