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情說愛 風物 繁花之地

完美情人節就可以治癒你嗎?

我們急於把自己塞進完美愛情的禮服之中,反而沒有回頭細問「我到底需要一段怎樣的關係」?


[繁花之地]迷航者以歌為引領,海妖以慾望的魅音灌溉繁花,肉身是流動的水,有液態的憂傷與歡愉。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女友 E 的客廳掛着兩張照片,一張是註冊當天拍的,另一張是離婚當天拍的,註冊當天是盛夏,照片裏沒有禮服沒有捧花也沒有親友,穿着青春便服的兩人笑如夏花。離婚當天兩人的笑容竟然更燦爛,依然相擁,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兩人素淨衣衫,以為是熱戀中的情人。

離婚後女友 E 和前夫仍然在一起。他們也似乎依然的熱戀。女友 E 依然會出席前夫的家庭活動、紅白喜喪,前夫偶爾會在女友 E 的家過夜,他們開展了離婚不分手的半同居生活。

離婚後女友 E 和前夫仍然在一起。他們也似乎依然的熱戀。

據說是有人出軌,另一人覺得既然如此便解除一對一的婚姻關係,但離婚不等於不再愛對方,於是依然繼續相愛生活。

聽起來很匪夷所思,正如那兩張照片一樣令人不解。我對 E 說,「你們那張離婚照看起來很恩愛呢!」E 望了望說,「好像兩個人都變好看了。」

在愛情裏,我們每每幻想對方是完美的對像,我們等待完美的戀人圓滿我們的匱乏,因為戀人是完美而神聖的,而恰好在此時此刻的完美愛情,不得受他人的干擾──當我們牢牢地相信愛情是絕對地排他的時候,一切微小的動作都會被視為出軌的徵兆,戀人與別人的合照、單獨的約會、Instagram 和 facebook 上的互動、你來我往的 whatsapp 短信等等,甚至是無由來的片言隻語,都能被戀人捕風捉影成為變心的證據。但我們忘記了的是,愛情的確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不管你和你的戀人在對方以外有沒有其他別人,最重要的承諾不是忠誠,而是用心地經營彼此的關係。

匱乏的人是無法在愛之中得到幸福,因為自身的匱乏不能通過他人來完整。

那麼我們自身的功課,便是如何使自己變得飽滿起來。匱乏的人是無法在愛之中得到幸福,因為自身的匱乏不能通過他人來完整。欲望像無底的洞穴,永遠無法填滿,愛的欲望像猛獸一樣,吞噬戀人的同時也吞噬自己。

艾倫狄波頓在《我談的那場戀愛》中從園藝的角度,指出我們老是覺得鄰人的草坪比自已的草坪綠,那是因為那片草坪是「別人」的,是否真正更綠是不重要的,重點是當我們見到別人的草坪時,心裏就有了可供「羨慕」的草坪。

上帝以外並沒有真正完美的戀人,愛情其實俗世而且充滿瑕疵。

不是我們自己的,所以特別美好。我們看過許多「完美愛情」的標準,情人節的廣告、婚嫁的式樣,我們急於把自己塞進完美愛情的禮服之中,反而沒有回頭細問「我到底需要一段怎樣的關係」?只有能夠回答這個問題,才能判別和經營一段理想的關係,也才能理解你到底是在欲望什麼。

上帝以外並沒有真正完美的戀人,愛情其實俗世而且充滿瑕疵,我發現後來 E 與她的戀人變得愈發美麗登對,並不是因為他們符合了什麼完美的標準,也不是因為誰人原諒了出軌的另一方,而是他們兩個人,在愛情裏必然存在的傷痕中,沒有放棄修補的決心。

愛慾錄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