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當泛民主派說「守住關鍵一席」,他們卻沒踩準「關鍵」?

旺角騷亂後,本土派候選人名聲大振,泛民選情徒增變數,228補選結果即將出爐,除了一個議席的歸屬,我們還能從票箱中窺見更多。


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攝:盧翊銘/端傳媒
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攝:盧翊銘/端傳媒

2月17日,新界東補選候選人、泛民主派的楊岳橋將其facebook專頁的頭像換成一幅圖片,圖中是他的候選人號碼「7」,下方寫着:「守住關鍵一席」。

早前一天,楊岳橋所屬的「公民黨」黨魁梁家傑亦在其Facebook留言,指出:「228(2月28日)集中投給7號楊岳橋才是萬無一失的策略選項。」

泛民:為何要「守住關鍵一席」?

所謂「守住關鍵一席」、「策略選項」,其背景是泛民主派在立法會內分組點票的否決權。

《基本法》規定,立法會議員個人提出的議案和法案,以及對政府法案的修正案,都要得到功能組別議員和分區直選議員,這兩組出席議員各超過半數支持才能通過。現時,功能組別中,建制派議員過半;而在地區直選組別中,前公民黨成員湯家驊辭任之後,泛民和建制在這個組別都各有17人。

換句話說,假若此次補選獲勝的議員屬於建制派,那麼泛民很可能失去對議案的「否決權」。

梁家傑在2月3日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我們不斷將選舉的意義告訴公眾,如果在直選議席中變為17名泛民議員對18名建制議員,我們就『好大鑊』(形容情況很糟糕)。」

如果他們(建制派議員)18、我們(泛民主派議員)17,他們一定會把議事規則全部改掉,因此這次新界東補選並非普通選舉,而是具有歷史意義。

梁家傑

228補選後,立法會將在七月暑假休會,期間只剩下四個多月的工作會期。梁家傑坦承,政府未必有足夠時間在短時間內提出爭議性議案,但他擔心建制派議員會利用這四個月提出「修改議事規則」。

近年,香港部分立法會議員在會內採用「拉布」策略,即透過提出大量修正案及不斷點算人數,達致會議流會,作為阻止或延遲爭議性法案通過的策略。

公民黨梁家傑。攝:盧翊銘/端傳媒
公民黨梁家傑。攝:盧翊銘/端傳媒

舉例來說,2015年12月,立法會開始就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俗稱網絡23條)進行二讀,拉布至今(2016年2月)仍未完成三讀。負責這條草案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曾批評泛民主派有組織策動拉布行動及導致流會。另外,政府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申請,拉布更長達三年半,直至2015年11月才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建制派議員多次要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剪布」。

親政府的建制派認為,拉布阻礙香港發展,一直希望透過修改議事規則解決拉布問題。而要成功修改議事規則,則需要在分組點票中,功能組別和分區直選這兩個組別同時有過半數議員支持。

「如果他們(建制派議員)18、我們(泛民主派議員)17,他們一定會把議事規則全部改掉,因此這次新界東補選並非普通選舉,而是具有歷史意義。」梁家傑在訪問中一再強調。

樂觀的關鍵一席起了變數

梁家傑在2月3日,即旺角騷亂前接受端傳媒訪問時,對代表是次出戰228補選的泛民代表楊岳橋能否勝選的態度是「審慎樂觀」。

歷屆立法會新界東戰況圖:端傳媒設計部
歷屆立法會新界東戰況圖:端傳媒設計部

「新界東是一個泛民票倉,(2012年立法會選舉)9席取得6席,你就看到勢頭。楊岳橋是得到全部泛民主派推舉,正常來說也樂觀,但有一些候選人以傘兵和第三路線召來,都會令選情增添變數,」梁家傑解釋說:「加上周浩鼎(建制派代表)與楊岳橋,資源上有懸殊,令我們很擔心,所以我們也不是一定勝出,但正常來說『隻揪』(一對一競爭),在民主派票倉可以說是審慎樂觀。」

