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37 糖衣

不對,這感覺,這不止是甜味給我的刺激。舌頭上那猶如給酒精灼過的感覺⋯⋯慢着,我在吃的這到底是⋯⋯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我奔出房間,等不及電梯到來即連跳帶滾下了樓梯,跑出招待所。

所幸那賣冰糖葫蘆的才走到街角,我加快步伐追上去。這時風吹帶點寒意,我想起趕着出門而忘了穿大衣。

吆喝是個老頭,身穿一件黑色棉襖,頭戴一頂冷帽,肩上擱一根草把子,插着幾串冰糖葫蘆。我看着他,他卻像看我不見,當着我的面又大叫:「蜜嘞哎嗨哎──冰糖葫蘆嘞!」那聲量可不是說笑,近距離聽着我都耳嗚了。

我跟他打眼色,示意我正是他要找的那個人,老頭卻依然故我,即使有幾下我倆眼神碰個正著,他還是視我如空氣,而且他人高腳步也很快,完全不是想做生意的樣子,我要半走半跑才追得上。

我回想看過的荷里活間諜片,難道要說什麼暗語不成?

「嗨──」我試着說。

老頭眉毛輕揚,腳上步伐遲緩了半秒。我得到他注意了。

我舔一下唇:「我……就是那個人。」

我回想看過的荷里活間諜片,難道要說什麼暗語不成?

老頭瞥我一眼,沒表示。腳步也再次加快了。

難道不對?

我屢敗屢試:「嗨,請問,你……是不是我的恩人?」

我指的當然是今早在工業園裏的火災和紙條,如果當時真是這個老頭救我一命,他當然是我的恩人。豈料老頭依然不語,氣氛尷尬。我開始懷疑他是一個只會吆喝,不懂交談的國產機械人。我決定作出最後嘗試。

「老板。」我乾咳一下,隆重一下氣氛:「請給我一串冰糖葫蘆。」我真從牛仔褲袋裏摸出幾塊錢,由於我不知道一串冰糖葫蘆的價錢,更不知道1984年中國物價,隨便把手上三塊錢都塞進了老頭手裏,故意的,這下他不可能忽視我了。

果然,我的猜測沒錯,彷彿這才是他會辨識的程式語言,冰糖葫蘆機械人終於停下來,摘下一串冰糖葫蘆給我。我接過冰糖,竹籤上的糖漿很黏手。

「謝謝。」我看着老頭,才發現他在笑。笑容很燦爛,跟此時此刻很不搭配。我握着冰糖葫蘆,期待着老頭接下來的後續。

由於我不知道一串冰糖葫蘆的價錢,更不知道1984年中國物價,隨便把手上三塊錢都塞進了老頭手裏。

「呼。」

寒風吹過,巷子捲起一把落葉。

卻是什麼事也沒發生,老頭卻只一直維持着那笑容。

啊?就這樣?啥都沒有了?

我發覺他一直盯着我手上的冰糖葫蘆,彷彿期待着我真吃下去。「?」我再打眼色問。老頭輕點頭,似在給予肯定。我不虞有詐,姑且咬一口。

「咔──」糖葫蘆的外殼居然是脆的。我記得小學時曾有同學到北方旅行,回來時給全班同學帶來一大袋獨立包裝的冰糖葫蘆作手信,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吃過這北方小吃。也許是那種機場免稅店的小吃質素差勁,我對這小吃的印像本來就不好,只記得是清一色的甜。

問題是,此時此刻,就我所咬着的這玩意,在京城吃着這應該是最正宗的冰糖葫蘆,味道居然要比小學是吃的那串還要爛!

咀嚼着,我感到昏暈⋯⋯

天啊,超甜!

甜到我的舌頭都麻了,誇張有如把整盒砂糖都一次過倒進嘴裏,再灌滿一整樽糖槳。我甚至意識到,自己的整排牙齒給這糖分洗禮過後可以直接報銷了。咀嚼着,我感到昏暈⋯⋯

不對,這感覺,這不止是甜味給我的刺激。舌頭上那猶如給酒精灼過的感覺⋯⋯慢着,我在吃的這到底是⋯⋯

我仰頭,老頭正脫下冷帽子。他的笑容變了。

失去意識前的最後畫面,我聽到老頭一句話。

「瞓一陣啦,無事嘅。」

居然是字正腔圓的廣東話。

下一秒我雙眼閃黑,倒在雪地上。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