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旅行 F&B

3間香港咖啡館,讓你啜飲一杯澳洲時光

不含糊的咖啡,大塊玻璃窗、原木料、暖色調光線打造的空間,展現出澳洲風咖啡館在講究與隨性中拿捏精準的功力。


位於西營盤咖啡館-Winstons Coffee。
位於西營盤咖啡館-Winstons Coffee。攝:盧翊銘/端傳媒
西營盤咖啡館-Winstons Coffee。
西營盤咖啡館-Winstons Coffee。攝:盧翊銘/端傳媒
附近的蛋糕店製作的抹茶蛋撻。
附近的蛋糕店製作的抹茶蛋撻。攝:盧翊銘/端傳媒

Tunny Grattidge搬來香港快兩年了,他在這找到了很棒的漢堡店、常去的酒吧,甚至一間能吃到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家鄉菜的海邊餐廳,這樣下來,他的「心靈和胃」撫慰清單大概只剩下一項有待完成:「早上7點在家附近喝一杯正宗的Flat White。」

乍一看,這不是什麼太難達成的願望,雖然起步晚於日本和台灣,但香港擁抱第三波咖啡浪潮的店家正變得愈來愈多。不過,目前香港的咖啡館目前還大多分佈在商圈及其周圍。換句話說,想要在睡眼惺忪時踏着拖鞋到家附近五分鐘的地方,喝上一杯好咖啡,就跟起床後就能下樓買到剛出爐、鬆脆度正好的牛角包一樣困難。

但在Tunny生活及工作超過十年的澳洲,事情可不是這樣。「每個街區都有自己的咖啡館,人們在那裏交談、歡笑、生活,咖啡是再日常不過的一部分。」Tunny說。

也許聽來有點意外,但澳洲是當下咖啡文化發展得最成熟的地區之一。根據美國調研公司IBISWorld的報告,澳洲的咖啡業營收在去年已達到50億美元,並以每年超過7%的速度繼續上漲。不僅如此,當地九成以上的咖啡館都為私人經營,並且很早就表現出對公平貿易、有機、單品咖啡的興趣。2000年,星巴克同時進駐香港和澳洲,到如今香港的星巴克數量已達到約150間,但整個澳洲卻不過20幾間,用Bloomberg去年一份報導的話來說,「數量與時代廣場附近的星巴克總數相若」。

澳洲本來是個更熱衷茶的地方,但當二戰時,匆匆出走的意大利人和希臘人在他們的行李箱裏塞上咖啡壺,移居到澳洲後,事情發生了改變。人們不僅愛上了咖啡,並在一種無拘束地氛圍中,實驗着牛奶、咖啡、泡沫或其它搭配,滿足當地人細緻的味蕾。而這種蝴蝶效應,將有可能要在穿梭於香港及澳洲之間的人身上再度重演。

2016年初,Tunny連同幾個朋友在西營盤開了Winstons Coffee。這個港島西邊的老區混雜着舊式唐樓和新派住宅,有Tunny需要的消費人群、社區氛圍和適宜的租金。最後一點尤為重要,店裏絕大部分飲品都低於35港幣,這也是澳洲特色之一,「好咖啡是人們可以日常負擔的,」Tunny說,「而這才是營造社區感的重點。」

店裏能找到澳洲咖啡館常見品類,比如 Piccolo、Flat White及Chai Latte。
店裏能找到澳洲咖啡館常見品類,比如 Piccolo、Flat White及Chai Latte。攝:盧翊銘/端傳媒
選址特意挑了寫字區集中的小街,希望能和附近上班族建立起互動關係。
選址特意挑了寫字區集中的小街,希望能和附近上班族建立起互動關係。攝:盧翊銘/端傳媒
位於鰂魚湧咖啡館-Nutsy Coffee Bar。
位於鰂魚湧咖啡館-Nutsy Coffee Bar。 攝:盧翊銘/端傳媒
位於鰂魚湧咖啡館-Nutsy Coffee Bar。
位於鰂魚湧咖啡館-Nutsy Coffee Bar。攝:盧翊銘/端傳媒

「社區感」也是Nusty Coffee Bar的創辦人Ollie和Gary所看重的。兩人自幼隨家人移居澳洲,自此培養了對咖啡的愛好。「澳洲到處都是好喝的咖啡,而且每杯常常只需要20塊港幣!」Ollie說。2009年返港生活時,他一度戒掉了咖啡:「香港的咖啡很貴,品質上乘的店也不多,要喝上一杯變成某種特定的消閒節目,得特意安排時間搭車前往,實在是太麻煩了。」

兩人新開不久的咖啡店位於港島東邊的鰂魚涌地鐵站附近,志在向周圍的上班族提供一杯有品質的咖啡。「早上第一杯咖啡是很重要的,」Ollie說,也許是想起了自己最初的咖啡經驗:「在澳洲讀中學時,家離學校很遠,要換兩趟車。我會在中途換車時買一杯咖啡,剛開始只覺得苦,然後慢慢地,喜歡上它的滋味。」

