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在香港 風物

詠春師傅 Alex Richter: 缺失的江湖,也是香港殖民史

他的師公是葉問封門弟子梁挺,他跟年事已高的各派師傅飲茶作口述紀錄,發現香港武術史原來與殖民地歷史環環相扣……


引子

「編造的Ip(葉),正逐漸壓倒歷史上的Yip(葉)」,美國詠春師傅韋陀 Sifu Alex Richter於今年年初出席《葉問3》紐約首映後,在臉書上這樣寫到。

春天,我跟隨這位香港詠春體育會永遠「鬼佬」(Gweilo)會員,到太子地鐵站旁的會址拜訪。Alex 既是葉問門生——其師公是葉問「封門弟子」梁挺,也是港產片「Kung Fu Geek」功夫發燒友,虛實推移間,他對一代宗師的真假故事,以至「逝去的香港武林」大圖像軌跡,可謂比誰都瞭如指掌,也更着緊。

過去幾年,他經常從美國回到自己的「第二個家」——香港,跟年事已高的各派師傅和影視武師飲茶,作口述紀錄,翻歷史舊賬。本打算為一位對香港功夫黃金年代作重要貢獻的「華探長」寫書,結果計劃已超乎想像。他發現,本地武術史,原來與殖民地歷史環環相扣,他的書寫便由文字延伸至影像拍攝。動機純為「報恩」,沒李小龍葉問、沒關德興劉家良,也不會有今日把詠春傳承視為終身志業的 Alex⋯⋯

歐美有不少詠春學校希望加盟花旗詠春體育會聯盟,卻被Alex拒絕,因不想濫收門生以保證教學質素,也是對前輩的尊重。
歐美有不少詠春學校希望加盟花旗詠春體育會聯盟,卻被Alex拒絕,因不想濫收門生以保證教學質素,也是對前輩的尊重。圖片由Alex提供

尋訪詠春體育會與土瓜灣的廢棄武林

「香港的武術史是個寶藏,可惜逐漸老去隱匿,實在浪費。大家路經油麻地某跌打醫館,卻不知坐在裡面的龍啟明,是本地武術史很重要又博學的師傅;不知道曾見證李小龍和劉大川比武的師傅廖子強,中風後在旺角家中休養。在所有這些脈胳和可貴知識消失之前,還剩多少時間?」

操一口流利廣東話的 Alex強調,自己感興趣的研究範圍很狹窄,只聚焦詠春及相關南方拳派。他正在深入追查的「華探長」(編者按:華人探長。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政府部門中華人擔任的稍高職位並不普及,不少職務都有華洋之分,而華探長一般與洋警司相對),拉闊了自己的視野。他認為,中華國術總會創辦人趙式慶,以3D新媒體紀錄各門派招式的「香港武術活態資料庫」,應該受到更多關注。趙式慶是船王之孫,Alex则是在紐約創辦花旗詠春體育會(City Wing Tsun Athletic Association)的「鬼佬」,以各自方式,與時間賽跑。

2016年,Alex 已回港兩次。農曆新年和香港太太帶一對小女兒回來拜年,同時進行紀錄拍攝,包括葉問創辦的詠春體育會、跟問公弟子遊走當年宗師授徒的深水埗,亦不忘出席好友龍比意(Bey Logan)擔任聯合制片人的《臥虎藏龍:青冥寶劍》首映。3月底,Alex 帶美國學員作香港「尋根究底」之旅,看看面目全非的李小龍九龍塘故居、跟不同門派師傅上課。

王家衛的葉問調研,絕對是個等待解密的寶庫。徐導更來個移形換影,找廖凡演陳識,因其臉型神態酷似李小龍。《師父》結尾一場「詠春八斬刀對天津武林」長巷大戰,也是向李小龍致敬。

去訪問的路上,我在人來人往的花園街垃圾站旁尋覓「詠春體育會」,它曾在1968年以聯誼會之名註冊,1974年易名遷到此自置物業至今。舊式電梯打開,便見每周授拳時間表,教練包括宗師兩子葉準、葉正和幾位授徒。美國學員正在耍拳,跟隨問公二十年的弟子唐祖志師傅偶爾出手指正。有師徒專誠從澳門過來交流,打打木人樁。廿來歲的阿才說,平時以教泰拳維生,學泰拳的人可多,十來歲也有,因為有比賽。

