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魏則西事件:輿論場的邊界

魏則西事件表明:媒體和輿論可以監督商家,但批評止步於公權力。


青年魏則西的死亡,引發了一場牽扯百度、莆田系私立醫院,乃至解放軍醫療系統的輿論風暴,然而輿論場處處都是邊界。 圖為百度搜尋器的手機程式。攝:Damir Sagolj/REUTERS
青年魏則西的死亡,引發了一場牽扯百度、莆田系私立醫院,乃至解放軍醫療系統的輿論風暴,然而輿論場處處都是邊界。 圖為百度搜尋器的手機程式。攝:Damir Sagolj/REUTERS

青年學生魏則西罹患癌症。他通過百度找到新抗癌技術,花了二十多萬,發現技術和醫院是一場騙局。在「知乎」網站的問題「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下,他寫道:「希望我的回答能讓受騙的人少一些,畢竟對腫瘤病人而言,代價太大了」。

魏則西死了,纏住魏則西的利益鏈條現已清晰:「莆田系」私人醫院出錢在百度上頭條、獲得推廣,魏則西被百度提供的醫療信息引領至三甲醫院──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而武警二院又將部分科室,包括重症腫瘤科室,外包給了莆田系醫院──這些私人醫院,大多數由來自福建莆田的老闆經營,以貼小廣告、治療性病起家,醫療水平低劣。

輿論壓力下,涉事三方處境不同。百度和莆田系處在風口浪尖:媒體人、律師、醫生等聯合批評監督,推動相關部門調查。武警二院方面,衞計委和中央軍委已經展開調查;而媒體對部隊醫院的報道,則遇到審查。

整件魏則西事件表明:媒體和輿論可以監督商家,但批評止步於公權力。

追問

百度和莆田系遭到圍剿。媒體報道與網友意見、評論配合,質疑百度、莆田系違規經營及制度漏洞。5月2日,網信辦牽頭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5日,國家衞計委表示立即全面清理違規出租科室、違規開展臨床應用。

關注從自媒體(self-media)起,後有專業媒體、醫生及律師跟進挖掘。

事情源自知乎。知乎是開放式的問答平台,類似於中國大陸版的Quora。魏則西在知乎介紹了自己遭遇醫療欺詐,4月26日,他的父親幫他更新了最後一條知乎狀態:則西去世了。

4月27日,媒體人孔璞@孔狐狸 將魏則西的消息從知乎轉到微博,腫瘤科醫生@「希波拉底門徒」第一個轉發孔璞的微博,引起醫生加入討論,醫療領域對魏則西事件開始探討。

5月1日,另一位媒體人「涓總」在微信發布《一個死在百度和部隊醫院之手的年輕人》,迅速獲得10萬以上的瀏覽。

截止7日上午,微博話題 #魏則西事件,閲讀達3.7億次。

從醫學的專業視角看來:魏則西在武警二院接受的免疫生物療法,處於試驗階段;它可能是一種有效的癌症治療手段。魏則西去世,不等於這是一種虛假療法。但是在大陸,免疫療法監管缺失,免疫生物療法在臨床上,常涉及行騙。5月4日,衞計委明確表示:細胞免疫治療屬於臨床研究階段,叫停了臨床收費治療。

有律師指出,百度競價推廣醫療信息不僅有違商業倫理,而且涉嫌違反廣告法。《血,染的誰家饅頭》一文認為,「百度競價排名」服務類別產生的付費問題,法院認可為廣告。然而,互聯網廣告監督辦法並不完善。

專業媒體迎頭跟上。百度和莆田系的利益鏈條重回審判台:《新京報》5月3日刊發調查:「醫療行業每天百度推廣花費數千萬元」,其中多屬於莆田系醫院。針對莆田系的調查報導,早已有之。2006年,《瞭望東方週刊》揭露莆田系收購醫療執照以經營醫療科室、製造使用低劣醫療器械、承包公立醫院。2014年,《南方週末》刊出一期專題,列出陳、詹、林、黃「四大家族」,商業體量龐大,醫療質量堪憂。莆田系是醫改難題。

