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時間 國際

南北韓危機落幕 誰佔了便宜?

本次南北韓危機,成了北韓對外關係的突破口。如何被後冷戰時代的國際社會接納,是平壤政權的老問題。


南北韓高層對話達成協議。攝: the Unification Ministry/Yonhap /REURERS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佈,北韓方面將派崔龍海將出席9月3日在中國舉行的抗戰勝利七十週年閲兵儀式。由此大抵確認,除非心血來潮,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並不會借抗戰閲兵實現上任後的首次訪華。

從北韓歷年來華人數及其他輔助信息看,中朝間的往來曾經在2009-2013年達到高潮,之後緩緩冷卻。箇中原因多樣,包括中方不滿北韓核試驗等。時至今日,北京和平壤依舊沒有找到新的促進關係的突破口。互相看不上眼,又拿不出更多的談判籌碼,兩國領導人會面的確會突兀而尷尬。

中國與北韓兩國交往活動趨勢圖 設計師:金秋楓

今年春夏之交俄羅斯舉行的勝利日閲兵,朝方派出的人物是外交元老金永南。金永南是北韓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他在北韓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位列第二,地位僅次於金正恩。崔龍海雖然在張成澤被處決後曾經風光一時,但在去年被踢出政治局常委會,地位明顯弱於金永南。

然而,基於北韓特殊的政治架構,除最高領袖外,其他人明面上的身份與實質權力往往並不對應。由崔龍海比金永南官小來評價北韓在俄中之間厚此薄彼也未必準確。2013年5月,崔龍海曾作為金正恩的特使出訪中國,中國與北韓關係這條線是他在對接。2014年10月,朝方三名高官突訪南韓亦包括崔龍海,説明半島關係上也有他的戲唱。外界傳言崔的兒子和金正恩的妹妹是夫妻關係。如果屬實,崔和金正恩的關係,又有金永南不可比的地方。

在中國公佈崔龍海即將來華的消息之前數小時,兩韓雙方就2010年10月延坪島炮擊後的又一輪軍事衝突危機達成協議。從談判成果看,整個事件的進展頗有戲劇性,前期劍拔弩張,後期把酒言歡,各自得到滿意成果,危機順利化解。

2010年3月,南韓天安艦號戰艦被擊沉。兩個月後,南韓發布報告稱擊沉戰艦的魚雷來自北韓潛艇。這一事件成為後來南北關係難以逾越的障礙。此後,南韓經歷李明博、朴槿惠兩任總統,兩韓關係沒有明顯的緩和跡象。朴槿惠上台前,曾在美國《外交事務》發佈長文,提出對北方的「信任外交」政策,這篇長文可以歸納為一句話,即對北韓賞罰分明,在誠意的基礎上促進關係。理論雖然明確,現實卻不盡如人意。上台後,朴的北韓政策並無大的建樹。

6月,端傳媒在首爾採訪反對黨新民主政治聯盟的智囊學者Kim Jongsu時,Kim甚至表示在朴槿惠政權下改善南北關係的可能性很小。

不過有學者認為,此次兩韓軍事衝突危機,可能成為兩韓關係和北韓對外關係的新突破口。

如何被後冷戰時代的國際社會接納,是平壤政權的老問題。有核即面臨封鎖,無核則政權得不到認可。金正恩成為新一代領導人後,局面並未改觀。在對內整肅黨政軍高層,重塑社會凝聚力的同時,平壤亦展開了一系列的外交突圍。

在金正日主政後期,北韓對外關係的核心是對華關係。一方面北韓依靠中國獲取物資和經濟支持,對衝國際社會造成的孤立壓力。但此舉也導致北韓在外貿等領域過於依賴中國。這一局面在金正恩再次實施核試驗後,對平壤外交造成壓力。由此,北韓致力於通過開拓新的關係,平衡北京的影響。

對俄關係是一個突破口。2013年,俄羅斯租借北韓特區羅津港最好的碼頭,北韓與俄關係發展迅猛。此後俄羅斯免去北韓100億美元債務,並在北韓加大投資。Kim Jongsu認為,北韓和俄羅斯搞關係,與其説是促進對外開放,不如説是做給中國看。

同時,早在2012年,北韓派代表出訪越南、柬埔寨、印尼等東盟國家學習轉型經驗,還派遣留學生到越南。兩年後的2014年,北韓最高外交官姜錫柱高調率團出訪歐洲,亦引人關注。而對美國,北韓則通過邀請美國的球星、歌手,主打民間文化外交,以文會友。

在尋求向各個方向外交突破的同時,北韓擬定開設10餘個特區,修訂法律吸引外資。不過,實際的效果並不盡如人意。

延邊大學北韓半島研究學者金強一認為,如果是跟中國關係改善,則必須在核問題上做突破口,對北韓來説不現實,而在對韓突破上卻有更多可能。南韓卻是北韓對外關係上最直接、聯繫最多的窗口。

近年來平壤的外交突圍中,最吸引眼球的是去年10月仁川亞運會的突然行動。2014年9月19日,仁川亞運會開幕。5天后,崔龍海被任命為國家體育指導委員會委員長。至10月4日,崔龍海與黃炳誓、金養建(北韓勞動黨書記、北韓勞動黨統戰部部長)突訪南韓,並出席了2014年仁川亞運會閉幕式。這一高規格的突然出訪,在北韓外交和南北關係史中極為罕見。

時隔將近1年,兩韓卻突然進入“戰爭動員”的狀態,48小時通牒,潛艇去向不明,彷彿大戰在即。金強一認為,此次衝突頗有戲劇性而有可能是精心策劃的。金強一稱,北韓在其最後通牒的電文中提到有意改善南北關係,之前又提議舉行高級會談,有可能將南韓作為北韓對外關係的突破口。

金強一表示,這次朝方明顯佔了很多便宜。 因為雙方六項協議中,有南北民間交流,對北韓的經濟發展有幫助。 等於部分突破了2010年南韓“5.20天安艦”報告後對北韓的懲罰。對於長期缺乏南北關係突破的南韓政府來説,此次協議也是收穫,避免了進一步衝突。協議中北韓事實上承認了安放地雷和炮擊,雙方離散家屬活動也有了新的眉目。

金強一稱,如果管理好,這一協議可能會有助於改善南北關係。而且,此次談判雙方陣容是除了領導人外最高級別的陣容,可信度比較高,估計雙方能夠履行協議。

一、儘早舉行政府間務實會談
二、朝方對地雷炸傷韓軍表遺憾
三、韓方停止對朝擴音喊話
四、朝方解除“準戰時狀態”
五、今年中秋節離散家屬團聚
六、多個領域民間交流

兩韓高層對話六項協議內容

兩韓間的協議,雖然不能從根本上改善北韓孤立的局面,但在當下,多少是個突破。應該説,兩韓達成協議對崔龍海也是一個好消息。南北韓關係好一些,崔在北京的腰桿就能更直一些。而對北京來説,在9月3日大閲兵之前事件圓滿解決,也是個可以接受的結果。危機化解,皆大歡喜。

北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