剛從北京回港的我,給 Alex 和唐師傅送上北方視角的詠春——北京導演徐皓峰2015年拍攝的電影《師父》DVD。徐皓峰在《南方都市報》的訪問中透露,他寫從廣州到天津收徒「踢館」的虛構人物陳識,靈感來自葉問。徐皓峰曾是王家衛《一代宗師》的編劇,並憑此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他曾在參與《一代宗師》劇本期間,知悉當年葉問確實栽培過一位徒弟在香港「踢館」,媒體爭相報導,詠春聲名從此響起。王家衛的葉問調研,絕對是個等待解密的寶庫。徐導更來個移形換影,電影《師父》裡,他找廖凡來演陳識,因其臉型神態酷似李小龍。《師父》結尾一場「詠春八斬刀對天津武林」長巷大戰,也是向李小龍致敬。

從太子坐地鐵到土瓜灣某工業大廈拜訪洪拳師傅,又發現另一片被遺棄的武林。單位內,一邊有黃飛鴻林世榮宗師照、刀劍兵器、有皇冠的「KEEP CALM AND HUNG GAR」打印,另一邊堆滿被搶救回來的遺物。紙皮箱和紅白藍膠袋內,全是1970至1990年代初港產片中英文版本:《精武門》、《猛龍過江》、《鐵掌旋風腿》、《馬路小英雄》、《小英雄大鬧唐人街》、《帝女花》(吳宇森版)、《死亡遊戲》、《龍騰虎躍》、《英雄本色II》、《衛斯理傳奇》、《老虎出更》、《特警屠龍》、《笑傲江湖》、《倩女幽魂II》、《一觸即發》、《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一本本《Bruce Lee’s Game of Death ﹣Press Kit》更見八軌刀。

Alex 說,香港電影資料館的人早前來過。原來,這裡也是龍比意的製作公司。他是在港二十多年的英國人,1996年撰寫《Hong Kong Action Cinema》,既是電影人也是洪門弟子。早前他帶 Alex 拍攝曾參與《倩女幽魂II》及《鐵馬騮》的李輝師傅。美國學員跟洪拳師傅「過招」,剎見手臂中文紋身:「出手不留情/留情不出手」。兩位中學生,背著書包上來,專心旁聽。

從太子坐地鐵到土瓜灣某工業大廈拜訪洪拳師傅,又發現另一片被遺棄的武林⋯⋯

Alex Richter(前排左一)帶領美國學員到香港詠春體育會,拜訪跟隨葉問二十年的唐祖志師傅(前排正中)。北京詠春拳學總會前年曾跟央視導演來此拍攝節目。
Alex Richter(前排左一)帶領美國學員到香港詠春體育會,拜訪跟隨葉問二十年的唐祖志師傅(前排正中)。北京詠春拳學總會前年曾跟央視導演來此拍攝節目。攝:Lo

香港近代武術史尋找計劃:詠春華探長

去年,内地媒体「VICE中國」在優酷網上發放《功夫大師在紐約:Alex(詠春)》後,負責的香港監製好友鍾偉杰說,Alex 有個「尋找鄧生」計劃,準備寫一部書,問我有沒興趣協助中文翻譯的出版,以及找資助合作拍攝美國人尋找鄧生的紀錄片。話說 Alex 在鑽研史料時發現,葉問晚年的照片中,總出現一位高大威猛人物,後來從老師傅口中得悉,這位問公「封門弟子」兼「守護人」,正是當年港九武術界無人不識又十分敬重的華探長鄧生。(編者按:華人探長。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政府部門中華人擔任的稍高職位並不普及,不少職務都有華洋之分,而華探長一般與洋警司相對。)

