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爆炸 國際

那些魂斷曼谷的華人

遇難華人的身份大多確認,陸續魂歸故里。


泰國曼谷Institute of Forensic Medicine的仵工把港人死者遺體移走。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泰國曼谷Institute of Forensic Medicine的仵工把港人死者遺體移走。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正午的曼谷法醫研究所(Institute of Forensic Medicine in Bangkok),外面的艷陽天與這裏無關。背陰的樓道內,專設家屬接待中心,陸續有死者家屬到來,處理在四面佛爆炸案中遇難者的後事。

爆炸發生三天後,遇難者身份大多確認 。其中一間殮房,停放了五名中國大陸死者、兩名香港遇難者,還有一名馬來西亞人的遺體。

「之前有個上海家屬來認屍,哭得好慘。」現場有人說。

不過今天在場的家屬大多面色肅穆,一言不發。在志願者的幫助下,僅與殮房工作人員溝通,在接待處通過LED屏幕辨認遇難者遺體。

法醫研究所在媒體與家屬之間隔開一道玻璃墻。記者可以透過玻璃看見家屬入內,但無法交流。這樣一來,家屬不受打擾,媒體也可以工作。

大陸死者火化後回國

有從事旅遊業的志願者Downy表示,大陸遇難者的家屬已經全部辨認過遺體。

當天早晨有家庭請僧人做了法事,等遺體在當地火化後,帶骨灰回國。

「我們這裏有份名單,是確認的大陸遇難者,」Downy拿出手機,翻出一張照片,逐個指出,「這個Diwo Chengi,是上海人,今天他的爸媽和妻子已經來過。這個是Gao Yuzhu,25歲的一個姑娘,爸爸早上有來看過。其實她媽媽的遺體也是在這裏,但爸爸有高血壓,怕他承受不住,就沒讓他去看。」

Gao Yuzhu的母親Huang Yulan,遺體破損嚴重,一度無法辨認,最後是通過DNA驗證,才最終確定是兩母女。

門口又出現了一群人,志願者介紹,是福建遇難者翁達的家人,其中包括死者的父親,來這裏幫兒子處理後事。

「他們家也是來看過了,再取得爸爸的護照,才能辦理死亡證明。不過他們沒要我們幫忙,那個小姑娘好像是他們家的朋友,一直在幫他們,爸爸的情緒不好……」楊先生望著接待室的家屬說。

另一名大陸遇難者邵晴的親友,在頭一天晚上,給她換上了新衣。她的丈夫和女兒,還在朱拉隆功醫院接受治療,至今仍不知道她遇難的消息。

馬來西亞遇難者遺體返鄉

「家屬來到這裏,除了認一認,還要做DNA驗證,確認了,就會幫他們辦理接下來的手續:死亡證明、火化等等。剛剛進去的那個,是失聯的那個馬來西亞人的兒子,今天確認了,一具無名遺體就是他媽媽……」另一名志願者楊先生邊說邊搖頭。

馬來西亞死者的兒子一身黑衣,在接待室裏停留了很久沒有出來。前一天,端傳媒記者曾經在剛剛重開的四面佛前,遇到這家另一名親屬。在彌漫的香火煙霧中,那名戴眼鏡、穿條紋衫,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跪在地上,向點燃的紙銀元和衣物行禮。兩個泰國朋友在旁邊大聲替他籌劃接下來的安排。 說的是普通話。

「他是我朋友,馬來西亞人,很慘,一家七口過來,五個都遇難了。」其中一個泰國朋友說,「事情發生以後就一直幫他處理,找人啊,認屍,現在過來祭奠一下。」

「坐我的車吧,等下帶你去買東西,就附近,就附近。」朋友對馬來西亞男子說。那男子一臉木然。

朋友說,當天晚上已經確認的四具屍體將運回馬來西亞。但一家中的母親仍然失聯。

失去親人的男子始終沒有開口說話,臉上沒有表情,由朋友陪伴離去。

在法醫研究所,最後一名馬來西亞遇難者身份確認後,馬來西亞及香港遇難者的棺木,陸續由車載離開,將搭載飛機,回歸故里。

馬來西亞死者的兒子(左)由泰國警方發言人Pongsapat Pongcharoen陪同下認領母親遺體。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馬來西亞死者的兒子(左)由泰國警方發言人Pongsapat Pongcharoen陪同下認領母親遺體。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親歷者:剛拜完,就爆炸了

