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 香港

撐小販如何演變成通宵騷亂?十米之外,我見證旺角的兩鳴槍響

本因聲援魚蛋小販而起,經過整夜的血與火,卻演變為香港近年最嚴重的警民衝突。警方稱事件有預謀。圍觀市民中一名中年女士哭起來:「香港人為什麽要打香港人?」


清晨5時,示威者在旺角通菜街手持磚塊。示威者背後為焚燒著的雜物。 攝: 林亦非/端傳媒
清晨5時,示威者在旺角通菜街手持磚塊。示威者背後為焚燒著的雜物。 攝: 林亦非/端傳媒

凌晨2點03分,就在距離我不足十米之外,一名警察向天開了一槍。不到數秒後,他再次向天開了一槍。連續兩聲槍聲下,示威者還未即時反應,直至警員停下腳步,用那還冒着煙的槍指向人群,示威者才慌忙地向後方逃去。

大年初二(2月9日)凌晨,我在香港旺角砵蘭街附近目睹這一幕。當晚,香港本土民主前線及其他組織成員,稱聲援在旺角砵蘭街擺賣熟食的小販事起,與警方爆發嚴重的暴力衝突,最終演變為旺角通宵騷亂。

凌晨約1時,我到達旺角砵蘭街與亞皆老街,街道上十多檔夜市小販正在擺賣,有賣臭豆腐的、有燒串燒的、有煮魚肉湯的,市民在街上吃著夜宵,一片新年氣氛。然而,沿着砵蘭街向南走到近山東街,卻看到大批手持盾牌的警員與示威者對峙。我站在示威者後排,見到有人向警員拋擲玻璃樽等物件,而警員則不時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還擊,衝突逐漸升級,互不相讓。

按香港特區法例規定,流動小販與固定攤位小販都需要領有牌照,否則禁止擺賣,但過往在農曆新年期間,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簡稱食環署)執法都會較寬鬆,不少小販會在這幾天農曆假期趁機開檔,吸引不少人潮,成為了香港農曆年具有本土特色、也受市民歡迎的「新年夜市」。

2016年2月9日,凌晨五時,防暴警察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凌晨五時,防暴警察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攝:盧翊銘/端傳媒

但近年,食環署加強清理,其中位於九龍深水埗桂林街、最為人熟悉的「桂林夜市」,自2013年起已多次被突擊檢查和掃蕩。前日(2月7日),香港專上學院講師劉小麗因不滿食環署嚴厲執法,導致小販不敢開檔,選擇「公民抗命」,在桂林街替「腸粉大王」開爐叫賣被捕,被控無牌擺賣、阻街和因銷售食物用途加熱3項罪名被捕,引發近百人到警署聲援。事件引起輿論關注。後因「桂林夜市」的檔主將在初一移師至旺角朗豪坊附近擺賣,包括劉小麗在內的不少不滿食環署執法的市民便呼籲「一齊到旺角篤魚蛋,一齊捍衛小販」,數百名支持者這晚到了現場。

示威行動的參與組織之一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在停泊在示威者後方的一輛客貨車上,用擴音器呼籲在小販檔附近聚集的人士,支援前方的示威者。大批聚集人士及市民隨即走到前線支援,部分人士更拾起雜物,及用膠袋裝起地上硬物,作為抵抗工具或武器。

現場對峙情況劍拔弩張起來,越聚越多的示威者向警方叫罵及衝擊,也有示威者中胡椒噴霧受傷倒地。然而,在示威前線旁邊行人路的小販,卻繼續以火水爐(煤油爐)煮食,檔口不時火光熊熊。

約1時40分,警方突然大規模施放胡椒噴霧,大批示威者向後退。一陣混亂過後,前方傳來警方警告:「你們不要再灑火水(煤油),不要『玩咁大』(行為過火),這是刑事的。」警方警示之後,繼續向人群推進,大部分人向亞皆老街退去,我和另外一批示威者,則被驅趕到朗豪坊戲院門外。

這時,此前雙方對峙的位置已經清空,地上只留下數個油罐以及水漬,約十分鐘後,警方要求在戲院門外的我們,沿一條小巷進入山東街,並要求示威者離開。

我離開山東街後,轉入上海街向亞皆老街走去。

2016年2月9日凌晨,旺角,一名警察在亞皆老街倒地。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凌晨,旺角,一名警察在亞皆老街倒地。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凌晨2時的亞皆老街,已經被另一批示威者「佔領」,街上零散地放了木卡板和垃圾桶,是示威者推在路上的「路障」。

剛過2時,我見到數十名示威者一邊追趕警員,一邊拾起地上的木卡板等,向警員擲去。警員則一邊以警棍、胡椒噴霧等向示威者還擊,一邊向後跑。其中一名警員,混亂間被地上的木卡板絆倒在地。正當示威者準備向前衝,另一名警員在後方向天鳴發兩槍,之後冒著輕煙的槍指向人群。

我在十米外目睹這幾秒的開槍畫面,深感震驚,周圍示威者和聚集市民,似乎也一樣嚇呆了。他們定過神後,不斷向當場警員叫喊,質疑他們「為什麽要開槍?」、「示威者做了什麽?」、「他們手無寸鐵?」,叫罵聲夾雜「黑警」及各種粗言。

鳴槍之後,手持大型盾牌的警員,隨即封鎖了介乎上海街和彌敦道之間的一段亞皆老街,並清理地上的大型雜物,但仍可以看到滿地磗頭和玻璃碎片。約15分鐘後,一輛救護車駛進封鎖範圍,將一名受傷警員送走。

2時30分,我沿上海街走到快富街,再轉出彌敦道。甫走到大街上,就看到警方包圍起一群聚集人士,而在他們前方,一名示威人士倒在地上,頭破血流,一地鮮血。有警員正以紙巾掩着傷者頭部的傷口。

清晨7時,警方在旺角清場期間,一名示威者在山東街近洗衣街被警察使用警棍打至頭部流血,倒臥地上,其口罩跌在身旁。攝:盧翊銘/端傳媒
清晨7時,警方在旺角清場期間,一名示威者在山東街近洗衣街被警察使用警棍打至頭部流血,倒臥地上,其口罩跌在身旁。攝:盧翊銘/端傳媒

衝突持續至天亮仍未平息,而且越見激烈。有示威者以磚頭擲向警員、有人在街上焚燒雜物、有人以打碎的玻璃樽襲擊記者。

大約7時30分,署理旺角警區指揮官丘紹箕對傳媒說,騷亂仍未完全結束,警方至今拘捕23男1女,年齡介乎17至70歲,涉嫌襲警、拒捕、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等。騷亂期間,有最少44名警員及有記者受傷,有警員昏迷。他並稱,「不排除是有組織及預謀的事件」。特區政府亦發表聲明稱嚴厲譴責暴力行為,會「全力緝拿肇事暴徒歸案,繩之於法」。

參與行動的本土民主前線在Facebook表示,其發言人梁天琦被捕,梁本身亦是2月28日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的候選人之一。

原本因聲援魚蛋小販、「光復夜市」而起,經過整夜的血與火,卻演變為香港近年最嚴重的警民衝突。在被警方攔阻的圍觀市民中,一名中年女士大罵警員,說着說着,她卻不禁哭起來:「香港人為什麽要打香港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