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35 戰慄台階

我戰戰兢兢走上台,看台下幾百顆腦袋,幾百雙眼睛,頭皮發麻。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一個多小時,CY 從講台走了下來,中場休息。他喝着工人沖給我們的茶,看教室工人進進出出,大多去打水或廁所,也有幾個好學的會走上前,請教沒聽懂的問題。CY 像一個中學老師坐在講台階梯上落力解答,盡量滿足求知識的人。而當人群散去,他又會獨個兒靜下來,嘴吹涼茶葉,眼看着遠方出神。

這樣描寫難免讓人誤會我在誇他,或盡力把他寫成一個慈祥的人物。可當時我只在想,30年前的今天,當 CY 坐講台上休息時,他到底在想什麼?對於此刻還是年輕的他來說,回國授課,是否只為着30年後鋪陳?政途上扶搖直上的路線,他所將要幹的事,如何得權得勢,是否在這一剎那,在這家破舊工廠裏的新講台階梯上已經規劃好了?

我看着他出神,沒察覺自己的思緒也恍惚到十萬八千里外。

直至 CY 忽然轉身,走到我面前:「何主任,怎麼樣,還習慣嘛?」

當 CY 坐講台上休息時,他到底在想什麼?對於此刻還是年輕的他來說,回國授課,是否只為着30年後鋪陳?

我嚇了一跳:「還不錯,多虧你講課的魅力,反應似乎不錯啊。」頭半句完全是掩着良心說的。CY 謙虛說:「也只是照本子講而已。」他拿着手中一份影印講義:「這是我從一些舊書本裏抄下來再翻譯成中文,基礎的知識就可以了。」說罷,他一笑:「何主任,不然你也試試吧?」

我心涼了半截,這完全是我最怕見到的畫面。

「不不不,這是你的課,還是由你來繼續比較好。」我耍手,喝一口茶掩醜:「且我的普通話也不好,怕他們聽不懂呢。」CY 卻說:「沒關係,你看我的普通話也不好,他們不懂的地方我可以補充一下。反正只是非常基礎的概念,你就隨意講一點市場經濟和土地利用的入門知識吧,再不然,你照着這講義說也成。」CY 很堅持,講義硬塞給我:「你看我都講那麼久,就當是江湖告急,仗義幫忙吧。」

我看着講義上那堆我完全不明白的詞彙和圖表,很焦急,此時此刻最應該接受測量速成班可不是這群工人,而是我。

該死!他真在懷疑我亂來的「測量師」資格!

有那麼一剎那,我留意到 CY 兩眼瞪大,嘴角上揚,完全是上一次在香港辦公室裏,他留意到我桌上有一份不應該存在的文件時,所展現出的笑容一模一樣。

該死!他真在懷疑我亂來的「測量師」資格!他一直都在懷疑我,這是他試探我的方法!而我還那麼愚笨的跟他上京露餡!是我錯了,徹底失策被擺了一道。

人聲擾攘,大部份工人又回到教室裏,準備下半場課。我想找個藉口糊混過去,CY 忽然提聲:「同志們,這位是我的同事何主任,也是來自香港的專業測量師!今天的下半截課,會由何主任來跟大家教授!」課室頓時響起掌聲,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何主任,請吧。」CY 在後催促。大局似乎已定。

我戰戰兢兢走上台,看台下幾百顆腦袋,幾百雙眼睛,頭皮發麻。我看到自己雙手在抖,卻控制不了。

我想起初中時讀過的經濟課,說那些可以混得過去嘛?

「大家好。」

我握上麥克風,揚聲器爆出回音。

「我是何主任,很高興,今天可以來到這邊跟大家分享⋯⋯」

來分享什麼?

我可以說些什麼?

我拼命想,是否有任何知識是作為未來人的我佔着優勢,可以用來濫竽充數。我想起初中時讀過的經濟課,說那些可以混得過去嘛?「需求與供應」、「國民生產總值」那些跟測量是同一個範疇的事情嘛?我完全沒譜。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