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懸疑連載:1984(9)

很有可能,那晚從飛機穿越回來80年代的乘客,並不都來到1984。有其他人在更早之前就來了,一直等着我……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第九節 龍城道一零八號

「龍城道?那是什麼地方?」我問。

「九龍城寨。」爸答。

在我成長記憶裏,從來沒有關於九龍城寨的任何片段,儘管城寨是在我出生後1993年才被拆卸。我對九龍城寨的印象,僅停留於小時候玩世嘉遊戲機《莎木2》的角色扮演,主角必須進入城寨裏剿敵,還要是日本人幻想的九龍城寨。不,除了由一群鋼筋水泥房聚集而成、裏面的街道非常狹窄、骯髒、黑暗、是犯罪分子的天堂、是「三不管地帶」(香港英國中國政府都不敢管)、連警察也不敢進入。除了這些,我對城寨的了解,就只知道它的所在位置就是今天九龍城廣場後的寨城公園。

匪夷所思。我沒想過這輩子,居然有機會踏足這片聞名已久的土地。

「所以,這會是你的同伴?」

爸抓着報紙:「同樣從飛機捲到這邊的乘客?」

「這是肯定的,308號航班正是我乘坐的飛機,出發地台北桃園,目的地香港赤鱲角,那是香港將來的機場所在地。登報人心知肚明,能在這年代說出這些的,一定不是巧合。」我說。我已經在思考,是否有重遇女友的可能。

「可這也說不過去啊?」老爸摸着下巴:「你不是忘記了,你昨天上午才突然出現在彌敦道,先不說你能夠保持理智,摸半天來沙田找我已經非常的難能可貴,如果這啟示確實由你同伴所發,他們手腳也太快了吧?基本上是一穿越已完全適應,直跑報館下廣告?」

話有道理。報紙廣告排版有序,除非那人付昂貴價錢,不然翌日立即見報是非常困難的。然而這也是不可能的。因為任何一個308號航班的乘客,也不可能有1984年的香港貨幣,遑論他對這年代報紙的認識……

怎麼回事?

我們將報紙湊一起,無論是今天、昨天、還是這個禮拜的任何一天,都同樣刊着:「308號航班。同機落難者,龍城道108號8樓,不見不散。」的啟示。

我再三翻閱那份《華僑日報》,靈光忽地一閃:「爸,你們除了有今天上午的日報,還有這幾天的報紙嗎?」

爸眨一下眼:「我是這個家裏唯一會買報的人,都是《華僑日報》和晚報,幹嘛?」我暗喜,心裏感激爸的用功(即使在三十年後,他也是我們家裏唯一的報紙供應商)。「爸,這星期的每一份報紙,請都拿出來。」

雖不明白,爸還是照做了。五分鐘後,房間裏已疊滿這一星期的報紙。我先打開昨天的份,翻至廣告欄。「如果我猜測沒錯……」我的食指在家電收賣和修理水龍頭等分類廣告上滑過,尋找我的目標,一個長方形啟示陡然進入眼簾:「找到了!」

「我這邊也找到了!前天的!」爸說,接着又多翻幾前天的幾份。

我們將報紙湊一起,無論是今天、昨天、還是這個禮拜的任何一天,都同樣刊着:「308號航班。同機落難者,龍城道108號8樓,不見不散。」的啟示。

「為什麼會這樣?」爸傻眼:「你是昨天才到啊?為何這篇啟示比你更早出現?未卜先知?」

我揉揉雙眼:「我想不是。爸,你有更早之前的報紙嗎?」

爸搖頭:「我被罵佔地太多,都是每個禮拜清理的。」

我問:「那,爸,你有可能打到《華僑日報》,問一下這份啟示到底刊了多久嗎?」

爸點頭:「當然可能,只是打個電話,那會不可能?」說罷向廚房邊的輪盤電話摸去。我苦笑,大概我還是以為自己在2015年,直覺跟1984年的人通電話是不可能的事。

兩分鐘後,爸回到房間,臉上鐵青:「我問了他們一個編輯。他們說,這篇尋人廣告大概從三年前開始刊,每天的日報和晚報都會登,啟示裏約定的時間是每天更換,可都是刊登日的隔天。」

我即問:「三年前?那刊登的費用呢?」

「我也有問,他們說,三年多前就有人一炮給了兩萬塊錢,說要長包這位置。」爸吞口水,又道:「聽說除了《華僑日報》,其他報紙也有。他們也說不明所以。」

我愣住了,沒想過真相如此驚人:「所以說,很有可能,那晚從飛機穿越回來80年代的乘客,並不都來到1984。有其他人在更早之前就來了,一直等着我。龍城道108號……」

我問:「爸,龍城道,那是什麼地方?」

「龍城道,九龍城寨啊。」爸答。

原來如此。我說:「看來,我們是要跑九龍城寨一趟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