Winstons和Nusty都看重咖啡質素,但採訪過程中,除了我主動發問,他們一次也沒有主動提起選用的咖啡豆品種、烘焙方式等「技術性」話題。雖然他們還蠻有話可說的:Winstons選用的咖啡豆來自紐西蘭的Allpress,品牌商會通過與咖啡農的密切互動來保證品質;Nusty的咖啡豆則出自屢獲大獎的澳洲咖啡師Scottie Callaghan主理的Redback。

在這些店裏你能找到常見的澳洲咖啡飲品,Piccolo相當於小份的Latte,但咖啡濃度會更高,味道濃郁;Affogato是香草冰淇淋加一份Espresso;不嗜咖啡者可以嘗嘗Chai Latte,一種近年在澳洲流行的印度香料奶茶;要是隨行有小朋友,店裏還為咖啡族的下一代們,提供溫牛奶加奶泡(還可以選擇加可可粉)的babyccinos。

儘管飲品口味略為複雜,但以大面積玻璃窗、原木材質、暖色調光線、粉筆手寫粗體字菜單所打造的店舖,卻顯得格外輕鬆自然,這便是澳洲咖啡館那份在講究與隨性中拿捏精準的功力吧。

位於石塘咀咖啡館-Artisan Garden Cafe。
位於石塘咀咖啡館-Artisan Garden Cafe。攝:盧翊銘/端傳媒
位於石塘咀咖啡館-Artisan Garden Cafe。
位於石塘咀咖啡館-Artisan Garden Cafe。攝:盧翊銘/端傳媒
位於石塘咀咖啡館-Artisan Garden Cafe。
位於石塘咀咖啡館-Artisan Garden Cafe。攝:盧翊銘/端傳媒
懷舊物品在幾十年間裏搜羅回來。
懷舊物品在幾十年間裏搜羅回來。攝:盧翊銘/端傳媒
掛滿原版Fire King的杯碟。
掛滿原版Fire King的杯碟。攝:盧翊銘/端傳媒

以下推薦三間2016年新開並值得一去的咖啡店,店主全都曾浸泡在澳洲的咖啡香。

Artisan Garden Cafe:在咖啡香裏戀舊

店主Rensis兩年前在天后開了第一間Artisan Garden Cafe,但受限於租金和地理位置,天后店面積不大,直到數週前保德街新店開張,才算是集中體現Rensis理想咖啡館的模樣:一個角落掛滿原版Fire King的杯碟,間中放着Mile Davis的黑膠唱片,兩扇舊式風扇呼呼地吹,吊燈、椅子模樣各個不同,全都是Rensis這個自稱「懷舊的人」在幾十年間裏搜羅回來。Rensis在美國和澳洲都生活過,聘用了澳洲來的廚子,餐單算是美澳混雜,可以見到典型的紐約小食炸雞窩夫及澳洲常見的水煮蛋配牛油果。Rensis時常在店裏忙碌,並且很願意和人聊天。如果你問起他有關Fire King杯碟的故事,他能一只只同你把玩欣賞。

地址:石塘咀保德街23號地下

Winstons Coffee:是咖啡館也是酒吧

黑白色調打造的店面,在舊區西營盤獨樹一幟,型格之餘又有復古感。咖啡館主理人Tunny Grattidge十分看重與周圍社區的聯結,他請附近的蛋糕店製作抹茶蛋撻,從旁邊的雜貨鋪買來中式小勺當做咖啡勺,洗滌工作則請對面的洗衣店代勞。Tunny是城內出色的調酒師,因此除了好喝的咖啡外,店裏能找到不少咖啡酒類飲品,包括自家出品的Espresso Martini,還引進了同樣愛酒又愛咖啡的澳洲設計師Tom Baker及知名釀酒師Philip Moore聯合調配的 Mr. Black。咖啡館到晚上11點才閉門謝客,午間過後開始提供Tunny嚴選的酒單,是可供全天候消閒的去處。

地址:皇后大道西213號地下4號

Nutsy Coffee Bar:開啟上班族的醒神一天

在澳洲長大的Ollie和Gary合開的咖啡館,店面不大,走自然主義風格,裝修細節處也見用心,比如店裏用的木材就來自回收再利用的船木。選址特意挑了寫字區集中的小街,希望能和附近上班族建立起互動關係,並注重在細節處體貼周到,包括天冷時會把咖啡溫度提高一點,「這樣回到辦公桌前喝就剛剛好」。店裏能找到澳洲咖啡館常見品類,比如Piccolo、Flat White及Chai Latte,並為不喝牛奶的人提供豆奶作為代替品。

地址:鰂魚涌海光街13-15號海光苑地下6B號舖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