在鍥而不捨的追尋下——拜見各界老前輩、翻查檔案資料剪報、刊登尋人廣告、聯絡其法國徒弟、翻閱 Martin Booth 的《The Dragon Syndicates》⋯⋯蛛絲馬跡逐漸浮現:鄧生,在皇家警隊廿多年,綽號「大王」,1968年退休前是深水埗區探長;一手促成問公心願的「詠春體育會」;香港中國國術總會(創會成員包括關德興)首任會長,協助修改禁止公開舞獅及武術比賽的法例;1967年邀問公在新蒲崗警察俱樂部示範木人樁並拍下珍貴超八片段、安排李小龍和劉大川在自己的粉嶺別墅打擂台;1977年被廉政公署通緝失踪時,是新界鄉議局議員和粉嶺鄉事會副主席;1987年於台灣逝世。

同時,讓大家理解,香港近代武術史,在文化、經濟、社會上,與香港殖民歷史是不可分割的。

「鄧生的故事只能發生在他身處的時代背景,一個獨特個案。如果沒有鄧生,當年的香港武術界不會有如此成果。不幸地,有人極力隱瞞甚至詆毀他。」Alex 的出發點很純粹,「我希望透過他對武術界的貢獻,向大家展示香港功夫的黃金時代(1968-1980)。同時,讓大家理解,香港近代武術史,在文化、經濟、社會上,與香港殖民歷史是不可分割的。」

Alex 給我看的,只是大量資料搜集的點點碎片,已能窺見當年報紙形容為「詠春高手」的背後,折射出一個更複雜的年代。當年不少警務人員,亦因鄧生而拜師學藝。Alex 的尋找,此刻卻遇到不少障礙阻力,因它牽扯的,豈只是等待填補的江湖史,更關乎一代宗師的聲名。歷史不是非黑則白,然而所有葉問電影只能以編造來迴避——梁朝偉版,抗日結束到1949年逃難香港之間的史實被消失,因問公曾任職國民黨「警察局」;黃秋生版,陳小春飾演的警察鄧聲,只能當個與事實不乎的閒角;帶起葉問潮的甄子丹,終結篇更荒誕地出現黑幫大佬泰臣(Mike Tyson)。

Alex 的尋找,此刻卻遇到不少障礙阻力,因它牽扯的,豈只是等待填補的江湖史,更關乎一代宗師的聲名。

武術最美好的部分

由当年《一代宗師》到電影《師父》,徐皓峰的作品要傳承的,都正是「民國老規矩」。而1977年出生的Alex說:「詠春理應獲得自由!武林門派就像宗教般,害怕不斷變易的世界,把『秘密』鎖起來。」

「把武術遮蓋在神秘面紗下,正是將其扼殺的原委。武術的歷史,因有其特定背景而非常主觀,譬如清朝或1960年代,但它應該是一個承先啟後的起點而非終點。詠春隨時代演變,即使葉問對自己的體系亦作了不少改良。將詠春簡化為一種自衛術,恐怕辜負了先師對這套漂亮拳術底藏的期許。武術界現在到底怎樣?我們需要更好的答案。」

以現代西方認知體系重新演繹傳統中國文化,最美好的,正是兩種文化的『交叉授粉』(Cross-pollination)。

花旗詠春體育會官方網頁開宗明義:致力推廣傳承「免於政治、聯群結黨和狂熱崇拜」的詠春藝術,與自由思想的志同道合者結盟。Alex 每年帶學員來港尋根,到粉嶺為「葉公繼問」掃墓之餘,順道吸取其他門派功夫大法,去佛山也會參觀黃飛鴻博物館。前年,應香港中國國術總會之邀,在九龍公園功夫角示範「黐手」,亦會出席駐紐約的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活動,為洪拳師傅劉家良回顧講解《少林三十六房》。

今次回港,他帶來剛出版的《小念頭》系列之二(The Little Idea: Wing Chun Companion Book II), 附中文注解及廣東話併音的英文教本,企圖將詠春知識解構重整,因他讀過的大部份詠春書籍都非常「自衛」,隱藏各種派系攻擊的明爭暗鬥。「以現代西方認知體系重新演繹傳統中國文化,最美好的,正是兩種文化的『交叉授粉』(Cross-pollination)。」身為德國與古巴混血兒,讓他更能體悟跨文化的本質。