來自四川成都的張穎晨和朱鈺汶,相對幸運。兩個好姐妹結伴來泰國遊玩,先去了清邁、華欣等地,最後一站才來到曼谷。

「到了曼谷放下行李,就來了四面佛,剛好拜完,就爆炸了。爆炸的時候我是背對著爆炸點,忘記是先看到亮光還是先聽到聲音,反正就是一陣熱,大家都在叫,我轉過頭,就發現鐵片插進我腿上了。地上拜佛用的油啊灰啊,灑了一地,腳下滑膩膩的,四周都灰濛濛的,我們倆就趕快跑。」張穎晨回憶道。

當時她們兩個正在四面佛進門左側,距離爆炸點大概五六米的樣子。爆炸聲在右側,很大。

當時她的右耳就聽不見了,然後兩個人瘋狂往前門跑,「靠門口的人都倒下了,有的人沒動了……」朱鈺汶說。

張穎晨記得,拜神的有很多中國人,包括幾個國內旅行團。爆炸後大概十分鐘,救護車到了現場,這兩個四川姑娘,都被送到了朱拉隆功醫院。

兩人都是輕傷。朱鈺汶擦傷了肩膀,當天晚上就可以離開醫院。張穎晨則需要取出小腿上插入的鐵片,暫時住院。

在醫院養傷的張穎晨,現在日常還是由志願者照顧,不過在中國駐曼谷大使館幫助下,媽媽很快就可以從國內趕過來,照顧女兒。

「大概(爆炸)一天後吧,大使館的人出現了,說可以幫家屬辦緊急簽證。我媽媽現在協商機票的事情,定下來就可以來了。」

跟她同病房的有五名傷員,三個是中國大陸公民,一個是香港人和一個泰國人。醫院方面說,昨天有幾個記者,裝作家屬混進了病房,不由分說開始拍照,令人十分反感。於是,醫院對媒體採訪的限制更嚴格了。

「今天家屬們情緒還好,也不再對記者們做的事生氣。」張穎晨下午還要做個清理傷口的小手術,朱鈺汶一直陪在她身邊。

泰國旅遊局和志願者,幫他們聯繫了附近提供免費住宿的酒店。傷者家屬都可以免費食宿,解決了在泰國照顧病人的後顧之憂。

「之前幾晚都是自己住在外面,今晚就會去免費住宿那邊了。現在還不知道名字,反正離這裏(朱拉隆功醫院)很近。」朱鈺汶雖然沒有大礙,但父母還是從國內趕過來。一家三口打算在曼谷逗留一段時間,休息一下再回國。

泰國旅遊部的現階段賠償方案,將給予遇難者家屬30萬泰銖(約6.5萬港幣)賠償,對於傷者的醫藥費在現階段最高支付10萬泰銖(約2.2萬港幣)。除了提供免費食宿,泰國旅遊行業工會、酒店協會,也正在籌資,計劃向每個遇難者家庭捐贈30萬泰銖(約6.5萬港幣)。

張穎晨對目前的賠付和救助感到滿意,「我們現在醫療啊什麽的都是免費的,媽媽來了食宿也會免費,泰國方面對我們的幫助很大。特別感激那些一直照顧我們的泰國和中國志願者。」

香港少女的最後旅程

與許多在海外留學的大學生一樣,19歲的陳詠釿(Chan Wing Yan Vivian)今年度過了一個歡快緊湊的暑假。

這個香港女孩在英國讀書,一向熱愛旅遊。這個夏天,她先去了法國、意大利,隨後飛回香港見父母,再與好友彭韻芝一起去了馬爾代夫,接著和父母一塊兒去日本鹿兒島遊玩。她在Facebook個人主頁,上傳許多旅遊照,照片中古銅色皮膚的她笑得燦爛,充滿活力。

但泰國曼谷之旅成為這女孩最後一趟旅行。8月14日,她飛往曼谷,住進The St. Regis Bangkok,與之同遊的,有親密好友彭韻芝,還有香港殿堂級髮型師Ben Lee及女友。根據她上載到社交媒體的相片,陳詠釿玩得很開心,總是甜美地笑,露出最可愛的兩個笑渦。17日凌晨3時,她還在Instagram上傳了與3名好友在曼谷大皇宮外的合影,相片下她寫著:awesome trip with these ones(與這幾位一起的美妙旅程)。

十多個小時後,裝有3公斤TNT炸藥的炸彈在四面佛附近爆炸。正在現場拜佛的四人立即被一團火光吞噬。陳詠釿傷重送院,在曼谷醫院搶救卻回天乏術,最終不治。另一名同行的好友彭韻芝,亦在爆炸中殞命。Ben Lee與女友萬幸生存。

災難之後,陳詠釿的朋友們為她開設了Facebook專頁「悼念陳詠釿,為曼谷祈福(R.I.P Vivian Chan Pray for Bangkok)」。友人Andrew Fan留言說:「You never stopped smiling and always had a smiling face(你永遠開懷,笑魘如花)。」

