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花言峭語

別把大象牽進家

成為潘石屹、丁磊的可能性有多少?是否值得用全部的日常幸福押在這個大賭注上?


[花言峭語]愛是一次次滾石上山。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一條長微博,正在引起熱烈討論:出身貧寒的男子,在北京工作,過着極度省儉的生活,為的是資助一對貧困山區的姐弟。他的妻子,被蒙在鼓裏,也和他一起省吃儉用,後來因為買房,發現了丈夫錢財的去向,想離婚,經過思想鬥爭,已經試圖原諒他,一趟山區行,卻讓她徹底崩潰:被資助的孩子用的是智能手機,而她卻還在用學生時代使用的藍屏手機。有網友認為,那男人其實患有一種已經被命名的疾病,叫「病態利他主義」。

過度利他是病態,利己是不是會好一點?另一個用全部生命創業,最終導致家庭崩潰的男子,也曾成為討論的焦點,人們一致認為,他剛毅、專注、有理想有信仰,肯在事業上傾注生命,也一定會同樣對待感情,甚至有人迅速百度出張岱的那句話作為論據:「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痴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

我卻懷疑,這把一個人的職業品質和做愛人的品質混為一談了,作為職業人士、殉道者、甚至同事、上級,他們都是完美的,但作為愛人、男友、甚至朋友,這類人卻未必有那麼可愛。不管利己還是利他,他們的缺陷是相同的:把一頭大象牽進了家門。

我的朋友 W,九十年代初南下海南,見證了海南的崛起,也見識過驚人的財富,但泡沫碎裂之後,他兩手空空地回到了家鄉,從此成為一個創業狂人,他不斷地尋找大項目,不斷地製造大動靜,今天加盟了某個連鎖店,明天籌資買地,最誇張的時候,甚至打算在西部某個沙漠小城開賭場,放言要把那裏建設成為中國的拉斯維加斯。和他一樣的創業狂人被他的輝煌藍圖打動,連他的親人也全部被捲入,他的小舅子至今都摩拳擦掌,準備在他們的拉斯維加斯大顯身手。

他們的共同特徵,其實不是專注,也不是執着於自己的理想和信仰,而是否定日常生活,將日常的幸福剔除出人生的信仰,全心全意地等待一個巨大的機運,將人生全部刷新。

還有我的大學同學,辭掉高薪的工作,背井離鄉赴京考研六載,全靠妻子供養;還有我那不成名就自殺的作家朋友,留下寡妻和一堆文集;還有黃秋生主演的電影《老港正傳》中的老左,為了所謂的理想和信念,讓全家人在天台上一住幾十年;還有北野武主演的電影《阿基里斯和龜》中的畫家真知壽,沈迷在繪畫之中,讓全家生活在貧困和癲狂裏。

他們的共同特徵,其實不是專注,也不是執着於自己的理想和信仰,而是否定日常生活,將日常的幸福剔除出人生的信仰,全心全意地等待一個巨大的機運,將人生全部刷新。為此,他們把一個大象一樣的龐然大物,引進了自己與家人的生活裏,讓家人與親朋暴露在風口浪尖,時刻被時代浪潮所左右。

但,這不是成功者的必備品質麼?在那些登上福布斯排行榜的富豪傳記和訪問裏,上述做法幾乎是必經之路,他們過家門不入,他們在辦公室備有睡袋,在融資最困難的時候,他們變賣自己的房產,讓妻子賣掉自己的首飾,甚至從娘家騙來巨款……只是,成為潘石屹、丁磊的可能性有多少?是否值得用全部的日常幸福押在這個大賭注上?

創業也好,參與公共事務也罷,都沒有錯,但底線只有一個,把工作區域和生活區域分開,保證家庭和家人的安全,維護日常生活,拒絕讓那頭大象入侵到家裏。而在這種維護中,女人得扮演監督員角色,時刻觀察,看看「大象」是不是已經越位,逼近了自己的家門,並在關鍵時刻發出預警,態度堅決地進行拒絕。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