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間 觀點 Books · 書摘

放下評論,你還會說話麼?

「不區分觀察和評論,人們將傾向於聽到批評。不帶評論的觀察是人類智力的最高形式。」


2016年2月1日,美國俄勒崗州,支持和反對政府兩派的示威者在法院外示威並發生爭執。攝:Matt Mills McKnight/GETTY

【編者按】複雜事件的公共討論中,親密關係的爭執糾葛中,我們常常與意見不同的人吵得面紅耳赤。筋疲力盡之後只是鞏固了自己原本的觀點,對方說了什麼,完全沒有聽入耳。什麼是「暴徒」?如何算「溫柔」?我們在情緒和語言的迷障中仇恨、愛戀,卻鮮有人能說清楚,發生了什麼。

心理學家馬歇爾·盧森堡(Marshall B.Rosenberg)1960年代提出「非暴力溝通」,被廣泛用於處理地區爭端、種族衝突。在《非暴力溝通》的第三章,作者討論溝通中的觀察和評論。我們需要更多不帶評論的觀察,跳出虛妄,關照複雜的自我與世界。

《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A Language of Life)

出版時間:2009年1月
出版社:華夏出版社
作者:[美] 馬歇爾·盧森堡(Marshall B.Rosenberg)
譯者:阮胤華

第三章 區分觀察和評論

不區分觀察和評論,人們將傾向於聽到批評。不帶評論的觀察是人類智力的最高形式。

我知道如何回應你

當你說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

我也可以 回應你的評論

但請不要把二者混淆

如果你想把任何事情攪渾

我可以告訴你怎麼做:

把我做的事情,和你的反應混為一談

告訴我你感到失望

當你看到事情還沒做完

但說我「不負責任」並無法打動我

告訴我 你感到受傷

當我對你的請求說「不」

但說我「冷漠」並不會增加你以後的機會

是的,我知道如何回應你

當你說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

我也可以回應你的評論

但請不要把二者混淆

——馬歇爾.盧森堡

非暴力溝通的第一個要素是觀察,我們仔細觀察正在發生的事情,並清楚地說出觀察結果。非暴力溝通並不要求我們保持完全的客觀,而不做任何評論。它只是強調區分觀察和評論的重要性,將觀察和評論混為一談,人們將傾向於聽到批評,甚至會產生逆反心理。

同時,非暴力溝通不鼓勵絕對化的評論,而主張評論要基於特定時間和環境中的觀察。語義學家溫德爾.約翰遜認為,用靜態的語言,捕捉變動的現實,會造成許多困擾。

他講道:「我們的語言年代久遠,但先天不足,是一種有缺陷的工具。它反映了萬物有靈論的思想,讓我們談論穩定性和持久性,談論相似之處、常態和各類;談論神奇的轉變、迅速的痊愈、簡單的問題,以及終極的解決辦法。然而,我們的世界包含著無窮無盡的過程、變化、差別、層面、功能、關係、問題以及複雜性。靜態的語言,與動態的世界並不匹配,這是我們面臨的挑戰之一。」

以下這首歌,反映了觀察和評論的區別:

我從未見過懶惰的人,我見過有個人有時在下午睡覺,在雨天不出門,但他不是個懶惰的人。請在說我胡言亂語之前,想一想,他是個懶惰的人,還是他的行為被我們稱為「懶惰」;

我從未見過愚蠢的孩子,我見過有個孩子有時做的事情我不理解,或不按我的吩咐做事情,但他不是愚蠢的孩子。請在你說他愚蠢之前,想一想,他是個愚蠢的孩子,還是他懂的事情與你不一樣。

我使勁看了又看,從早到晚從未看到廚師,我看到有個人把食物調配在一起,打起了火,看著炒菜的爐子,我看到了這些,但沒有看到廚師。告訴我,當你看的時候,你看到的是廚師,還是有個人做的事情,被我們稱為「烹飪」?

我們說有的人懶惰,另一些人說他們與世無爭;我們說有的人愚蠢,另一些人說他學習方法有區別。因此,我得出結論,如果不把事實和意見混為一談,我們將不再困惑。因為你可能無所謂,我也想說:這只是我的意見。

負面標籤的消極影響很明顯,例如用「懶惰」和「愚蠢」這樣的詞形容人,然而正面和中性的標籤,也會妨礙我們全面瞭解一個人。例如,以「廚師」一詞來定義人。 人類智慧的最高形式

印度哲學家,克里希那穆提曾經說:「不帶評論的觀察,是人類智力的最高形式。」第一次聽到這個觀點時,「胡說八道」這個想法在我腦中一閃而過。在不知不覺中,我做出了評論。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觀察他人及行為,而不評判、指責,或以其他方式進行分析,是難以做到的。

