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14 綠衣黨蘇珊

「你要回去,就要先改變歷史,就是這般簡單。」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1984年的 CY 在幹什麼?我沒有一絲概念。

我坐在九龍城寨外一株鳳凰木下,手裏提着那箱塞滿 CY 生平的資料。我隨意翻了一下,記錄非常詳盡,從 CY 馬年在瑪麗醫院出生、到他成立測量師行、成立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出任政會議成員、參選行政長官……那些已經發生,以及在這個年代還沒有發生的,都一一被詳列。當中還有他的照片,有私人照,家庭照,居然也有結婚照。我沒看,我想吐。

「我們要走了。」蘇珊拉着我說:「抓緊時間。」

「這些資料是從哪裏來的?2015嘛?」我反問:「你們怎麼可能記得這些?是上飛機前就保留了的資料嘛?還是你們有人是CY的粉絲,腦袋裏都記着這些垃圾?」她沒回答,不置可否。

蘇珊是綠衣黨其中一員,也是三個小時前,有份將老爸推進鐵籠裏的其中一人。原則上我是很討厭她,但那個姓沈的說我的任務也許有點難度,需要一個有經驗的組員協助,就使了蘇珊。我知道那只是一個藉口,蘇珊的真正功用是監視着我,以防我突然變節把他們一切的公諸於世(我也確實想過)。

蘇珊在離開九龍城寨之前已脫下了綠色工作服,換上了一套很80年代的衣服。她不愛說話,抑或不愛跟我說話。反正她給我的感覺很冷,宛如一個機械人,對那姓沈的指示都言聽計從。她的年紀大概跟我的差不多,可因為她化了一點妝,這年代的女性造型也不是我熟悉的,我猜不透她實際年齡。

「你是什麼時候到彌敦道的?」我問。

「吓?」她皺眉。

「我是問你,你是什麼時候來到這個混帳年代來的?」我再問,甫出口才意識到這話好像有點邏輯混亂。

我有參與反國教,928我有嗅過催淚彈味,我回去也有把臉書頭像換成黃絲帶。我不是政治冷感,可也不是完全要為政治而生而死,那又怎樣?我只想回家。

「兩年前。」她說。

「哦?也就是說,你算是第一批來到這裏的人?」難怪她對周圍一切都很適應。

她有點不耐煩:「聽着,我們要走了,必須抓緊時間──」

「聽着,我們不需要幹這個。」

我打斷:「真的,太無稽,也太瘋狂了。我倆都不是項少龍,從現代捲回古時不用動不動就謀朝篡位,搶個秦皇來當啊。我倆都從2015捲到這,我們目的就只有一個,很簡單,就是回到2015去。」

我不想跟你爭論這個。」蘇珊嘆氣,取出香煙和火機燃點。原來她抽煙。她吸一口,噴出:「你要回去,就要先改變歷史,就是這般簡單。」

「哪有這種關係?」我不服氣索性將紙箱扔地上:「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都聽那個姓沈的?你們是個邪教組織嗎?還是你們都有什麼痛腳給她抓着?她要是要當近代歷史偉人,就讓她自己當個夠去吧。我有參與反國教,928我有嗅過催淚彈味,我回去也有把臉書頭像換成黃絲帶。我不是政治冷感,可也不是完全要為政治而生而死,那又怎樣?我只想回家,回不回歸跟我又有麼關係?即使有,你自己問心,我們能改變嗎?我只是一個不幸被捲進去的小人物,你們現在談的可是影響整個香港的大事,我們真有能力去改變嗎?」

蘇珊對我的晦氣說話並不好奇,也沒反應,只是白了一眼,用力吸吮香煙。我隱約察覺這裏面有什麼不恰當,卻又說不出原因。我只能說,這群綠衣黨是還有什麼隱瞞着我。

「這不好說,你晚一點就會明白。」

蘇珊把抽一半的煙丟地踐踏,拾起紙箱:「走吧,快日落了。測量師行關門就等明天,我們還得趕過海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