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科研大躍進?中國計劃到2020年在科研經費及論文數量上趕超美國


圖為科研人員正進行食品檢測實驗。
中國計劃到2020年在科研經費及論文數量上趕超美國。圖為中國科研人員正進行實驗。攝:Guang Niu/ Getty Images

6月14日,掌管中國大陸自然科學基金撥款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下稱「基金委」)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正式發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十三五」發展規劃》(下稱《規劃》)。

《規劃》稱,在「十三五」末期的2020年,中國在科研經費投入及論文發表數量上,都將與目前世界第一的美國相當。根據基金委公布的數據,美國目前的年均科研經費投入比中國多出一半,論文產出則比中國多了三分之一。

1980年代初,為推動中國科技體制改革,變革科研經費撥款方式,中國科學院89位院士(當時稱「學部委員」)聯名致函中共中央、國務院,建議設立面向全國的自然科學基金。1986年,國務院批准成立基金委,距今正好30年。

基金委誕生後,儘管對中國自然科學研究的發展起到不小的推動作用,但其在科研經費分配等方面的體制性弊病也一直備受指責。2010年,兩位著名生物學家,清華大學的施一公和北京大學的饒毅在國際學術期刊 Science 上聯合撰文,批判中國科研經費分配體制和科研文化問題。他們認為,中國科研經費近年來雖然持續以20%的比例增長,但並未對科學研究起到應有的促進作用,現行經費分配體制中的各種「潛規則」在某種程度上阻礙了創新發展。例如兩人曾呼籲,研究經費應該基於學術能力優劣分配,而不是依賴私人關係。

但這類諫言在中國當局追求成為「科技強國」的宏大目標面前顯得微不足道。中國國務院上月印發《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提出「三步走」戰略目標:到2020年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2030年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2050年則要建成「世界科技創新強國」。

厚植科學基礎,增強源頭供給,對於決勝『十三五』至關重要。我們將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聚力培育源頭創新,服務創新驅動發展,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不斷做出新的貢獻!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高文

基金委的《規劃》也應運而生。基金委副主任高文在14日的發布會上介紹稱,《規劃》的目標體系分為兩個層面。第一層是實現基礎研究「三個並行」:

  • 在2020年達到「總量並行」,即學術產出和資源投入總量與發達國家相當;
  • 在2030年達到「貢獻並行」,即中國科學家為世界科學發展做出與科技強國相媲美的貢獻,形成引領全球學術發展的「中國學派」;
  • 在2050年達到「源頭並行」,即對世界科學發展有重大原創貢獻,為中國建成「科技創新強國」提供源頭支撐。

第二層則是建設卓越科學資助機構,包括在完善體制機制方面做到「評審制度公正、績效回報豐富、全球視野開闊、管理服務高效、資源總量宏大、資助譜系多樣」等,以實現「世界一流的卓越管理」。

高文表示,「『三個並行』與國家創新驅動發展『三步走』戰略目標相呼應,經過努力是可以實現的。」

具體而言,「三個並行」的第一步是要在2020年,讓中國在科研經費投入和論文發表總數上與美國相當。高文介紹稱,今年美國科學基金會的投入是77億美元,純粹用於研究方面大概是60億美元,而中國的投入則相當於40億美元;而中國科研人員每年的論文產出佔全世界18%左右,美國佔24%左右。

為實現與美國「看齊」的目標,《規劃》提出,今後將資助探索類項目、人才類項目、工具類項目和融合類項目等。舉例來說,探索類項目每年布局600個左右的重點項目,每個項目有300萬人民幣資金支持,五年後大概會有3000餘項重點項目。而在學科均衡布局基礎上,《規劃》遴選了118個學科優先發展領域和16個綜合交叉領域,鼓勵科研人員結合科學前沿和「國家需求」探索創新。

學術不端的起因來自科研評估系統。因為該系統往往簡單地將經濟利益和職業前途與一些量化指標掛鈎,如發表的論文數量──特別是發表在影響因子達到某個級別以上的期刊上,以及獲得的資金數量等。

自然出版集團去年11月發布《轉型中的中國科研》白皮書

在此之前,中國的科研經費申請、學術不端等體制性問題也引起了國際關注。自然出版集團(Nature Publishing Group)去年11月25日發布《轉型中的中國科研》白皮書,根據對1700多名中國科研人員的調查,指出中國科研在資助、實施和成果傳播三個階段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中國科研經費儘管在總量上投入很大,但白皮書顯示,申請經費的相關手續佔用了中國科研人員很大一部分工作時間;資助機構對基礎研究投入不足、對探索性項目不敢承擔風險;年輕科研人員申請經費時面臨名額太少、期限太短等障礙。

白皮書指出,雖然中國論文發表數量有大幅增加,但用代表學術影響力的「標準化論文引用影響指數」(Normalized Citation Impact)來衡量,中國仍落後於世界平均水平。此外,中國科研人員去年因為學術不端行為被國際期刊撤回逾百篇論文,顯示出僅衡量論文數量這種單一化的評價體系,促使部分科研人員「鋌而走險」,而忽略了從事科研的初衷。

300
基金委成立30年來,中國大陸自然科學基金投入總量從8000萬人民幣增加至248億人民幣,增長了300倍。

聲音

我們始終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確實把管好用好科研經費這份責任牢牢記心上。

中國國家自然基金委副秘書長、新聞發言人韓宇

除了做研究,還要做財務,科學家被活活逼成了會計師。

中國高校科研人員

研究人員告訴我,基礎數學的科研經費中,「人頭費」(編註:科研人員勞務費)的比例還不到30%,其他只能用來購買設備。基礎數學要買什麼設備啊?提高人員費用比例,就是承認人才和智力勞動的價值。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

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縮寫作NSFC),簡稱自然科學基金委,是管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正部級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於1986年2月14日批准成立面向全國的自然科學基金,目的是推動中華人民共和國科技體制改革,變革科研經費撥款方式。而自然科學基金委成立的目的是為中國的科學研究和交流提供科研經費資助。2010年以來,每年管理並用於資助科學研究項目的資金總額已超過100億元。自然科學基金委是管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根據國家發展科學技術的方針、政策和規劃,有效運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支持基礎研究,堅持自由探索,發揮導向作用,發現和培養科學技術人才,促進科學技術進步和經濟社會協調發展。(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新華網21世紀經濟報導科學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