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新聞 親子 News for Kids

自己的行李自己拿

一個香港女生在機場遺下行李,背後隱隱透出「特權」。那「特權」是什麼?


插圖:Nana Ellis
插圖:Nana Ellis

一個女生要出國,等候上機時,才發現手提行李遺留在禁區外。「失魂魚」(形容慌亂的、丟三忘四的人)差不多是機場的日常風景,這位神經大條的女生肯定不是唯一。

然而,跟其他失魂魚不同的是,她不須自己取回行李,卻由航空公司職員代勞,把尋回的行李直送進禁區,妥妥當當地交還到女生手上。

小朋友也許好奇,這不是一件小事嗎?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新聞為什麼天天報?大人在報紙電視裡,為什麼有這麼多話要發表?看來又要亮出《小王子》名言了:「大人真奇怪!」

沒錯,這本來真的是小事一樁,如果⋯⋯

如果機場沒有「同行同檢」的安全指引,即是行李要自己拿着接受安全檢查,不能由別人代勞;

如果女生的爸爸不是香港的行政長官;

如果這位特首爸爸事發時沒跟處理事件的機場人員通電話,說了一些話,之後原本拒絕替女孩取回行李的航空公司員工,竟然乖乖跑去代勞。

然後,這樁不算小事的事情愈鬧愈大,因為⋯⋯

因為管保安的官員說「這不是特事特辦」,管航空事務的官員說「人人總有甩漏(編者注:廣東話「疏忽」),能幫就幫。」可是記者翌日買票入機場,模擬遺漏行李請機場人員幫忙送回,對方卻明明白白按規例拒絕了。原來「能幫就幫」不是「人人」都能享用的嗎?

然後,又有立法會議員跑出來說,為貴賓特事特辦沒問題,因為假如失魂魚是英國外相,直送行李也是「應有的禮貌,禮節性的方便」。這回英國外相躺着也中槍,可是別忘了:即使機場人員真的把行李從禁區外送給外相,為的也是他的公務身份;至於那位香港女生,究竟是為哪門子的公務去美國啊?

「小事」令人抓狂,因為它讓很多重要的人說出莫名其妙的話,說話背後隱隱透出「特權」兩個字。特權是什麼?

「所有的大門都對特權者敞開,而且有求必應。他們只消露個臉,人們就會敲鑼打鼓,好像只要能表達出對特權者的關心,就是件光榮的事⋯⋯支持特權者的存在,是所有的偏見中,最具毀滅性的一種,也深深折磨著所有人。一旦支持特權者的論調和社會結合得越緊密,那麼社會也就腐化得越深,連帶著,捍衛特權的人,也就會越來越多。」

這句話來自法國政治思想家西耶斯的經典著作《論特權》,在在警醒我們,一件件小事累積起來,可以成為摧毀城市價值的大事。這句話對小朋友也許有點難懂,不如試着把機場換成教室——

漏帶功課是要寫手冊通知家長的壞事,鄰座同學每天放學前都要互相檢查。這天,班長漏帶英文功課,他對檢查手冊的同學說:「我明天帶回來,不必寫手冊那麼麻煩了,可以嗎?」

鄰座同學知道,班長負責在小息記下不守規則同學的名字,也負責挑選表現良好的同學,參與大家夢寐以求的校園午間廣播。

於是,鄰座同學說:「人人總有疏忽,能幫就幫。」負責收集英文功課的英文科長知道了,也說:「這沒問題,不是特事特辦。」可是你昨天沒帶功課,明明沒有人說「能幫就幫」啊!

這回換副班長上場了:「為班長特事特辦沒問題啊,那是應有的禮貌。畢竟全班只有一個班長。」班長也澄清:「我只是問問,沒有施壓啊!」

孩子們,你喜歡在這樣的班上上課嗎?

如果我們不喜歡這樣的社會,那麼大家都乖乖拿自己的行李好了,尤其是,如果你的爸爸是特首、外相或總統⋯⋯

兒童新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