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下,差一點我們也會飛

重拾初衷,在獅子山下讓模型飛機翱翔風裏,讓曾經有過的夢再次起飛。


[對號入座] 電影是一扇窗,一部電影又可延伸到另一部電影,邀請我們憑票對號,或自由入座,看窗外有窗,感受更遼闊的天地。

《哪一天我們會飛》把中學時光放在1992年,三位年輕演員都恰如其分,甚至比楊千嬅、林海峰的演出更教人欣喜。圖片為電影劇照
《哪一天我們會飛》把中學時光放在1992年,三位年輕演員都恰如其分,甚至比楊千嬅、林海峰的演出更教人欣喜。圖片為電影劇照

「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How far are you willing to go for dance?)《狂舞派》訴說年輕人為了自己喜歡的事,燃起心裏的火。《哪一天我們會飛》卻沉重多了,由那團火被現實撲熄開始,一對夫妻走到感情的瓶頸,回首年輕歲月,慨嘆「差一點我們會飛」,而他們有過的夢想,卻像希臘神話裏的伊卡洛斯,翼上的蠟早已融掉,狠狠墜地,再飛不起來。

《狂舞派》公映的時候,導演黃修平說過他不喜歡用「夢想」這字眼,因為很容易變成廉價口號,拍電影也盡量避開。然而人們看他的電影,卻很容易想到「夢想」,可能因為他的故事主角,往往都非常專注地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當碧咸遇上奧雲》是踢足球,《魔術男》是表演魔術,短片《花椒八角咖啡豆》是沖泡咖啡,《狂舞派》是太極和街舞,《哪一天我們會飛》就是做出各式各樣靈巧手工,和飛翔。

「畢業後大家都要成為一塊齒輪,真的那麼容易有夢想嗎?」

余鳳芝(楊千嬅飾)少年時候的夢想是環遊世界,結果在旅行社工作,安排別人去旅遊,自己卻困在辦公室冷氣間。彭盛華(林海峰飾)唸中學時是「手工王」,滿腦子新奇想法,結果從事商業設計,為了應付難纏的客戶,百般妥協,庸碌度日。而他們的中學時光,腳下曾經有過一片青葱草地,二十年前的余鳳芝(蘇麗珊飾)、彭盛華(游學修飾)、蘇博文(吳肇軒飾)曾有過屬於他們三人的秘密花園。 蘇博文擅長製造「水火箭」,而他更大的夢是駕駛飛機,給余鳳芝登機證,帶她環遊世界,而在當上飛機師之前,先自製滑翔翼,盼望乘風飛翔。

但「夢想」就是容易變成口號,容易被遺忘。當老師要每個學生撰寫「夢想規劃書」,要求他們考慮「社會需要」、「市場競爭力」、「回報評估」,夢就開始一一被擊沉,想學跳舞的Cindy把夢想改為考進大學會計系,想當職業足球員的男生把夢想改為當健身教練。頑皮學生阿達就把「夢想」惡搞變成了「夢遺」,余鳳芝感慨「畢業後大家都要成為一塊齒輪,真的那麼容易有夢想嗎?」唯有蘇博文屢敗屢試,即使重演伊卡洛斯的悲劇,仍要把飛行夢實踐下去。只是風起了,在雷達山平原,滑翔翼起飛的一刻,余鳳芝和彭盛華都沒有看見。

《哪一天我們會飛》最初的片名是《愛的根源》,一度易名《差一點我們會飛》,這七個字,說的亦是香港的處境。圖片為電影劇照
《哪一天我們會飛》最初的片名是《愛的根源》,一度易名《差一點我們會飛》,這七個字,說的亦是香港的處境。圖片為電影劇照

兩男一女的三角關係,已多次在黃修平的電影裏出現,《哪一天我們會飛》再進一步,由余鳳芝面對瀕臨破裂的婚姻,追憶當初的青春三人行,回想為何當年選的不是蘇博文而是彭盛華。黃修平大概是香港電影中最懂得捕捉青春情懷的導演,如果今年台灣青春片代表是《我的少女時代》,香港代表就是《哪一天我們會飛》。(少女余鳳芝在後花園更衣那一場,甚至有岩井俊二《煙花》的感覺。)而黃修平也是最懂得把追求女生的情節拍得不落俗套而且叫人感動,像《狂舞派》柒良追求阿花,《魔術男》Leggo追求Wing,以至他第一部短片《燦若繁星》的「海豚」追求「春天」,不只充滿目不暇給趣味盎然的手工創作,更有一份非凡的用心和純真的初心,《哪一天我們會飛》亦如是。彭盛華帶余鳳芝欣賞「玫瑰園」模型,用手電筒把影子投射到牆上一幕,也是由《燦若繁星》、《魔術男》一直延續下來的影子魔法。

1992年那個時空,正是香港面臨九七主權移交的過渡時期,畢業之後前途未卜,其實也是隱喻香港,學生回家追看《大時代》,借達明一派《今天應該很高興》歌詞抒發移民的離愁。

《我的少女時代》把中學回憶的背景設在1990年代初,無巧不成話,劉偉恆的《王家欣》把故事起點定於1992年,《哪一天我們會飛》的中學時光也是1992年。在有限資源下,要重現二十多年前的香港,並不容易,黃修平沒有勉強去懷舊,卻成功拍出那個時空的氛圍,固然因為取景於具有歷史氣息的九龍華仁書院校舍,更重要是細節的經營。而且三位年輕演員都恰如其分,甚至比楊千嬅、林海峰的演出更教人欣喜。由主持電視兒童節目超過三十年的譚玉瑛,客串副校長一角,亦呼應着不少香港人成長的集體記憶。

而1992年那個時空,正是香港面臨九七主權移交的過渡時期,畢業之後前途未卜,其實也是隱喻香港,學生回家追看《大時代》,借達明一派《今天應該很高興》歌詞抒發移民的離愁。「玫瑰園」基建模型與赴英升學計劃,寫照余鳳芝(以至港人)的去留抉擇。蘇博文斷言「香港不是一個讓人做夢的地方」。二十年後,彭盛華需要應付財大氣粗的內地客戶,跟上海女生出軌一夜情(只因為上海女生讓他想起初認識余鳳芝時的感覺)。飛行夢早已失落,成長,留下了追不回的遺憾,和莫名的刺痛。

《哪一天我們會飛》最初的片名是《愛的根源》,一度易名《差一點我們會飛》(主題曲亦叫《差一點我們會飛》),這七個字,說的亦是香港的處境,「玫瑰園」沒保證幸福,從前儘管有夢,差一點會飛,現在只有不斷變壞,進退失據。因此,化解婚姻危機,重拾初衷,在獅子山下讓模型飛機翱翔風裏,讓曾經有過的夢再次起飛,並加上開場及結尾鳥瞰我城的航拍片段,深情的寄寓已不言而喻。

《哪一天我們會飛》

導演:黃修平

演員:楊千嬅、林海峰、蘇麗珊、游學修、吳肇軒

片長:11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