朋友們都說陳詠釿特別愛笑。無論在Facebook還是Instagram的照片上,她總是面帶微笑。她還喜歡甜品,喜歡香港流行女歌手容祖兒,會哼很多容祖兒的歌曲,還加入了容祖兒Fans Club(歌迷會)。她在Facebook上載了多張與容祖兒的合影,親切抱著自己的偶像。

容祖兒接受端傳媒查詢時表示,看到泰國爆炸事件中遇難的香港少女相片時,便覺眼熟,心裏面一沉,確認消息後,容祖兒稱自己一時之間接受不了,感覺暈眩。容祖兒最後一次見到陳詠釿,是今年年初。

「Vivian很乖,還特地在英國訂製了一些有我名字的頸巾及帽子送給我。」容祖兒說。隨後她在Facebook貼文:

「這一刻我真的很難過,你讓我印象很深刻。你機靈又可愛,笑起上來總是露出那兩顆酒窩,和粉絲永遠相處得像家人一樣融洽。最有趣的是你每次看完我的演出都有一份詳盡的感想送給我。感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裏,我們最後一次對話你說會努力讀書回來再聚。沒想到生命真的如此無常。希望Vivian家人保重身體,也希望你早日安息。」

陳詠釿成長於一個中產家庭,父親在地產資產管理公司擔任總經理,母親是自僱教育顧問。去年6月才從香港哈羅公學畢業的陳詠釿,早年先後就讀英國兩所寄宿學校,父母很疼愛這個愛笑的女兒,讓女兒離開身邊、獨自留學以後,他們總抽時間遠赴英國探望愛女。而災難突臨,他們前往泰國認屍,當即相擁痛哭。

19歳港人女死者陳詠釿(Vivian)的父母在殯儀館認屍後互相擁抱。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19歳港人女死者陳詠釿(Vivian)的父母在殯儀館認屍後互相擁抱。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陳詠釿生前在英國BPP University就讀法律,學校香港代表Don Chung在悼念中說,「Vivian is a cheerful young lady and has been doing well at our University and we were proud and enjoyed teaching her. (陳詠釿是一名陽光樂觀的年輕女孩,在校表現出色,我們榮幸曾經執教於她。)」

同樣在爆炸案中喪生的香港女孩彭韻芝生於1991年3月15日,2012年從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畢業。Facebook頭像上,她留著短髮,抱一只黑色貴婦狗,抿嘴微笑。

「最動人時光未必地老天荒,難忘的因你太念念才難忘。」

最後一次在Facebook更換個人頭像時,陳詠釿上載了一張自己在英國校園裏的照片,並配上了流行曲《羅生門》的歌詞。照片中她正在古老的英國建築前笑著奔跑,友人捕捉了她的這個青春瞬間,時間在此定格。

依舊是那座四面佛

市民到四面佛寺參拜。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市民到四面佛寺參拜。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拉差帕頌路口香火彌漫,四面佛在爆炸一天後解封。

行人多會駐足,向柵欄內探頭探腦。偶爾能夠看到一兩個警察,雖然穿著全套防彈衣,但表情已經放鬆,入寺也並不需要通過特別的安檢過程。

與爆炸案發生前比,寺內遊人不算多。這座愛樂威四面佛寺(Erawan Shrine),1956年才開始修建,但很快就以靈驗出名,風靡兩岸三地及東南亞華人社群。

不少遊客都能如數家珍地說出「四面佛有四張臉,分別代表愛情,事業,財富,健康」,但對「長得跟中國的佛像不太一樣」這個問題上,沒有深究。

「泰國的佛像長得都跟中國的不太一樣,我想應該是佛教分家之後的演變吧。」一名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說。

但事實上,他們口中的「佛」,嚴格意義上並不是佛教的佛,而是源自印度教和婆羅門教神話的三主神之一「梵天」。

追溯四面佛在華人社群的聞名,除了靈驗的傳說,更是有「明星效應」加持。

「四面佛傳說由來已久,最早就是在華人圈裏傳開的,之後在港台演藝圈內流傳開,很多藝人來泰國還願,引得更多影星藝人來這裏膜拜。明星效應令到越來越多華人向往,進來膜拜四面佛。」泰國華僑、《泰國頭條新聞》總編郭蕊表示,追溯四面佛在華人社群的聞名,除了靈驗的傳說,更是有「明星效應」加持。

市民在四面佛寺供奉蠟燭。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市民在四面佛寺供奉蠟燭。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而如今,正如另一個泰國朋友所言, 四面佛一帶,是曼谷的中心,城市心臟。這次罕見的殘忍襲擊,傷了曼谷的「心」。

泰國 曼谷爆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