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16永遠的微笑

我永遠忘不了,當天在測量行見到CY的畫面,他臉上從來都掛着那種微笑。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我不是一個很接受超自然事物的人,可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其獨特的氣場。讀書時校長在走廊經過會有一種莊重的威嚴;上班開會時老闆總有一種震懾全場的凝固力;而我最記得是,小時候一個特別疼我的親戚,當我到她家探訪,還沒進門,我已完全感受到那種釋懷感。每個人不同,每個人的氣場也都不同,縱然你不認識那人,街上碰着,電梯裏擠着,地鐵上鄰座靠着,你也總能猜出一二。

然而,我鋪陳這麼久的原因,是因為我永遠忘不了,當天在測量行的畫面。

「CY回來了。」會議室外傳來人聲。

突然成了我合夥人的幾個同伴忙打眼色。蘇珊說:「沒事的,隨機應變,不用說話時別說話。」我點頭,心跳迅增,彷彿應徵面試前般緊張,忙想別的事情來分揮主意力……

我為何到這裏來了?我為何到這裏來了?我只是想回家,怎麼一眨眼就捲到這邊來當這該死的測量行合夥人了?

我聽得走廊外的腳步聲,我聽得辦公室裏眾語紛紛,當他經過的時候,都輕唸一下:「CY,下午好。」

我聽到腳步聲在門外停了下來。「咚-咚-咚-」三下敲門聲。

「進來吧,CY。」蘇珊提高語調:「大夥兒都等着你呢。」

門把轉動,門輕推,然後,我感受到那種凝結的氣場。

會議室內氣溫驟降,彷彿有一股無形氣流,從他進來的位置漣漪狀般擴散開去。我的西裝外套輕揚起來,會議桌上的文件夾龍捲風一樣捲起來,桌上水杯被震翻,窗簾被整個拉扯下,玻璃窗震動,然後整塊「碰鋃」地碎裂,向外激射。然而那氣流還沒完結,它彷彿就是廣島原爆的核子衝擊波,一直往外吞噬,我看見整個香港島的每一棟商業大廈的每一面玻璃窗,都同一時間爆破了,每一輛汽車都遭受迫擊砲射擊般瞬間大爆炸……

「何主任?何主任?」蘇珊輕按我肩。

我回過神來,第一進入眼簾就是蘇珊不悅的臉,彷彿在責怪我:「怎麼在這麼關鍵時刻發夢!」

接着,我看見了。我看見會議室裏多站了一個人,一個身份高大,肯定比我高整整一個頭,身穿整齊西裝的男人,正站在我身前。我仰頭,目瞪口呆。他低頭,臉帶微笑。我感到不妙,因為那種微笑,我曾在哪裏見過。

「請問對於『XXX』的問題,特區政府怎麼回應?」

「市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然而社會的安定繁榮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特區政府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堅定不移去保護這種全香港七百萬市民都樂意見到的核心價值。」

距離現在30年,站在我面前的這個男人,將會出現在每天的新聞報導內,以特區政府最高權力擁有者的姿態,用同一番說話去回答鏡頭後記者的所有問題。「XXX」可以隨意代入任何關鍵詞,無論是鉛水、佔中、還是黃毓民議員丟的香蕉。而在鏡頭前,電視機上的大頭畫面,這男人臉上,從來都掛着這微笑。

距離現在30年,站在我面前的這個男人,將會出現在每天的新聞報導內,以特區政府最高權力擁有者的姿態,用同一番說話去回答鏡頭後記者的所有問題。

他現在看着我,就是掛着這種微笑。

除了少了一點白頭髮,少了一點皺紋,皮膚光澤了一點,這男的沒有絲毫改變。

「何主任,你好。」他伸出右手,聲音跟30年後電視上的一模一樣。

我為何到這裏來了?我為何到這裏來了?我只是想回家,我為何到這裏來了?

「CY,你好,久仰大名。」

我也伸手去握,感覺到自己手心滿滿是汗。「該死。」我在心裏暗叫。

有那麼一瞬間,也許只是我的幻覺,我彷彿看到那男人的眼神變得銳利,眼睛金魚般瞪大,由上而下的獰看着我。我顫抖了下,甚至沒眨眼,他的眼睛又再拉回一條直線,依舊是那微笑。

該死,他看穿了我。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