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SITE SEEING

日式幸福晚年:長者住宅可以這樣做

少子高齡化的社會情況下,以兒孫滿堂作為幸福的定義似乎已站不住腳。對現今世代的長者們而言,究竟怎樣才算是幸福的晚年呢?


[SITE SEEING] 走到哪,看在哪,看建築,看人文,看風景

以往長者的介護工作都是由仔女擔當的,但在少子高齡化的社會,這傳統似乎已離以實踐。林琪香攝
以往長者的介護工作都是由仔女擔當的,但在少子高齡化的社會,這傳統似乎已離以實踐。林琪香攝

76歲的濱田先生(假名)雖有子女,但一直以來都是獨居的,八年前他在澡堂之中滑倒失去意識,送院救急醒來後,他的記憶力下降了不少,而且常有幻聽及被害妄想。子女都需要工作,無法長時間看顧他,把他獨留家中又擔心不已,怕他一人管不好自己的飲食,更怕他獨自外出,會遇上什麼意外。將他送往老人院嗎?只是對於還有自理能力的父親來説,這似乎有損他的自尊心。家人只是希望有人隨時看守在他身邊,給予他清潔的居住環境、確保他安全,好好吃飯,經常有人伴他聊聊天,而在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時,能夠給予他適當的照顧。濱田先生的家人後來替他申請入住一家位於千葉縣的長者住宅 Centry Terrance 新柏。

住在 Centry Terrance 新柏的另一個單位的,是在醫院進行了胃部切除手術後住進來的山口先生(假名)。山口先生得知自己的壽命只餘半年,即使同樣只能躺在床上,個人衞生以及維持生命等都需要他人及機器協助,他仍堅持離開醫院,住進 Centry Terrance 新柏來,以較為詳和自在的方式面對死亡。

與老人院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於 Centry Terrance 新柏之中,住户們不會因為院方的調動而需要換床位,單位是能長期租用的,內裏與一般開放式住宅無異。

為解決1940年代末嬰兒潮帶來的居住問題,日本政府及企業聯手興建了大堆集居式的屋苑(日本稱為團地),嬰兒潮過後,卻又面對大批單位空置的問題。後來UR都市機構等企業,將之收購修䇯,以較低賺的價錢及簡便的手續,租給有需要的人。而現時這些團地的低層單位,都改建成長者住宅。圖片來自Suumo.jp,由作者提供
為解決1940年代末嬰兒潮帶來的居住問題,日本政府及企業聯手興建了大堆集居式的屋苑(日本稱為團地),嬰兒潮過後,卻又面對大批單位空置的問題。後來UR都市機構等企業,將之收購修䇯,以較低賺的價錢及簡便的手續,租給有需要的人。而現時這些團地的低層單位,都改建成長者住宅。圖片來自Suumo.jp,由作者提供

Centry Terrance 新柏是由介護機構「温柔的手」與醫療機構悠翔會合辦的「附服務長者住宅」。24小時都有介護人員駐守,因為入居者所需要的協助不同,服務的形式分為五大種,例如定期巡房服務──提助簡單的生活協助如整理房間等;隨時到訪服務──由住户及家人決定所需要的生活及療養協助等,並由介護人員執行;到訪看護服務──根據醫生指示,定期提供的療養服務,並由護士執行等等。與老人院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於 Centry Terrance 新柏之中,住户們不會因為院方的調動而需要換床位,單位是能長期租用的,內裏與一般開放式住宅無異,只是沒有廚房,浴室也是共用的,另外也有專為夫婦而設的雙人單位,內裏則設有廚房及浴室等。房間之內,他們保有一定的隱私,房間之外,是寬敞的共用空間,他們可以自由地參與 Centry Terrance 新柏舉行的康樂活動及興趣班,與鄰人相處。住宅內還設有由 Meal Innovaton Co. 經營的食堂,為食客提供早午晚三餐。房租由每月單人房的15萬日元至雙人房的26萬日元不等,已包含了基本的服務費、餐費及火災保險等。

大多數附服務長者住宅中,都設有提供膳食的飯堂。圖中的附服務長者位於栃木県那須郡。圖片來自Suumo.jp,由作者提供
大多數附服務長者住宅中,都設有提供膳食的飯堂。圖中的附服務長者位於栃木県那須郡。圖片來自Suumo.jp,由作者提供

