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關起門來的事

床墊女和猥瑣男

Y所謂的猥瑣,就是你可以感覺到他腦子裡裝著不光彩的事,等著時機,自以為得意地惡作劇一番。


[關起門來的事]情慾是最不需要言詞的事,但卻常是最困惑的事,因此有寫。

圖:Sarene Chan / 端傳媒
圖:Sarene Chan / 端傳媒

Y說,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習慣把男性分成猥瑣與不猥瑣的。那是身形或氣質給人的一種不光潔磊落之感,並不是矮小躲在暗處、言行舉止扭捏那種,而是明明身形魁梧,說話有模有樣,但整個人透出一種讓人不舒服的氣場。

就是「肖豬哥」(台語:好色之意)的感覺嗎?我問。

Y說也不完全,她舉了她最近買新床的例子。她去名床門市試躺時,接待她的男業務員穿著白襯衫西裝褲,熱絡殷勤,服務周到,但她就是感覺不自在,特別是業務員說著:「不要客氣!你每一個都躺躺看!」

那是中午的上班族休息時段,寬廣的賣場就只有她一個客人與這個業務員,他們站在一整排隔著透明保潔塑膠墊的各種獨立筒床、乳膠床、記憶床前面,Y不知為何扭捏起來,就怕她大方一躺時,業務員會開始偷瞄她襯衫底下的胸型,她遮遮掩掩地這兒壓壓、那兒坐坐,業務員再次重複:「躺下去嘛!躺下去才會知道啊!」Y只好很迅速地選了一個銷售前幾名的款式,速速結帳,約定送貨時間。

莫非你是怕躺下去的時候,他會壓上來?我再問。Y說也不是,因為那店四周都是透明玻璃,面對大街,光天化日沒什麼好害怕。「可是我真的覺得,那業務員在對著我意淫!」

哦?也許腦中的幻想與畫面,對方看不到,但那微妙的意圖與念頭,卻會充盈在空氣中。Y說正確。

到了床要送來的那天,Y接到了業務員的確認電話。

怎麼樣!?他說要約妳嗎!?我忍不住做戲劇化的轉折安排。

不,Y翻著白眼說。那男的說要加送她一塊高級的絕對防水保潔墊,在電話中說:「這樣你們女生來月經時,經血如果漏出來,不會馬上沾到床。」

這,可以客訴性騷擾了吧!我直覺地叫!

如果這句話,換成是媽媽一般形象的大姊業務員說出口,我們可能會覺得好溫暖,換成是gay般的姊妹淘業務員來說,我們會覺得好貼心,但偏偏就是散發著男性賀爾蒙的男業務員,聽起來就覺得被狠狠侵犯。

但又想,不對,如果這句話,換成是媽媽一般形象的大姊業務員說出口,我們可能會覺得好溫暖,換成是gay般的姊妹淘業務員來說,我們會覺得好貼心,但偏偏就是散發著男性賀爾蒙的男業務員,聽起來就覺得被狠狠侵犯。Y所謂的猥瑣,就是這樣,你可以感覺到他腦子裡裝著不光彩的事,等著時機,像小學男童偷扯女同學辮子一般,自以為得意地惡作劇一番!

那麼,女性的月經,可是不光彩的事?

我們又談論起日前的新聞:馬拉松比賽,一名女選手發現自己臨時來月經,堅持不墊任何衛生棉墊或棉條,無視外人眼光,跑完全程,以身體宣示,月經是正常自然不過的生理現象,不該被遮掩。我們的結論是,這是我們女人的事情啊,男人自以為大方開放地談著,這行為就不能接受。

我問Y:那你還要客訴嗎?她說只想趕快忘記。我笑笑說,也許主管知道了,只會再多送她一條保潔墊當做精神賠償吧。

最後,我想起了一位朋友的老公說的,男性之間的猜謎笑話:有一種很危險的動物,可以連續流血七天而不會死亡,遇到那種動物,一定要小心!

答案是:女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