多一個力量,應付拉布也不用那麼辛苦,現在只靠三十六、七名建制派議員支撐,萬一有議員生病或外遊就十分麻煩了。

譚耀宗

同一天,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表示,修改議事規則對他們來說言之尚早。但他指出在拉布下,泛民主派議員不時缺席會議,為了達到法定人數要求,建制派議員必須確保會議廳內有最少有35人,以防止流會:「多一個力量,應付拉布也不用那麼辛苦,現在只靠三十六、七名建制派議員支撐,萬一有議員生病或外遊就十分麻煩了。」

民建聯譚耀宗。攝:盧翊銘/端傳媒
民建聯譚耀宗。攝:盧翊銘/端傳媒

建制派此前接受不同傳媒訪問時,一直不願明言會否考慮「修改議事規則」,直至旺角騷亂後,周浩鼎於2月17日《信報》訪問中首次表態,說道:「我相信半年任期難以做到,但仍然會嘗試。」

如果我們議事的空間和抗衡的空間愈來愈窄,立法和行政的關係變得更緊密,屆時這個橡皮圖章就會變得更加『橡皮圖章化』,這就是為何這議席那麽重要。

楊岳橋

楊岳橋在2月5日接受端傳媒訪問說,一旦周浩鼎當選,建制將會同時掌控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屆時作為少數派就更難去做一個抗衡,立法會本來就是擔起平衡的角色,雖然有人不想承認,但我們的結構就是三權互相制衡。現在這個制衡角色已經愈來愈弱,如果我們議事的空間和抗衡的空間愈來愈窄,立法和行政的關係變得更緊密,屆時這個橡皮圖章就會變得更加『橡皮圖章化』,這就是為何這議席那麽重要。」

不過2月8日發生旺角騷亂後,「保住關鍵一席」的泛民,突然迎來社會上勇武的「政治表態」,令228選情起了急劇變化

是次補選名單中6號候選人梁天琦在旺角騷亂後知名度大增,他所屬的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正是最初發起聲援小販在旺角擺檔的團體。 旺角騷亂被官方定性為「暴亂」後,傳統泛民政黨包括公民黨讉責暴力,令選情突添變數。

與其支持一個做得不錯的舊政黨(泛民),我寧願支持一個新的未知數。

林日曦

深受年輕人歡迎的網上傳媒「100毛」和「毛記電視」創辦人林日曦,在2月16日Facebook專頁上說:「與其支持一個做得不錯的舊政黨(泛民),我寧願支持一個新的未知數。」林日曦的Facebook專頁有超過22萬支持者。

「不必理會什麼配票策略,配票帶不來改變⋯⋯ 選一個你自己喜歡的,投他一票,就這麼簡單、純粹。」林日曦說,自己即使不是新界東選民,都會全家支持梁天琦。這一則發帖獲近17000個讚好,網上輿論轉向,大批網民分享發帖,是說要支持梁天琦,更多網上輿論領袖如司徒夾帶、健吾等,紛紛表態支持梁天琦。

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梁天琦。攝 : 王嘉豪/端傳媒
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梁天琦。攝 : 王嘉豪/端傳媒

「大局」言論惹反彈,不合時宜?

此時,泛民隨即打出「大局」牌。楊岳橋的公民黨黨友吳靄儀在2月17日撰文指:「政府若然有足夠票數,一定會把握機會,不但通過杜絕拉布、罷免議員的種種議事規則,更會推出猶豫多時的種種惡法,即時生效,令非建制派遠在2016立法會大選之前,已無險可守。」

這些人(泛民主派)唯我獨尊的嘴臉和說話,我都記得清楚,他們沒顧過雨傘革命的大局、沒顧過反對走私殖民的大局,那他們又憑甚麼叫我們顧及他們的仕途大局?所以你們的泛民大局,攬炒(兩人同時落敗),也是美事一樁。

