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十大科幻電影母版!看熟它們你也能拍科幻片?


科幻電影不只幻想,也不只製造出種種奇觀。文字先行時,小說家花去大量篇幅描繪各種景象,其中的關鍵,還要寫在這些科技,奇觀與危險環繞之下,人類如何自處。主角永遠是眼花撩亂,不知所措,跌跌撞撞的人。在這語境之中,視覺震撼是一重刺激,觀眾最終還是淪陷在不同的抉擇與冒險裏面了。是否回到過去,如何拯救人類,怎樣開闢天地。科幻電影在三四十年代重在製造驚慄效果,往往淪為特效或怪獸恐怖片。自然,同時也有一批電影人期望將科幻電影拍得更深刻一些,從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不斷湧現,六十年代隨新浪潮全世界迸發,有的成為絕世名作,有的則慢慢離開主流視線。

01 Island of Lost Souls (1932)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Erle C. Kenton

由名家 H.G. Wells 小說改編,原著中涉及了許多哲學主題和政治隱喻,科學家在小島上進行人獸雜交實驗,實驗不斷失敗,不斷產生失敗的實驗品。這是怪獸電影的重要先驅,不單奉上大量草草化妝的半獸人,重在討論科學倫理與社會關係。這些由人製造出來的生物,他們是人嗎?是否享有人權?人與環境,與自然又該怎樣相處?故事透露出人對未知環境的恐懼,也是對資本社會的質疑。這部電影還為日後的喪屍片提供養分,堪稱源頭。

02 Things to Come (1936)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William Cameron Menzies

原著依然是 H.G. Wells ,為了拍成電影,他自己動手做了許多改動。《未來世界》把人類的恐懼放大了,幾乎敘述了時長一百年的故事。在人心惶惶時,電影提前把末世呈上,戰爭,病毒,政局動盪,這幾乎為八十年來末世電影定下了基調。《未來世界》超越了現實,但又極其寫實。科技,極權,人類發展在此都有相當深入的討論。

03 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 (1956)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Don Siegel

儘管拍了四個版本, 1956 年的《天外奪命花》始終最好。 Don Siegel 以小見大,只從一個區區小鎮就拍出整個地球面臨淪陷的恐慌。外星人寄居人體的構思也不僅是科幻奇想,更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可怖。時值麥卡錫白色恐怖的年代,人們擔心共產主義像魔種一樣散開,又擔心人戴上面具互相迫害。而那種危險就在步近的倒敘手法,也平添了幾分寒意。

04 La jetée (1962)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Chris Marker

Chris Marker 使用靜態圖片,彷彿慢放,一幀幀抑鬱的定格滑過,《堤》只有 28 分鐘,回味卻悠長。畫面與畫外音相互搭配,毫無難度地交代了複雜的背景,還道出了主角層次豐富的內心戲。導演有剪輯製造出慢悠悠的緊張感,更使得時空旅行極有說服力。其中濃郁的情感,藉着末世主題,凝聚成強烈的影像風格。後來《12 Monkeys》將這個故事發揚光大,拍成了一部迷離的心理科幻片。

05 他人の顔 (1966)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敕使河原宏

敕使河原宏數度改編安部公房小說,幾乎都獲得好評。《他人之顏》是帶着法國新浪潮神髓的現實主義,關注人的外形,人的異化,人在社會中的地位。故事說男主角因事故失去了原本面目,通過科技又獲得了一張臉。在這期間,他的人際關係不斷發生變化,連最親密的人也對他態度冷漠。面容改變,他的自我也開始改變。這部電影用細緻的對白和周到的場景完整傳達了安部的理念,也是早期關注心理內在的科幻電影佳作。

06 Je t'aime, Je t’aime (1968)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Alain Resnais

科幻電影可以多廣闊,又可以多渺小呢?雷奈用細碎的節奏講了這樣一個愛情故事,一開始男主角尋死不成,導演並沒有立刻揭露謎團,轉而敘述他同意實驗,要回到去年的某一分鐘。實驗中的不可抗力,故事才慢慢揭露男主角自殺的原因。在這個過程中,人的意識彷彿一場流星雨,散落在他過去的記憶裏,雷奈德敘事方法看似凌亂卻考究極了。哪怕有些殘酷,最後也不自覺流露出唯美氣息。

07 Солярис (1972)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Andrei Tarkovsky

小說就已經震撼一次,初次改編電影,塔哥夫斯基將博大與廣闊的題材處理得恰到好處,又讓人再次震撼。大洋覆蓋的星球,冰冷凝重的基地,角色迷失在情感與疑團之中。塔哥夫斯基用鏡頭把這些糾纏在一起的線索慢慢梳理清楚,花去 160 分鐘要完成這個宏大的命題。故事講到最後除了荒涼迷亂,甚至有了一絲禪意。

08 Welt am Draht (1973)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

冷色調藍灰黑滿溢,法斯賓德感性到近乎無情。在東西德對立的年代,法斯賓德拍了這樣一部電視電影,分成上下兩集,同你一一道來。如海報所示,主角穿梭不同的世界。這一意象比後來的《22世紀殺人網絡》同《潛行凶間》都更早。導演的鏡頭語言如同冰山,蔚然不動地面對所有變故,草菅人命原來也是資本作祟。身外身,夢中夢,德國科學家手下的異度世界何嘗沒有佛法?

09 La planète sauvage (1973)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René Laloux

這部動畫電影在虛擬星球上設定了兩種智慧生命,兩種生命形態生理特徵不同,也就造成了彼此社會和政治地位之別。這依舊是一部討論生命內外關係,以及社會關係的電影。電影的影像用了很多天馬行空的技法,也創造出先鋒意味十足的畫面。而其中高等生物要奴役低等生物的手段,恐怕已經不是科幻,而是一種寫實。

10 Black Moon (1975)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導演:Louis Malle

馬盧去荷里活之前的一次大膽嘗試,挑戰超現實神秘主義,遭遇了失敗。電影用陰鬱的鏡頭注視模糊的時代背景,像是發生在未來,又像是發生在夢境裏。女主角在意外孤零零的下車,目睹奇異的兩性戰爭,闖入詭秘的大宅,以幾乎神遊的狀態漂游在這個世界。影片艱深的意象和比喻唾手可得,也成為馬盧電影中最神秘最高高在上的一部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