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翻譯家草嬰病逝,曾一人譯完托爾斯泰全集


俄羅斯文學翻譯家草嬰。來源:網上圖片
俄羅斯文學翻譯家草嬰。來源:網上圖片

俄羅斯文學翻譯家草嬰於10月24日在上海病逝,享年93歲。他曾用20年時間,在無工資、無編制、無職稱的狀態下,以一人之力翻譯了400多萬字的《托爾斯泰小說全集》,被譽為翻譯史上的壯舉。1987年,他被俄羅斯作家協會授予俄羅斯文學最高獎項「高爾基文學獎」,是至今獲得該獎項的唯一中國人。

草嬰,就是比小草還要小的意思。我覺得自己很平凡很渺小,好像一棵小草,火燒也好,被人踩也好,但我不會隨便屈服,有了條件我還是會重新長出來。

草嬰2014年獲得上海文學藝術獎終身成就獎後的感言

草嬰原名盛峻峰,在1942年發表第一部文學譯作《老人》時開始使用「草嬰」的筆名,這一筆名來自白居易的詩作「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代表着自己的渺小與頑強。

草嬰曾在1957年翻譯了前蘇聯作家肖洛霍夫(Mikhail Sholokhov)的短篇小說《一個人的遭遇》後名聲大噪。但在中蘇關係惡化後,肖洛霍夫被定性為「蘇聯修正主義文藝鼻祖」,草嬰亦受到牽連,在文革中飽受迫害,多次險些送命。

文革結束後,草嬰希望喚醒人們的人道主義情懷,因此決定翻譯俄國文學巨匠托爾斯泰(Leo Nikolayevich Tolstoy)的作品。他表示「托爾斯泰是偉大的人道主義者,他的作品用感人至深的藝術手法來培養人們的博愛精神,反對形形色色的邪惡勢力和思想」。

為了全身心投入翻譯工作,草嬰還拒絕了上海譯文出版社總編輯的職位。以「草嬰學生」自稱的俄語翻譯家高莽稱,草嬰「幾十年連工資也沒有,就靠稿費」。但即便這樣,他也堅持通讀原作幾遍甚至幾十遍後才會動筆,且每天只翻譯3000字左右。相比兩、三個月就翻譯十幾萬字小說的譯者,他曾自嘲「像我這樣的譯者現在是吃不開的」。

草嬰的逝世引起了各界悼念。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向草嬰妻子盛天民發去親筆慰問信,稱自己曾在2004年收到草嬰贈送的《托爾斯泰小說全集》,對草嬰的離世「深感悲痛」。俄語文學翻譯家劉文飛也說:「我們都是讀着他(草嬰)的譯文長大的,後來我們從事翻譯工作後,都以他的翻譯事業作為我們堅持翻譯的一種動力。」

盛天民表示,草嬰的遺願是建一間「草嬰書房」,將自己畢生收藏的書籍開放給讀者借閱。此外,草嬰還想過要設立一個「草嬰外國文學基金」,資助那些從事俄羅斯文學翻譯事業卻生活貧困的年輕人。

559
在翻譯托爾斯泰名著《戰爭與和平》時,草嬰給書中的559個人物各做了一張卡片,注明每人的姓名、身份、性格特點及與其他人的關係等。

聲音

他要把身外的工作、待遇什麼全都去掉,一生只做這一件事。我們知道很多有名的翻譯家,有很多其他頭銜,可能是作家,出版社編輯,研究機構人員,大學教授,只有他什麼都沒有,我們所謂的「職業翻譯家」用在他身上是最恰當不過的。

俄語文學翻譯家劉文飛對「澎湃新聞」說

那個時代學習俄文條件非常差,甚至連俄漢字典都沒有一本,沒有幾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和對翻譯的熱愛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成就。

俄語翻譯家高莽對「澎湃新聞」說

由這位可愛的小老頭,我們知道了托爾斯泰那位可愛的小老頭,從而領略了安娜的決絕與勇敢、戰爭與和平的壯闊和偉大以及復活的希望。在那遙遠的天堂,這兩位偉大的小老頭終於相聚了。

中國網友

草嬰

原名盛峻峰,文學翻譯家。1923年出生,浙江省寧波慈溪人。南通農學院肄業。1960年參加《辭海》編輯工作,任《辭海》編委兼外國文學學科主編。中國譯協副會長,現為中國譯協名譽理事。從1978年至1998年,草嬰系統翻譯了列夫•托爾斯泰全部小說作品,包括三個長篇、六十多個中短篇和自傳體小說。2006年,草嬰被俄羅斯作家協會吸收為名譽會員。(資料來自维基百科)

來源:澎湃新聞北京青年報甬派客戶端人民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