同時,網上出現莆田系老闆給部隊醫院送禮的截圖。莆田系康新公司原股東陳元發,與大股東產生矛盾,索性內部揭發,在微博上曬出給部隊醫院送禮的名單

5月1日,官方媒體《人民日報》批評百度和莆田系,憑藉其行業壟斷地位,形成商業聯姻, 「所以能夠胡來」。

面對批評,百度有所準備。4月28日,百度官方微博@百度推廣在魏則西去世後表示哀悼,同時表明,百度醫療競價推廣有資質審核系統;虛假醫療的責任方在於醫院。但這條預防針似的微博沒有防護效果。微博下點贊最高的評論說,「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觸信息時代的入口,卻把路標指向邪惡欺騙的世界」。

上週開盤後,百度納斯達克指數不斷下挫,跌幅將近10%,5月2日市值縮水近350億元;同時,百度接受網信辦調查。莆田系的各家醫院,則沒有公開回應。事件發酵後,屬於莆田系的上市公司,股價齊跌。以「華夏醫療」為例,5月3日一天跌幅達到13%。

審查

與百度、莆田系相比,直接涉事方武警二院處境神秘。院方對事件沒有回應,但已暫停一切對外業務。3日,衞計委宣布,聯合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衞生局、武警部隊後勤部衞生局聯合對其進行調查。而媒體對武警二院的調查遭到阻攔。在涉及部隊醫院腐敗、管理混亂的報道刊出後,媒體審查也接踵而至。

莆田系股東內鬥,揭露莆田系「和各地醫院最早合作,都是從部隊醫院開始的」。媒體跟進挖掘,指出部隊醫院存在腐敗、監管缺位問題。部隊醫院屬於軍隊系統,不歸地方管轄;地方衞生系統無法監管部隊醫院。

有消息稱,部隊醫院腐敗消息曝光之後,中宣部要求刪除相關報道,給「魏則西事件」報道降温。4號下午,微信上廣傳一篇文章──《關於「魏則西」事件,上面有最新報道要求》,文中貼出審查禁令,要求對魏則西事件的報道全面降溫,尤其要刪除「藉機攻擊黨和政府、醫療制度、社會制度等相關言論」,該文現已無法打開。

4日、5日,部分涉及部隊醫院的文章消失。搜狐報道「莆田系股東曝與80所部隊醫院合作,給某院送禮百萬」已無法打開;其他公號的轉載,顯示為「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

5日,解放軍報下屬軍網發表評論稱:軍隊醫院因魏則西事件跟着捱罵,很冤。

6日,人民日報再發評論,沒有追問魏則西之死,而是教導人民需要提高科學素養,生死為自然規律,醫學沒有神話。

但是,降温消息傳出後,有媒體報道莆田系借「借部隊醫院野蠻生長」,列出給部隊醫院送禮明細;也有媒體再查武警二院,發現「治癌神醫」已經不見。相比此前重大新聞事件,如2015年6月的長江沉船,此次審查、降温力度有限。

或許不應該很意外,魏則西事件發酵後,知乎開始封號。6位用戶,粉絲達62萬,被永久封號。起因在有多位用戶舉報他們是百度的公關。微信文章《知乎6大V被永久封號,沒有比這篇講得更清楚了》中介紹:「這幾篇文章的思路大體一致,都像是企圖通過批判醫院或體制從而轉移群眾視線,達到為百度洗地的目的」。

魏則西事件引起了社會大討論。這場算得上自由、充分的討論,讓我們看到言論的邊界:商家可以批評,官家很難撼動。媒體與部隊醫院在輿論上的交鋒,正是言論嘗試開拓的地方。

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當下社會改革的邊界。

(韓笑,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