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李偉文專欄

上學究竟有用還是沒用?

耶魯大學校長說,「假如一個耶魯大學的畢業生,居然擁有某種專業知識或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當大家都把大學當做職業訓練所,大學就失去了其意義。


插圖:Tina Ko
插圖:Tina Ko

「姊姊,你有沒有看到這則引述耶魯大學校長所說的話的報導?」讀大學的雙胞胎女兒妹妹B寶問姊姊A寶。

讀傳播學院的A寶很快回答:「有啊!他說假如一個耶魯大學的畢業生,居然擁有某種專業知識或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

讀醫學系的妹妹覺得怪怪的:「台灣這幾年不都在檢討,年輕人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是學非所用,還認為大學應要多加強跟產業界合作,好獲得一技之長呢!」

聽到女兒的討論,我也湊過去:「其實這位曾在耶魯擔任了21年校長的教育家,是在感慨這些年大學教育的實用主義與功利主義的色彩太濃吧!就像台灣大學最令人懷念與敬佩的傅斯年校長,就曾經說過一句至今還不斷被傳誦的名言――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

「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這什麼意思?」A寶問。

我回答:「大學為什麼大?並不是校舍校園大,當然也不是學生年齡大,當然更不是學費金額的大。這是來自於精神,視野、胸襟的大,就如傅校長所想,大學精神應該是:以全宇宙的尺度心心念念般的氣魄。這種氣魄與追求是傅校長所期待的大學生吧!他擔任台灣大學校長的時間不到二年,卻是台大歷任校長中最被人懷念的。從台大校門走進去,在耶林大道旁有一座紀念他的傅鐘,這座鐘只敲打21下,因為傅校長說,一天只有21小時,另外三小時是用來思考的。」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

B寶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我同意傅校長所說的,但是耶魯校長講的就有點極端了,難道大學裏不能傳授一技之長嗎?難道大學開醫學系或建築系,這些具體技能不對嗎?」

我笑笑說:「他理想中的大學,最重要的任務是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與批判的能力,以及對世界的好奇與責任,當然還有終生學習的技能,而不是像職業訓練所,只是急功近利的追求立刻派得上用場的謀生技能。其實這種理想的確在目前大學裏也都還是有落實,也就是被你們視為營養學分的通識教育,就是耶魯校長心目中大學最核心的課程。至於專業技術就等大學之後再來學習,這也是美國的醫學院、法學院或部分的商學院,都是獲得大學學位之後,才能申請就讀的原因吧?至於其他領域真正的專業技術,也是留到各科的研究所時再來上。」

A寶恍然大悟:「難怪外國頂尖大學,都只把讀大學學程的學生視為真正的校友,若是只讀他們研究所課程的學生,不見得會被當作正統校友,因為只讀研究所,沒有經過大學通識課程的洗禮。」

B寶也感慨:「假如通識教育那麼重要,台灣的大學生卻只把那些課程當成混學分用的,許多學校也視為可有可無,毫不重視,甚至還有學校亂開一通,挑一些譁眾取寵又似乎時髦的課程來吸引學生。」

我附合她們:「這也是耶魯校長的憂心,學生都太功利了。當把大學當作賺大錢的職業訓練所時,大學也就失去了其成為大學的意義了!」

世界不能只以有用沒用去衡量

A寶想起我曾跟她講的關於台大外文系教授齊邦媛老師的故事,有一次她上課時教到她最心儀的浪漫派詩人濟慈的作品,她陶醉在詩中的意境,恍然不覺時間的流逝。直到下課鐘響,她終於回到現實,在步出教室後,學生在走廊上追上了她問,「請問老師,這首詩下週期末考會不會考?」齊教授說:「只覺得自己當下就會死在走廊上!」

聽完A寶生動的描述,B寶忽然發現新大陸般的叫:「我想到了!耶魯校長的話其實二千多年前孔老夫子就講過了,孔子說的君子不器,就是說一個有德的君子不會像器皿一樣,被限制在一定的作用中,換句話說,大學的沒用,正是以後更有用的基礎!」

我為AB寶拍拍手按讚,一邊也想到,許多孩子在父母長期的洗腦下,也養成了以「有用」或「沒用」的角度來評估一切。

英國文豪卡萊爾曾說:「太陽不能點燃香煙,但那不是太陽的錯。」的確,若是太陽真的能點燃香煙,那也不過就像火柴般的功能而已,有什麼稀罕?

而且,難道一個人要成大功賺大錢才是有用的?我們是否總是以頭銜來炫耀自己的有用?人為何對自己失去了自信?人為何必須藉由外在的東西來證明自己有用呢?

真實人生是變幻莫測的,這個世界變化愈來愈快,我們幾乎不可能知道現在所學的知識或技能,哪一些是將來能夠派得上用場的,哪一些是很快被淘汰的,每個人只有不斷地學習,才有可能適應未來的世界。因為懷抱着使命與責任所點燃的熱情,是學校能給學生最重要的禮物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