在為一個小學提供咨詢服務時,我對此有了深刻的體會。這個學校的教師和校長,經常反映彼此很難溝通,於是學區負責人請我協調雙方的矛盾。我先和全體教師交談,然後請校長來參加討論。會談一開始,我就問:「校長的哪些行為不符合你們的需要?」

「他是個大嘴巴,」有人馬上回答。我的問題是想瞭解他們的觀察,校長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而「大嘴巴」只是這位教師對校長的評價。

在我指出這一點後,第二位教師補充說,「我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校長的話太多了!」這仍是一個評論,評論校長話多還是話少。

隨後,第三位教師說:「他認為只有他的話有價值。」我解釋說,推測別人想什麼與觀察他的行為並不是一回事。最後,第四位教師也表明了看法:「他希望所有的人都一直聽他講話。」當我說這也是猜測時,有兩位教師脫口而出:「你的問題真難回答啊!」

接著,我們注意區分觀察和評論,一起列出了校長的具體行為:例如,在全體教員會議中,校長會講他的童年和戰時經歷,有時導致會議超時20分鐘。我問他們是否已向校長反映問題,他們說,他們試過,但從沒有提及具體行為,例如校長在會議中回憶往事。

最後,他們同意在校長參加討論時,指出這些行為。與校長的會談開始後,我很快就發現,教師們一直在說的事情。不論討論的事情是什麼,校長總是插話:「這讓我想到......」然後他就開始講他的童年和戰時經歷。

我等著教師們說出他們的不快,然而他們運用的不是非暴力溝通,而是無聲的抗議。一些人滴溜溜轉著眼睛,另一些人故意打哈欠,還有個人直盯著手錶。我忍耐著這痛苦的場面,過一會兒,我問道:「沒有人有話要說嗎?」

接著是有些彆扭的沉默,後來,在剛才會談中率先發言的那位教師,鼓起勇氣衝著校長說:「你是個大嘴巴。」可見,不受舊習慣束縛,學會區分觀察和評論並不容易。最後,教師們終於告訴校長,他在做哪些事時,他們會感到不安。

校長聽後抱怨說:「為什麼從沒有人提醒我呢?」他承認自己有講故事的習慣,然而他接著就開始說與這個習慣有關的故事。這時,我提醒了他。會談結束時,我們總結了幾個辦法。一旦教師們不想聽校長回憶往事,就溫和地提醒他。

以下,我舉例說明如何區分觀察和評論:

﹣使用的語言,沒有體現出評論人對其評論負有責任:「你太大方了。」這是把觀察和評論混為一談,而區分觀察和評論的表達應該是:「當我看到,你把吃午飯的錢都給了別人,我認為你太大方了。」

﹣把對他人思想、情感或願望的推測,當做唯一的可能:「他無法完成工作。」而區分觀察和評論的表達應該是:「我不認為他能完成工作。」或「他說:『我無法完成工作』。」

﹣把預測當做事實:「如果你飲食不均衡,你的健康就會出問題。」而區分觀察和評論的表達應該是:「如果你飲食不均衡,我就會擔心你的健康會出問題。」

﹣缺乏依據:「米奇花錢大手大腳。」而區分觀察和評論的表達應該是:「米奇上週五買書花了1000元。」

﹣評價他人能力時,把評論當做事實:「奧雲(歐文)是個差勁的前鋒。」而區分觀察和評論的表達應該是:「在過去的五場比賽中,奧雲沒有進一個球。」

﹣使用形容詞、副詞時,把評論當做事實:「索菲長得很醜。」而區分觀察和評論的表達應該是:「索菲對我沒有什麼吸引力。」

注意,「每次」「曾」等詞語,在以下句子中表達的是觀察結果:「我看安迪打了幾次電話,每次都至少打半小時。」「我不記得你曾寫信給我。」

但「總是」「從不」等詞語在以下句子中,表達的是評論。比如:「你總是很忙。」「在需要他的時候,他從不出現。」

如果我們的表達言過其實,別人就可能產生逆反心理,而不願做出友善的回應。「經常」「很少」這樣的詞語,也可能混淆觀察和評論。

比如,表達評論的句子是:「你很少配合我」「他經常過來」;而表達觀察的句子則是:「我最近組織了三次活動,每次你都說不願參加。」「他每週最少過來三次。」。

小結:非暴力溝通的第一個要素是觀察,將評論與觀察混為一談,別人就會傾向於聽到批評,並反駁我們。非暴力溝通是動態的語言,不主張絕對化的結論,它提倡在特定的時間和情境中進行觀察,並清楚地描述觀察結果。

讀書時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