盧斯達

然而,泛民眼中的「大局」卻引起本土派支持者更大反彈。大批本土派人士在網上動員支持者投票給6號梁天琦,指選票意義不只是議席,而是一種民主表態,即使輸掉議席也並非全無價值。

撰寫政治評論網誌《無待堂》的盧斯達也打算票投梁天琦,他撰文說:「六四、雨傘革命、退聯…… 這些人(泛民主派)唯我獨尊的嘴臉和說話,我都記得清楚,他們沒顧過雨傘革命的大局、沒顧過反對走私殖民的大局,那他們又憑甚麼叫我們顧及他們的仕途大局?所以你們的泛民大局,攬炒(兩人同時落敗),也是美事一樁。」

許多本土派人士表態,不會為「大局」而投楊岳橋,泛民主派好像突然才醒覺,開始力銷楊岳橋的個人形象和政綱。2月18日,公民黨陳淑莊在臉書帖文,提到楊岳橋一直為市民提供義務法律諮詢,形容「他的資歷、他的才幹、他的修養都不用置疑。在亂世之時,我們不單要勇敢的人、能幹的人,還要有修養的人。」

計劃九月參選立法會的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以「我認識的楊岳橋」為題發帖,正正寫到楊岳橋在雨傘運動期間,以義務律師身份為被檢控的學生提供法律意見,「不眠不休四出擔保抗爭者」。黎汶洛又說,對公民黨或本民前都有不認同的地方,但他因認識楊岳橋而支持他,「他是真正胸懷大義之人」。

民建聯候選人周浩鼎。攝:羅國輝/端傳媒
民建聯候選人周浩鼎。攝:羅國輝/端傳媒

推銷個人形象,泛民新取向?

過去一個星期,泛民似乎被本土派牽着鼻子走,直至楊岳橋個人形象確立,網民形容「楊變得立體」。由「大局」到「個人」是否策略改變,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表示難以肯定。「因為選舉本來在不同階段就有不同策略,」他表示,觀乎網民反應,年輕人並不接受所謂以「大局為重」的論調,但他提醒,年輕人並非泛民主派唯一的目標選民。

旺角騷亂最意料之外的,是梁天琦不但沒有被影響,他的支持更進一步上升。他冒起的時間極短,如果這樣也能在補選中取得10%選票,對泛民主派將會是極大警號。

蔡子強

「看看近日發展,泛民也知道要游說年輕選民很難,反而他們要穩住中年人,以及較溫和、中間的選民。」蔡子強說。

「旺角騷亂最意料之外的,是梁天琦不但沒有被影響,他的支持更進一步上升。他冒起的時間極短,如果這樣也能在補選中取得10%選票,對泛民主派將會是極大警號。」這個警號將會影響泛民9月立法會整體部署,蔡子強說,泛民之後要如何對局,要等開票後才可以進一步分析。

票箱是會說話的,可以從中解讀選民告訴你什麼,我當然不希望從敗局中解局,因為逆轉時已經換成對方上場了。

梁家傑

梁家傑也說,要等到補選有結果,才能作出「沙盤推演」的分析,但強調「新界東內每個分區有多少票,都有重要參考價值,關係到如何部署9月選舉」。這次結果更可以放諸整個社會的民情變化,他說:「首投族的選票有多少押注誰人身上,分析中產地區、基層市民、公屋、居屋,每個政黨都會做這樣的分析。」

是次立法會補選結果將於2月28日出爐,除了一個議席的歸屬,我們還能從票箱中窺見更多,包括選民如何評價傳統泛民主派、本土派和建制派的表現等等。

「票箱是會說話的,可以從中解讀選民告訴你什麼,我當然不希望從敗局中解局,因為逆轉時已經換成對方上場了。」梁家傑總結說。

(2月28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公民黨楊岳橋、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民建聯周浩鼎、新思維黃成智,以及報稱獨立或無申報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梁思豪和方國珊。)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會議廳。攝:盧翊銘/端傳媒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會議廳。攝:盧翊銘/端傳媒

(實習記者李栩翹對此文也有幫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