洪拳工廈單位內,堆滿李小龍和港產功夫片當年的東南亞和海外宣傳本事及海報。
洪拳工廈單位內,堆滿李小龍和港產功夫片當年的東南亞和海外宣傳本事及海報。攝:Lo

已習空手道一年的小子,接下來的人生從此改變。睡房牆上沒 Michael Jackson 沒 Jordan,只有李小龍、關德興和葉問。

Alex 與詠春以至香港的緣份,發生在9歲某天,爸爸帶著《龍爭虎鬥》錄映回家。已習空手道一年的小子,接下來的人生從此改變。睡房牆上沒 Michael Jackson 沒 Jordan,只有李小龍、關德興和葉問。直至他跑到德國上全日制詠春班,每周五天,每天六小時,終得「呼召」,立志當師傅。2002年創辦花旗詠春體育會,跟師父 Keith Kernspecht 的師父梁挺學習。

「師傅的工作,不是沽名吊譽,而是幫助學員,指導人生。」他把詠春視為是一門巧妙地解決問題的藝術,有時借用道家或中國哲學概念,如陰陽關係。「譬如,當學員理解到如何狡黠地『借力』,借用對方的力量,他們就能將這些應用在日常生活的衝撞,以至與人的互動。『黐手』需要極度專注,同樣可應用到生活層面。這些,就是功夫。」

他說,武術有種「清瀉」作用,能把人類底藏的動物侵略本性等過剩的負能量釋放。「冥想可讓人寧靜下來,但還不及對著沙包出氣,把內裡的惡鬼趕走。」今日,花旗詠春體育會聯盟在北美已有十間學校,內地百度百科「詠春拳」也有 Alex 耍棍照,但他仍以師傅自居,最討厭歐美有不少習武之人,學了點拳腳功夫便自稱「大師」(Master或Grandmaster)。

當老派思想面對全球化

「很多像我這樣一代的西方人,腦海都有這幕,就是李小龍一個打十個。那種『充權』(empowerment)感覺——能夠為面對不公義站起來,跨越不同文化。我的學員中,西方人比亞洲人更欣賞功夫的美學與哲理性。」雖然每次回港,Alex 就很容易進入「李小龍心神狀態」,但他並沒凝定在過去那一幕。十多年前,師公梁挺給他取名「韋陀」——Richter 的廣東話。「我讀到另一個『Alex』,被認為是佛祖教義的守護者,有趣的平行。若我能被視為此詠春派系的守護者、編纂者或整合者,我會很高興。」

花旗詠春體育會紐約總部內有書法對聯:「詠春傳正統,寰宇匯同仁」。作為全球化下的跨文化「交匯者」,Alex 與其他歐美「大師」最關鍵分別是,深明任何功夫,都不能與其文化背景思維切割。「記得大約十年前,跟師公在香港上教練班,我是唯一外國人,他用廣東話解釋詠春秘訣『點點清』,又模仿黃飛鴻電影中關德興斷斷續續、『點接點』的獨特說話語氣為例。當時我想,其他『鬼佬』肯定沒法明白這個關德興與詠春理論的關係。突然間,我發現自己原來比想像中的 Kung Fu Geek 更痴迷。」

作為全球化下的跨文化「交匯者」,Alex 與其他歐美「大師」最關鍵分別是,深明任何功夫,都不能與其文化背景思維切割。

在史上最長的電影系列《黃飛鴻》後,現已進入「葉問年代」,詠春突然被爭奪為「國粹」,螢幕上的 Ip Man 正取替真實的 Yip Man。雖然 Alex 更喜歡邱禮濤的《葉問:終極一戰》,因較接近現實也最能捕捉舊香港感覺,但甄子丹確實有功。

「葉問電影最正面影響,是吸引更多中國人來我們學校,令新一代對自己的文化重新感興趣,雖然他們要反過來跟『鬼佬』學習。」 花旗詠春體育會猶如聯合國,學員和導師來自不同膚色族群。「能透過武學藝術,將五湖四海連繫一起,感覺神奇。宗師肯定不高興,他甚至不想詠春傳揚到中國北方,更遑論『鬼佬』!」

假如問公尚在,他可會因鬼佬徒孫為南派武術遺產所作的努力而感動?——「如果他聽見我說廣東話,或者明白詠春之於我的意義⋯⋯我明白老派思想,還是不能落在非中國人手上。」無論如何,對 Alex 來說,「功夫」兩個字,就是學海無涯、一生一世。

香港 世界公民在香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