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22 不穩的種子

我只想到,深謀遠慮的 CY 以為我是個熟諳國情的香港才晉,已暗中視我為競爭對手,想在旅途中把我除掉。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你就去吧。」那姓沈的說。

「果然。」我嘆道。

坐在龍城道108號天台,天已經全黑,我在 CY 跟我會面的當晚,就把事情如實告訴他們。畢竟煩惱已經夠多,再多一個腦袋就會爆炸,我覺得不用隱瞞這件被邀到大陸的事件。反正,他們的答覆我是早已料到。

「這是個好機會,可讓我們滲透 CY 在大陸的人脈,去是一定要去的。」姓沈的又問:「去哪裏?什麼時候?」

我答:「北京,下個月初,去一個週末講課。」

「我們在北京也有同伴,我會安排一下,讓他們在那邊協助你。」她一笑:「我聽蘇珊說,你之前在他面前亂說到過到北京講課的經驗,大概是這個原因,CY才會看上你吧。不錯,幹得很不錯。」

畢竟中英聯合聲明年尾會在北京簽定,歷史從此是個分水嶺。他們若要改變這點,就必須要親身到北京行動,除非他們的人已經把整個國家領導層都滲透了。

我垂頭沒反應,我只想回家。

我只想到,深謀遠慮的 CY 以為我是個熟諳國情的香港才晉,已暗中視我為競爭對手,想在旅途中把我除掉。我打個顫抖,這不無可能。

另一個讓我奇怪的隱憂,是當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大伙兒的時候,他們反應比我預期平靜。畢竟中英聯合聲明年尾會在北京簽定,歷史從此是個分水嶺。他們若要改變這點,就必須要親身到北京行動。除非他們的人已經把整個國家領導層都滲透了(我還真懷疑),不然我這次被邀上北京,可說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然而,在龍城道108號天台,當大伙兒包圍着我,聽我講述這消息的時候,他們大都只微微點頭,完全沒有多餘的興奮之色。即使是姓沈的本人,她也只說了一句:「好。」就開始調動到北京的部署,彷彿她一早就料到這事會發生似的。

怎麼回事?難道是我太荒謬,把自己看得太高了?這疑問在我心裏埋下了不穩的種子。

姓沈的:「這樣好辦,去北京之前,你就先熟讀一切的有關資料,你一定要對當前國家幹部一干人等都非常認識,好認人。蘇珊會給你資料。」

「資料」一詞引得我注意,我再次回到之前的推論:這幫人擁有連接到2015年香港的網絡技術,我本來還在想這只是蘇珊一個人的秘密,可姓沈的剛剛這麼一說,我可以肯定,他們一整幫人都知道。我不明白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可我一定要查到。

果不然,距離啟程到北京還有接近半個月,由翌日開始,蘇珊就在測量行我的辦公室裏堆起資料,全是關於1984年北京的房屋、地政、法律等資料。

我想像在某個地方,一個奇怪的地下設施裏,置放了一堆能夠接通未來世界的電腦,蘇珊在「啪噠啪噠」地敲着鍵盤。只要到了那,就能跟2015年取得聯絡……

我問:「不是說要了解國家幹部的嘛?」

「可你是一個測量師。」蘇珊回答:「你要記住這一點,你是一個注冊測量師。這次去北京,你要應對的問題十居其九都會是測量專業裏的問題,你要熟讀這些基本概念,因為在北京,沒有人能夠幫你,你也不能胡混過去了。先讀了這些,我再找其他的。」

說也是,我是後知後覺,這次上京是危機重重,稍一不慎身份就會露底。

同時我也注意到,在我案頭這批資料都是新打印出來,紙質跟測量行所用的有別,而在我每朝離開城寨的時候,並沒有看見蘇珊把這批資料都帶在身。這說明,資料都是蘇珊在工作時間溜開,在外面某個地方取得。

一想到這,我的疑心則愈來愈大。我想像在某個地方,一個奇怪的地下設施裏,置放了一堆能夠接通未來世界的電腦,蘇珊在「啪噠啪噠」地敲着鍵盤。只要到了那,就能跟2015年取得聯絡,求救,將我從這窘境中救出去⋯⋯我是這樣渴望。

那禮拜稍後日子裏,我故意製造機會,向蘇珊要求一張1984年北京外圍懷柔地區的房價表,蘇珊雖然對我的要求感到好奇(畢竟我是首次這般熱衷),仍盡量滿足我的要求。果然,就在同一天下午,我故意沒把房門關好,聽得蘇珊跟辦公室的接待說要出去一下。

她溜開,一定是為了去印資料。

我立即拿起外套,離開辦公室,暗暗跟隨。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