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42 今日話當年

他被一群穿綠衣的老同給推下樓了,還撞穿了一家牙醫的鐵皮天花。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這是什麼情況?兒子跟老爸說,其實老爸年輕時他們已經見過面。老爸卻告訴兒子,他年輕時親眼目睹了兒子的死,就在兒子出生之前。如果這種對話是由別人說,我會百份之百肯定那傢伙頭腦有問題。偏偏,這話從我自己口裏說出。

「好久之前的事。」老爸回想:「你不說,我根本不會想起……」

我看着老爸迷惑的臉,揣摩他這話含意。時間旅行的法則是如何?常聽到那種兒子回去殺了爺爺令到自己也不存在所以爺爺也不用死了的科幻悖論,當老爸去想當年,他確實是在回憶一條已經被我改變了的時間線,抑或,當我現在說出口的時候,其實整個世界的歷史和老爸的記憶才會給一併修正的呢?

太複雜了,想不透。

「1984年冬天,特別冷。」

當老爸去想當年,他確實是在回憶一條已經被我改變了的時間線,抑或,當我現在說出口的時候,其實整個世界的歷史和老爸的記憶才會給一併修正的呢?

老爸喝一口白開水:「我那時候還在南亞當編更員,早九晚七,按工時出資。」南亞是一家中型物流公司,老爸年輕時在那邊為遠洋船編訂上入貨的更表,這都跟我記憶裏,以及我的第一身經歷無異。

某天加班回來(他想不起日子,我當然知道那是1月29日),他在瀝源邨老家的後樓梯處遇上一名青年。確實說,那青年是坐在那邊等他回來的。青年自稱是他未來的兒子,老爸說直到現在仍然覺得無稽,以為他是某個離家出走的混混,或從大陸偷渡下來的非法入境者,反正是騙錢的。「他一定不會是香港人。」我問他怎麼知道,老爸答:「他連香港鈔票也不會分辨!買個炒麵就扔出二十塊錢,神經病!」聽罷我不禁苦笑。

直至那青年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小電視,可以隨時播放影片,裏面是一個中年人,唱着歌。青年告訴他,那是三十年後的他(那應該是我用 iPhone 6播放了老爸生日的片段。)老爸說當時他並沒相信:「我老了也不會那麼的醜吧!」我打趣問:「那現在看來呢?」老爸推托:「太久之前,記不起來了。」老爸當時看着那奇怪的小電視,除了好奇,也隱然有一種感覺,那青年絕不是壞人:「我看人還是蠻準的,我知道他不是立心不良的來害我,大概只是有點難言之隱。」

他連香港鈔票也不會分辨!買個炒麵就扔出二十塊錢,神經病!

之後的一切都成為了歷史,老爸讓我進家門了。

「然後我們翻了好幾天的華僑日報!找尋人廣告!好像他的朋友找他之類的!記不清楚了。」我點頭,一邊想如果現在到中央圖書館找舊報紙,應該可以找到那個廣告才對。「然後就找啊,好像把家裏的每一份報紙都翻了出來,對,我記起來了,我們發現每一份報紙也有同一個廣告,好像是持續了幾年的樣子。」我問:「你還記得那尋人廣告說什麼嗎?」

「當然!」老爸一臉神氣:「九龍城寨。」

然後故事的場景就移師至九龍城寨了,一如我所經歷的。「可是也在那邊結束了。」老爸突然說:「那個青年就是在那邊死的。」我愣住了,這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發生什麼事了?」老爸嘆一口氣:「他被一群穿綠衣的老同(註:道友、癮君子)給推下樓了,還撞穿了一家牙醫的鐵皮天花。」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