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給家長的信

黃照達:我們要留一個怎樣的世界給孩子?

「將來的日子是艱難,是輕省,要看他們的造化。但今天,我們留下了一個怎樣的世界給他們,卻是家長的責任。」


【編者按】在紛擾的世代,似是而非的價值觀,莫衷一是的說法,讓家長越來越迷糊。我們希望透過一封封給家長的信,集結兩岸三地的智慧,期望為人父母的,可從中找到新的視點,增加大小同行路上的能見度。

相片由黃照達提供
相片由黃照達提供

家長們:

你好。

我是一個政治漫畫家,毎天在報章發表和時事政治有關的作品。同時,由於曾以父子為題,創作了一套名為Hello World 的作品,偶爾也會被界定為親子漫畫家。雖然內容與風格南轅北轍,但兩套漫畫作品同時對自己如何作一個父親,有相當大的影響。

記得剛開始Hello World這故事時,兒子剛好一歳。常想像當父親的,就像一個導遊,帶着這小人兒去遊歷這個世界。不過,毎當我想到自己毎天如何在報章上描繪這個荒誕的世界時,這導遊的工作便顯得很吃力。

這個世界太爛了,我怎忍心向兒子說明?確實,這幾年社會的氣氛,世界的負能量,把我們剛成為父母的喜悅都沖淡了。每天看着新聞,總有種「點解要生?」的想法湧現出來。縱使這念頭往往一閃即逝,但不能否認的是,我們這一代人,對未來正漸漸失去盼望。

家長們,我不知道你們是否也有同感。因為在Whatsapp家長群組裏的世界,郤又那麼不一樣。我們談的,不是功課情報、購物行情,就是遊玩資訊,卻鮮有機會去了解大家對社會和世界的看法,就算對時事的討論也是點到即止。

或許,社會氣氛並不鼓勵我們在學校談這些。因為社會已經撕裂到一個地步,就是非黃即藍。而為免傷和氣,我們寧願避而不談,又或者只談學業、功課、考試和遊學圑會較為安全,甚至政治正確。

這種多談務實,少談原則的現象漸漸成為共識。這態度蔓延下去,恐怕下一代會開始對價值觀不再重視和堅持,在和諧至上的前提之下,是非對錯,已變得可有可無。

判斷是非黑白當然是一輩子的功課,因此,我們更要從小鼓勵孩子多思考。

最近我正在學習一樣功課,就是當兒子對自己的「善意提醒」置若惘聞時 (例如我要求他把電視闗掉而他裝作聽不到),我會嘗試不作即時「反擊」,反而輕聲對他説:「我知道你一定會把電視關掉的,我相信你!你一定會做到的。」

這多少帶有「搏一搏」的成份,因他隨時可以繼續對我充耳不聞。但過程中,我就是要把他放在一個位置,要他不得不去選擇,去思考,應否順應肉體的呼喚,還是聽一聽爸爸的忠告?

對於一個六歳的孩子來說,這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他可能忽然會明白到,世事原來並不是想像中容易。他會體會到掙扎;他會去學習什麼時候需要堅持,什麼時候要妥協。 然後他就會開始去衡量哪一個決定是對自己和身邊的人最好。

然而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身邊有個對自己完全信任的爸爸,就算作了壞的選擇,事情給弄糟了,他也會得到爸爸一個充滿諒解的Big Hug。

黃照達與兒子(相片由黃照達提供)
黃照達與兒子(相片由黃照達提供)

一句「我相信你」可以伴隨孩子一生。當他一天一天成長,就會慢慢意識到將來面對的掙扎,會比決定是否關掉電視難上萬倍。有一天當他聽到有導演說買不到樓是廢青,入不到七大是失敗時,他會選擇認同還是嗤之以鼻?

當大家心底裏都羨慕劉鳴煒的Package時,他可會想成為游學修?而當人人都在跑道上競賽時,他可有勇氣停下來,學習去慢慢欣賞沿途的風景,甚至為自己重新訂定屬於自己的行程?

父母的信任,可以給他勇氣走自己的路,做回自己。碰釘了,事情弄糟了,他會知道,只要發一個短訊,無論路途多遠,也會有個伯伯或嬸嬸,拿着一袋橙從老遠跑來,走過月台(用隧道),給他一個充滿諒解的Big Hug,然後對他說:「我相信,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將來的日子是艱難,是輕省,要看他們的造化。但今天,我們留下了一個怎樣的世界給他們,卻是家長的責任。作為一個政治漫畫家,每天都要面對令人窒息的時事動態。幽默、笑話或能抒解我們對現實的不安,卻不能讓正義在生活裏彰顯。

若今天我們不再珍惜美好的事物,良好的價值觀,對荒誕的現實漠不關心,或許將來我們的孩子將不再需要掙扎,也不需要辨別是非的能力。因為他們將會活在一個平面、充滿謊言、没有想像力的世界。

那時候,請你不要怪責他們,因為這正正就是我們今天的選擇。

上年,我決定把連載了四年的Hello World結束了。原因是我看到兒子長大了,正式成為小學雞,我無法再用以往的相處模式去處理和他的關係。我知道往後的日子,我要繼續去學習如何面對這個充滿變數的年輕人。

我不是育兒專家,我在這裏分享的,你未必認同。家長們,如果你也有一些想法,可以的話,今晚Whatsapp群組內再詳談。

政治漫畫家 黃照達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