就像其他發展國家一樣,日本面臨着嚴重的少子高齡化問題,而專為老人家而設的住宅,在2010年時,全國只有909家,僅能接收六萬多名老人家,當中大部份都是提供養護服務的老人院。眼見着等待入住的隊伍越排越長,日本政府於2011年修訂了長者居住法,放寬了經營長者住宅的申請,成功申請的機構,能取得政府資助修建建築物,建立無障礙生活空間,而較低的税率亦吸引不少企業經營長者住宅。至2013年,日本的長者住宅已達近13萬户,而目標是於2020年時增加至60萬户。因為考慮到長者大都是靠退休金生活,在長者居住法的規定下,長者住宅不能如傳統老人院般,收取高額的入住權利金,又或是如大部分租貸住宅般,以禮金形式一筆過收取租金以外的費用。一般向日本地產商租住樓房都需要經過入息審查,租居者得有一定的月薪,長者住宅亦省去這一環。

至2013年,日本的長者住宅已達近13萬户,而目標是於2020年時增加至60萬户。

數目增加了,長者住宅也變得多樣化。在日本的地產代理網站中,點選長者住宅後,便會跳出多個選項來,除了以往的住宅型老人院及日間護老院以來,現在還多了「附服務長者住宅」、「長者優良租貸住宅」、「長者分讓大廈」等等。並不是所有老人家都需要介護人員24小時守候,也不是所有老人家都付得起逾十萬日元的租金,比起 Centry Terrance 新柏等「附服務長者住宅」,「長者優良租貸住宅」或是更適合他們的選擇。因為與無印良品合作的屋苑再生計劃而為外國人熟知的 UR 都市機構亦有經營「長者優良租貸住宅」,修茸老舊的屋苑,將地下單位裝修成適合老人家居理的居室,室內沒有任何梯階、洗手間特別闊寬以方便輪椅進出、在必要的地方裝設扶手及救命鐘等等,使他們在沒有任何協助下,仍能獨立地過着舒適的生活。租金由政府及 UR 都市機構補助,入住的長者需要繳附的月租低至三萬多日元。分讓大廈是指較為高級的住宅大廈,「長者分讓大廈」大都如香港般設有大型會所,內裏有各種康樂設施,例如位於東京町田市的 Duo Scene,則有桌球室、麻雀房、供訪客留宿時用的睡房、澡堂、看護駐守健康管理室以及居住者專用的髮型屋等。

位於石川縣金沢市的Share金沢,刻意選址在多大學生居住的地區之中。圖片來自Suumo.jp,由作者提供
位於石川縣金沢市的Share金沢,刻意選址在多大學生居住的地區之中。圖片來自Suumo.jp,由作者提供

有些長者住宅,更特意選址在靠近大學生宿舍的地區之中,希望借年青人的活力,為他們的生活環境帶來更多生氣。

「附服務長者住宅」、「長者分讓大廈」及「長者優良租貸住宅」雖然租金相差達十多萬,設備與服務各異,卻有着一重要的共通之處──同樣重視入住的長者們與鄰人交流及相處的空間,有些長者住宅,更特意選址在靠近大學生宿舍的地區之中,希望借年青人的活力,為他們的生活環境帶來更多生氣。這種做法還收到了額外的效益,以往不少獨居長者因為沒有傾談對像,不時去到診所,以看病為由,與醫生護士聊天以得到一點關懷。長者住宅內,他們有了聚腳地,每天與友相伴後,政府減省了一點不必要的醫療開支。

長者住宅的多樣化,或多或少呈現了日本社會對長者生活的想像及期望,以往由子女擔當介護者的傳統文化,於少子高齡化的社會情況下已難以實踐,以兒孫滿堂作為幸福的定義似乎也站不住腳。對現今世代的長者們而言,究竟怎樣才算是幸福的晚年呢?日本政府透過長者居住法,嘗試令長者們老有所居。而所謂老有所居,不只是把長者們放進穩固的四方盒子,給予他們食物及藥物使他們維持生命,更是建立一個安全而温馨的社區,讓不管是哪個階層、擁有多少財產的長者,在勞累大半生後,享受生命的新一章。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